• <dd id="5dbgs"></dd>
    <em id="5dbgs"><strike id="5dbgs"></strike></em>
    <em id="5dbgs"></em>
    <th id="5dbgs"><track id="5dbgs"></track></th>
    <dd id="5dbgs"></dd>

  • <nav id="5dbgs"></nav>

    <nav id="5dbgs"></nav>
  • 2019-09-30

    懂懂日记 发布于:2019-9-30 16:08 分类:懂懂2019年日记  有 177 人浏览,获得评论 17 条  

      维维想娃,从银川直飞深圳。


      我们送他去银川,顺道逛逛银川水果市场。


      维维想带点干果回去。


      问我是带黑枸杞还是红枸杞?


      我说,宁夏主要产红枸杞。


      他问,这东西管用吗?


      我说,所有的补品,除了西地那非都不管用。


      他说,买点回去给朋友。


      市场上的枸杞,分两种,一种个头大,色泽好,一种个头小,色泽暗,十多年前我做过宁夏旅游,接受过枸杞相关的科普,这些个头大的多是青?;?,色泽特别鲜艳的这些呢?多是在加工环节添加了硫磺。


      正常的枸杞,特别是农民自己家晒制的,个头小,色泽暗。


      但是,卖相不好。


      我的观点有二:


      第一、枸杞,不是什么养生宝贝,理解为玉米、花生,都可以。


      第二、若是想买,可以买品牌的,例如百瑞源。


      品牌与散装有区别吗?


      只要是食品,就有区别。


      对于一些生活很讲究的人而言,没有包装的食品是不会随便吃的,有年,有个队友挨着队友送散装新疆大枣,有北京籍队友就不吃,理由就是没有包装。


      这个事,我的第一反应是略矫情,后来我又思考了一下,可能是我自我生活品质不够,理解不了别人,等我稍微有点品味时,有很多东西我也不吃了,例如自家压榨的花生油、古法红糖、农村烧的井水、泉水……


      旅行、健身,大家都喜欢喝热水,我不喜欢,因为我连拿杯子的习惯都没有,一般都是去柜台上买几瓶水,每次都有热心大哥大姐劝我,可不能喝凉水,伤身体,我满口答应,其实内心还是不服气的,心里嘟囔,那冬天你是不是要带个加热口罩,你吸进去的可全是冷气。


      真矫情。


      我不仅仅喜欢喝凉水,其实我更喜欢喝冰水。


      相反,我倒是想给他们科普,热水、热饭是伤身体的,食道癌与这个有直接的关系,特别是喜欢喝热茶的,更是高危人群。


      粥,我也不喜欢喝热的。


      记得刚有纯净水这个概念时,人们对其是相当排斥的,总觉得把水中的矿物质过滤后,喝的水没有营养了,长期饮用会导致身体相当的脆弱。


      还编了很多故事,有个小孩从小到大一直喝纯净水,长大后,动不动就感冒发烧,身体免疫力不行。


      如今,貌似大家都接受了纯净水这个概念吧?


      什么矿泉水、弱碱水。


      那才是瞎忽悠。


      水中的矿物质含量再高,相对人体需求而言,都可以忽略为0,除非抓一把盐放进去,那也没法喝,之前我也写过,真正的山泉水都是无法直接饮用的,因为矿物质含量太高,口味略咸,不仅仅矿物质含量高,重金属、寄生虫都高,毕竟它是原始的一个生态。


      人渴了,需要的仅仅是水。


      别的,都是扯蛋。


      养生领域为什么这么多概念?


      因为,养生需要的是捷径。


      概念就是捷径。


      若是告诉你,鱼翅相当于鸡蛋,枸杞相当于花生,人参相当于萝卜,你还会消费吗?


      即便是真含有什么有益物质,也违背了那句话:抛开剂量谈益处都是耍流氓。


      上床前,吃上一吨韭菜,其效果可能不如半粒西地那非。


      卖枸杞的人知道不知道枸杞的真实养生功效?有两类。


      一类,知道。


      一类,不知道。


      维维被我一科普,没兴趣了,啥也没买,去机场了,因为他明白了,真想买,去天猫旗舰店买就行了,然后回头分分,这是我从宁夏带回来的,没人怀疑。


      维维走后,我们专心买瓜。


      我拍了一个卸瓜的抖音,有点类似农村盖房子传砖,全是空抛,哈密瓜也是如此,一个抛一个接,最终跟砖似的,码得整整齐齐的。


      发了抖音没有10分钟,有个银川的姑娘评论:董老师,您是在银川吗?


      我说,是的。


      她问,我能再加您一次微信吗?上次不知道因为什么被您删除了。


      我把号码发给她。


      加了。


      主要是我看了一下她的抖音作品,粉丝还不少,主要是颜值也不错,这样的颜值咋会被我误杀了呢?


      可能是群发广告了吧?


      加了。


      问我是不是在XX水果市???


      我发了一个定位给她。


      她说,离我两条街,等我。


      我说,我马上就走,是过来买瓜的,正在装车。


      她说,5分钟。


      前后真的也就是五六分钟,来了,戴个眼镜,比视频中还有气质,没画眉毛,没涂指甲,但是有香水,从香水的浓度可以判断出,是刚喷过的,而且应该平时也很少喷,浓度和位置把握的不算准确。


      我说,你是理科生。


      她略惊讶,是的。


      我说,有理科女生的特质。


      她问,是不是不修边幅?


      我说,不是,是我看你抖音里逻辑性很好。


      她说,我给你带了一些核桃,我觉得枸杞之类的,你肯定不吃。


      我问,你咋知道的?


      她说,能感觉到,你不信这些。


      我问,你信吗?


      她说,我是卖枸杞的。


      我问,是在淘宝吗?


      她说,是的,快手、抖音也在做。


      我问,一天能发多少单?


      她说,100多单。


      我说,很不错了。


      她说,比上班强点。


      我在淘宝搜了一下,在第一页就发现了她,依然是真人出镜,一看就是专业学过淘宝的,做特产就一个最重要的点:农家姑娘或小伙,真人出镜。


      这个领域的鼻祖是王小帮,阿里巴巴上市都专门喊他去敲钟,是个地道的农民。


      我问,是不是竞争越来越激烈?


      她说,是的。


      我问,那你生意下滑厉害吗?


      她说,我们客户大部分都导到了微信上,回头率比较高,因为吃枸杞的一年四季都吃,送礼也用枸杞。


      我问,你是学化学的?(我看她抖音上还用了试管之类的)


      她说,学动物医学的。


      我说,兽医。


      她说,差不多。


      送了我们一编织袋鲜核桃,还拿了几提水,水我们拒绝了,我们进无人区买了700元的水,没喝了,现在还在车上。


      作为回报,我送你几块石头吧,随意挑,这都是我从无人区拣回来的。


      她不大好意思,拿了两块小的。


      跟我们一起买瓜。


      最初,我们都看中了盒装的,一盒四个,盒上写着西州蜜,包装很漂亮,若是买这个回去送人就完美了,主要是觉得价格略高,若是装满一车,差不多要1800元,盒子也容易颠坏。


      我问摊主,这瓜与9毛的有什么区别?


      摊主很鄙视地回了一句:一分钱一分货,这个道理你还不懂吗?吃过这个,再吃那些,咽不下去。


      我被说的略心动。


      回去一人送一箱,不是很好吗?


      红皮卡过来跟我讲:你拉这么好的包装回去,领导们觉得你是在商场里买来忽悠他的,对不对?


      我想,对。


      他又说,不要一次性送4个瓜,送瓜最多送2个,送多了他们不珍惜,越少越珍贵,吃了还想要,那才行。


      有道理。


      选散瓜,散瓜的卖家比较多,包括有个摊位就叫老山东,理论上应该支持老山东两口子,但是为什么没支持呢?


      有两个原因。


      一个是他家的瓜卸了应该有个两三天了,瓜秧已经干了,他们这些批发商一次都卸一大车,超大的货车,然后三五天批发掉。


      二是有个妇女过去买瓜,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吵起来了,主要说的是方言,咱听不懂,嗷嗷的。


      算了。


      决定选另外一家,正在卸车的,看秤的是个姑娘,很有气质,摊主应该是妈妈,一协商,很好说话,决定帮我们找箱子,装。


      箱子白送。


      箱子拿来了,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说明就是去废品站找的。


      我又想买那个西州蜜了。


      人家西州蜜那个箱子多漂亮,每个还系个丝带。


      枸杞眼镜看我在犹豫,指了指手机,意思是让我看看微信,她在微信上给我发了一句:那西州蜜是从你们山东运过来的。


      我靠!


      我要是再给拉回去,那成笑话了。


      我还是觉得不大可能,山东的确产哈密瓜,但是不可能运到大西北,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山东的水果蔬菜市场比较成熟,特别是类似的礼品装,而银川又是主要的水果中转地,会不会特意放到这里再周转到全国呢?


      这也是一种可能。


      我决定去验证一下,验证的方法很简单,我把箱子打开,在边角处看看印刷厂就知道了,一看,我靠,果然是,诸城印刷的。


      我们买东西都是AA,类似的瓜,就是各付各的。


      轮我付的时候,枸杞眼镜抢着付。


      我说,不用。


      抢了半天,她没抢过我,主要是我抓她就跟抓个小鸡似的,她拉着我胳膊好久不放,我想起了上课时的一些观点,人与人之间最信任的关系,其实就是拉手、拥抱、亲吻。


      你可能跟一个小姐啪的很有激情。


      但是,你未必允许在行走过程中拉你的手或拥抱你。


      这是身体最真实的语言。


      你看,孩子最渴望的是拥抱。


      一个人爱不爱你,身体语言是最诚实的,哪怕是临场做戏也不够认真,不爱拉手,不爱拥抱,不爱亲吻。


      我不是说枸杞眼镜对我咋着,只是突然想起了这个点。


      问我们要不要吃过晚饭再走?


      顺便参观一下她的工作室。


      不了,主要是正是上下班高峰期,停车太费劲了,一辆车都难,别说我们三辆车了,我觉得猛禽哪都好,就是停车费劲,头进去了尾巴在外面,尾巴进去了头在外,顾头难顾尾。


      最初,决定买哈密瓜测试高速是否免费纯粹是一种体验心情。


      出来一趟几万元都花了,还在意这几百块钱吗?


      不说路上花多少,光说我的意外成本吧?


      车子损伤,碎了玻璃,这些可不止万儿八千的事,最主要的还有机会成本,我在家安心上班,哪天不赚个三千两千的。


      我回家,遇到了陆巡车友会的车友,我给他们看了我们在无人区拍摄的一些视频,他们感叹最多的一句是什么?


      怎么舍得这么糟蹋车?


      队长那车,方向螺丝都位移了2厘米多,全是颠的。


      对于螺丝之类的,我还真不心疼,回来做四轮定位就是了,我开去让师傅看了一下,市里一家最专业的定位店,说是800元,但是要把车子放那里两天,我想,我哪有这时间?等我哪天闲得蛋疼的时候再来吧。


      我最心疼的是内饰。


      因为被尘土覆盖过一遍,即便是洗车洗干净了,也是很脏的,不耐看了。


      针对农副产品,高速为什么免费?


      就是加速跨区域流通。


      哈密瓜怎么运到全国各地的?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顺风车,例如山东跑新疆的车,回程若是没有货可拉,那就直接拉一车哈密瓜,省高速费了,高速费比瓜都贵。


      回来把瓜一处理,还赚钱。


      新疆旅游区域,包括服务区卖的哈密瓜都是2元,3元,一斤。


      山东呢?


      也是这个价。


      山东为什么这么便宜?


      就是因为运输成本低,9毛一斤的哈密瓜,1元批发掉可以不?因为本身就是白赚的,所以处理成本比较低。


      推出这个惠民政策的根本是服务农民,提升农副产品的流通性,例如把山东的蔬菜运到新疆,再把新疆的瓜果运到山东。


      鼓励跨区域运输。


      例如山东的猪贵,东北的猪便宜,那么商贩就可以从东北运猪到山东。


      若是收高速费呢?


      东北的猪再便宜,也不会去拉的。


      我们这种旅游拉瓜,理论上,也是受鼓励的,因为等于变相地实现了农副产品的跨区域运输,若不是因为高速免费,这些瓜要么只能晒瓜干,要么只能卖给当地人。


      十年前,我去那边,哈密瓜根本卖不了。


      在地里就切了条,晒干。


      我们在抖音上一发,下面一片骂,包括我的读者也创造了单日取消关注的纪录,可能都觉得我们道德败坏吧?


      后来,红皮卡给我发了条信息:以后,挑战众人神经的游戏,不要随意玩。


      认同。


      我觉得我的读者还是比较理性的,取消的多是最近几个月才关注的。


      理解。


      我五六岁的时候,跟我表弟去给我六舅滚床,是婚礼的一个形式,要端着尿盆去说一些祝福的话,意思是你们抓紧睡吧,造娃……


      事后,我三姥姥拿了两份礼给我和表弟。


      我表弟的那份里有双鞋,我的没有。


      我当时特别失落。


      一直到今天都觉得很失落,我三姥姥的解释是:你有,他没有。


      那时,孩子们都穿布鞋,妈妈做的,我家条件略好一些,我已经穿成品鞋了,我三姥姥的意思是你有了,所以就给你表弟吧。


      我觉得不公平。


      凭什么我有了,就不能再给我了?


      到现在,我逐步就理解了,有些东西,因为你有了,就要开始接受不公平的对待,例如三轮车追尾了我,我让他帮我修车,众人都安抚:算了,算了。


      意思是,他没钱,你别逼他了。


      我若是开个破皮卡,拉满满一车哈密瓜,不远千里从新疆拉回山东,摆摊卖,所有人都赞美,看吧,多勤劳,多朴实,高速收费人员也不会有任何不愉快。


      人们同情弱者。


      若是我们开着猛禽拉着瓜呢?


      那就不再公平了。


      至少舆论变了。


      就跟红皮卡跟我讲的,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行为、心态、舆论。


      国家就是这么规定的,你是货车,拉着农副产品就可以免高速费,跟十月一小客车高速免费是一个道理,惠民工程。


      为什么,我们不能使用?


      评论鄙视,我们有预期吗?


      在策划这个事的时候,没有。


      当遭遇第一个冷眼时,就觉得这一切是必然的,而且半数以上都是冷眼时,我们就有了心理预期,对于半数以上的老百姓,他们是接受不了我们这个行为的。


      甚至,会恨。


      拉这么多瓜回来,分瓜是个大问题。


      倘若跟我关系稍微不错一点的,都会怎么想?懂懂拉回来了770斤哈密瓜,怎么不送个给我吃?


      若是我就是没送呢?


      觉得,唉!懂懂眼里没咱!


      其实,我很累,每天吃不好,睡不好,包括我们回山东都是每天1200公里的速度赶,早上8点出发,赶到晚上12点,回到酒店我还要写文章,可能一天就睡那么四五个小时,全程又是单人单车,若不是车台里热闹,早就睡着了。


      我想了想,谁都不送了。


      我直接卸到仓库,让同事们给卖了吧。


      包括我父母家,我都没去送……


      我留了六箱,去单位,单位的人跟别的人不一样,我们是同维度的,他们接受不了我如此的自由,同在一个体系里,为什么你如此的自由?谁给你的假期?你就是得了癌也不至于经常请病假吧?


      我采取的办法就是堵嘴。


      挨着科室送。


      一个科室送一箱。


      放下就走。


      我连家都没回,灰头土脸的,还穿着裤衩、T恤,而且两三天没换了,最后几天我连行李箱都懒得拿了,到了酒店洗个澡就睡了,衣服懒得换了。


      这么冷的天,为什么还穿着裤衩?


      我穿着裤子开车容易睡着。


      包括在无人区,大家穿棉袄的时候,我依然穿着裤衩,习惯了。


      送同事们东西有坏处,有好处。


      坏处就是他们给我戴帽子,说我喜欢出风头,爱虚荣,总想博取人们的关注、喜欢,就是个小人。


      好处就是再恨我的人,见了我也要客客气气,哪怕瓜没吃也要赞美一句:上次你送我的哈密瓜,真甜。


      我就喜欢你们这反差。


      背后鄙视我而在我面前乖乖的样子。


      有个科室,全是女的,我只认识她们老大,我搬了一箱哈密瓜进去,她们问我找谁?


      我说,找XXX(科室老大)。


      她们觉得我是水果店的,就指引着我给放到了工具室里,因为现在查的紧,哪有敢像我这么嚣张送礼的,都是小心翼翼的。


      但是,我知道,我这样的没事,我买的瓜,挨着同事分分有什么错误吗?


      没事。


      放下,我就走了。


      下午,老大姐问我有给接风的吗?


      我说,在家吃,媳妇在炒菜了。


      她说,下午我去办公室,我说来送瓜的那个就是懂懂,结果科里小姑娘们觉得太反差,以为你是个文质彬彬的眼镜书生,结果你穿着裤衩,灰不溜秋的,跟个屠夫似的。


      我说,好几天没刮胡子了。


      她说,她们接受不了你这个形象。


      我说,我媳妇盯着我看了半天,说了一句,你看你晒成多少岁了?老头了。


      她说,上次讨论让你当组长的事,听说了吗?


      我说,开会时X姐全程开着手机通话,谁说我坏话,我都知道,但是我不介意,没事,本来上班就是体验,不想体验的太深。


      她说,老大对你的评价就是榴莲型人才,讨厌的人讨厌得不得了,喜欢的人喜欢得不得了。


      我说,我自己都不喜欢吃榴莲,让我当榴莲?


      我跟红皮卡探讨了这个话题,就是说我坏话的人,我是该送个瓜还是不送?


      红皮卡的意思是,不送。


      我说,我要去送,而且是单独去送。


      我喜欢看他们当着我面赞美我的样子,是那么的虔诚,那么的乖巧……


      瓜,让书店的同事给卖了,15元一个。


      事后,问我是不是卖便宜了?


      我说,可以。


      原本,我觉得若是心情好,我可以带着儿子去摆摊,开着皮卡去银座门口,写的明明白白:穿越新疆两大无人区,顺路捎回的哈密瓜,20元一个。


      一下午卖完,也没有任何问题。


      红皮卡提醒,短时间内不要开皮卡了,低调。


      我觉得有道理。


      就懒得去折腾了,花百十万买个轿车并不算啥,你花六七十万买个皮卡玩具,是真奢侈,毕竟只是偶尔出去玩一圈而已。


      我若是开着皮卡去上班?


      用不了几天,就被开除了。


      消停半年,过段时间送皮卡去改装店,要加装涉水喉,为明年穿越另外几大无人区做准备,那几大无人区需要过河,另外高海拔,难度系数更高,还需要提前半年做报备,这东西跟攀登雪山差不多,容易上瘾。


      听说苏姐调整了岗位,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但是我要假装不知道,回来第一时间联系她:苏姐在哪?我给你送瓜,我去你单位?


      她说,我不在那边了,我在XX路上了。


      我说,高升了???


      她说,哪,平调。


      之前我们关系很好,还有业务往来,不说好到一个头也差不多,前段时间为什么我频繁的外出?其实就是躲事,因为有人提醒我,说苏姐可能要出事,我怕把我牵扯进去,就外出了。


      对于我而言,没有多大的事,但是我知道的太多,我怕找我问话,我再经受不起吓唬,以后就没人跟我玩了,这就如同几个哥们喝酒,其中有个酒驾出了事过了几天才被抓,挨着询问到底有没有喝酒,喝了多少,几个人都嘴硬咬住没喝,就一个没咬住……


      以后,咋玩?


      苏姐问我手里有没有闲钱,让我去买某个区域的老破旧。


      我说,暂时没有这方面预算,我今年书店结书款就结了200多万,之前欠出版社的,因为咱这边不再继续做书了,这个钱就等于一次性补上了,若是继续做,这个钱就是我的沉淀资金了,我怕以后没钱还不上了,就趁还有点钱把窟窿堵上了,买了两套房子,又装修,还买了两个车,另外还有一些小插曲赔了几十万,我没钱了,我爹不是会算命嘛,说我今年就是破财命,所以我现在的原则就是可以什么都不干,但是就是别折腾,花还能花多少?但是赔就能赔个底朝天。


      她问,本命年?


      我说,是的。


      她问,没穿个红裤衩?


      我说,我怕染红了蛋。


      她说,没正形。


      我问,买那个位置老破旧的理由是什么?那里都是工业区。


      她说,环保高压有个副积极作用,就是会有理由把工厂外迁,过去咋可能迁的动?那么多工人,动不动就闹,现在一停水停电,他们自己都主动想往外迁,那么就会腾出大量的开发用地。


      我问,消息靠谱不?


      她说,还行吧。


      政府开发是需要风向标的,说发展城东,不是光喊口号就行,需要来点实际的,例如把重点小学、初中搬过去,把行政中心搬过去。


      接着就发展起来了。


      所以,知道大风向标很重要。


      我问,需要准备多少钱?


      她说,二三十万。


      我说,这么少。


      她说,你买套,扔那里就行,看10年,2000肯定能涨到10000。


      我说,行,你有合适的位置告诉我,我回家借钱去。


      她说,你的那些小富婆呢?让她们凑凑就够了。


      我说,今非昔比了,我回来都没人给我接风了。


      她问,真没有?


      我说,真没有。


      她说,主要是你给人的感觉神出鬼没的,也不按套路出牌,大家跟你交往已经没有“礼尚往来”这个概念了,跟你一客套你就嫌人家虚伪,所以人家连问都不会问。


      我说,可能是吧。


      能明显感觉到苏姐比过去放松了,应该有石头落地了,过去能感受到她压力很大,喝多了酒会哭,这次说了一句话,我能感受到她底气十足,她说,我站对了队……


      红皮卡问了我一个问题:董哥,你平时压力大不?


      我说,我还好,生活比较规律,另外我没有求人的生意,大不了我不做就是了,即便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也都是以我为中心的,大家围我转。


      他说,在我的印象里,能赚钱的生意,都高压力的。


      这点,我过去理解不了。


      真跟他们一起玩耍以后才明白,每个人内心都是亚历山大,再大的老板也是孙子模式,全是低头哈腰,可能内心不是如此,至少行为上是,有过来视察的,为了迎接,2000公里的路程一口气赶回来,连酒店都没住,一直在路上。


      这是什么精神?!


      赚钱,真不容易……


      家里装修没有进展,说是遇到了一个邻居,不让施工,理由是老婆快生了,这个理由奇葩不?那生了以后是不是更不让施工了?关键是我们离的很远,隔着50多米。


      我打电话给物业。


      物业的意思是正常的装修没问题,你们是砸墙,半个小区都跟地震似的。


      有这么夸张吗?


      我在新疆,我的意思是先干别的,墙最后砸,等我回去。


      我让球友过去帮我处理一下。


      球友给我的答复是,不能轻举妄动,能买这么大房子的,非富即贵,咱不知道人家是什么背景,不好弄。


      我心想,还能多么牛B?


      我回来的第二天,我决定去拜访一下,拿了俩瓜。


      一敲门。


      大肚孕妇开门。


      怎么是你?!


      之前,我在微信摇到过她,不过说起来也是六七年前的事了,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我在她包里发现了她的证件,吓死宝宝了。


      闲聊了几句,二胎?


      是的。


      我觉得也不可能是头胎,快50的人了,真努力。


      老相识,又送了瓜,还有啥不能协商的?


      约定了时间,让我砸墙,走的时候,我拍了拍她肚皮,调侃了一句:儿子,叫干爹!


      她拍了我一巴掌,滚!


      瓜,很有用的,我过来看装修,保安不让进,理由是我没有通行证,我送了个瓜,这让进了吧?


      不仅仅让进了,还指挥我停车。


      停的笔直!

    上一篇:2019-10-01
    下一篇:2019-09-27

    评论:

    迟佩珊
    2019-09-30 16:13
    用杯子喝水应该是省钱的吧,毕竟塑料便宜。像有人只喝巴黎/象牌水的那就不是钱的事了——但玻璃瓶好回收很多。像我们这种自制热巧或咖啡的就觉得用杯子实惠多了,对环境友好,对自己也友好,比如巧克力可以无糖(茶爱好者可能更有话说)。但从补水角度讲,其实并不省钱,还麻烦。不吃无包装产品这个我坚决认为是矫情——这让西方环保有机白左脸面何在?
    史小莉
    2019-09-30 16:13
    拉这么多瓜回来,分瓜是个大问题。想了想,谁都不送了,你们都莫怪。
       我家孩子爸今年也是本命年,给他买了好些红内裤红袜子,袜子没见穿过,内裤他也没刻意穿;开车确实挺晒人,紫外线太厉害了,一晒老几年是真的。
    HAOBABA
    2019-09-30 16:13
    本人曾经干兽医近二十年,养殖不景气后来开榨油房六年,自榨花生油如果是自己克皮现榨的还行,口感特别好。如果是供货商脱粒的那种花生米不行,因为脱粒必须加水,不然花生米就全碎了,加水脱粒的后果就是会有霉变的花生米。榨出油来自然味道口感不太好。
    修行者
    2019-09-30 16:13
    前几天看了一个新闻,一个小女孩要依靠吃 西地那非 来维持自己的生命,因为她得了一种病。每次小女孩去药店里买药都受到异样的眼光和质疑,批评孩子的父母,怎么可以让孩子来买这种药,可是他们不知道,孩子的父母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和痛苦。因为家庭并不富裕,每个月要复查一次,一次一万元,每个月的买这个西地那非要花500元。其实就是感觉小女孩很可怜,,,也第一次听说这东西还有能当药吃。
    紫婷
    2019-09-30 16:12
    就事论事,都是小事??稍谖蘖牡娜搜壑?,那比国家大事还大。刷抖音时,经?;崴⒌揭恍┬∈?,让无聊的人拍成国际大片,至于吗?非得把人家的祖坟扒拉出才算彻底痛快?尊重自己,尊重别人,不只是说说而已。若是自己被别人扒拉的透心凉,又该如何活?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过好自己,别掺合!

    2019-09-30 16:12
    身边的亲戚都在省吃俭用的拼命投资房产,平时聚会,说起谁又买了房,老人们都夸奖他,夸他真能干,我自己有多套房,实在不想投资房产了,想把自己的生活质量提高起来,又怕比不过亲戚们的房子数量,房子多气场大,难,怎么破?
    红枣姐姐
    2019-09-30 16:12
    真正的山泉水略咸的?呃~是山东的山泉水吧???我一直有个疑问,您文章经常说内蒙或哪里哪里的羊肉比哪哪的口感好。都是羊,都是肉,都是蛋白质,为什么口感差别那么大?气候、水质、土质直接间接造成羊的差异?换而言之,好天好地好水好食材是否直接间接影响人体?某些食物(人参枸杞阿胶或者花生)经常吃有益人体?
    锦上花
    2019-09-30 16:12
    能免费看为啥要打赏呢?乡里来的妹子不懂,今天试着打赏了一下,主要是体验一下打赏的心理体验,没感觉,看来我的格局还不够,继续粉懂懂,直到能感受到打赏的幸福感
    灰尘子
    2019-09-30 16:12
    成年人需要心平气和的理解的一个常识是你要接受自己重视的东西在别人眼里可能不值一提的这个事实。
    关键是大部分人眼中只看到了自己重视的东西,别人才是不值一提的
    陈森
    2019-09-30 16:12
    董哥喜欢看不喜欢你的人说着言不由衷奉承的话,这个状态我要体验。

    去年意外被提拔当了小领导,刚开始工作中,底下的人总喜欢指手画脚,我也都听之任之,总是想搞好关系,现在到了登鼻上脸的地步,现在我要主动送他们礼物,要体验一下他们言不由衷、阿谀奉承的嘴脸。

    2019-09-30 16:11
    就喜欢看董哥一本正经的吹牛逼,越看越喜欢,发现自己最近也慢慢学会吹牛逼了,周围的母牛远远看到我就跑。
    希语
    2019-09-30 16:11
    董哥的观念,跟我关注的儿科医生一样,喝冷水,冰水并没有什么不好,以前只喝热水的我也开始接受冷水,我不反对我儿子喝冷水了
    先生罔两
    2019-09-30 16:11
    董老师您一直锻炼身体,身体素质好喝冷水没事,你让身体虚弱的人特别是冬天喝冷水试试看,真的难受,我就是这样的,前几年身体不好喝冷水就难受,这几年身体素质好了,很多时候觉得喝冷水还不错呢,之前我喝冷水吃冷的东西胃是真疼,这个感觉是真的啊,谁告诉我喝冷水好我也不可能相信他啊
    建华
    2019-09-30 16:11
    他问,这东西管用吗?我说,所有的补品,除了西地那非都不管用。他说,买点回去给朋友?!拔鞯啬欠恰笔侵瘟颇行圆鸸δ苷习囊┪?,在中国俗称“伟哥”。我个人觉得,经常运动就行。不建议吃药。
    媛哥
    2019-09-30 16:11
    第一次看你的文字,在我最迷茫的时候,听一位大哥的推荐,关注了你,在这个安静的夜里,看一个你的或者他的故事,简单真实又现实,让我有些许思考。今天是我坚持每天一个状态的第2849天,我莫名的喜欢你的文字,和我的坚持有一点点的类似,我想每一份坚持都有他的理由和力量,加油!
    客服
    2019-09-30 16:11
    有些观点极不认同,你说的纯水就像纯氧,你天天吸纯氧试试!按你说的为了海洋生物更健康的生存,应该把海水全部换成纯净水!你走到了另一个迷信区域!
    Peng
    2019-09-30 16:10
    董老师真厉害,已经写了1086篇原创日记了,每篇都要七千字以上,而且几乎没有错别字。我现在也逼着自己每天写原创日记,想先坚持一年,但是每天只能写两千字左右,一方面是经历限制,另一方面也是精力限制,向董老师学习。

    发表评论:

    ?

  • <dd id="5dbgs"></dd>
    <em id="5dbgs"><strike id="5dbgs"></strike></em>
    <em id="5dbgs"></em>
    <th id="5dbgs"><track id="5dbgs"></track></th>
    <dd id="5dbgs"></dd>

  • <nav id="5dbgs"></nav>

    <nav id="5dbgs"></nav>
  • 炸金花炸金花网址 汉中 | 崇左 | 仁怀 | 连云港 | 晋城 | 牡丹江 | 延安 | 曹县 | 汉川 | 四川成都 | 嘉峪关 | 徐州 | 怒江 | 甘孜 | 贵港 | 张家口 | 新乡 | 象山 | 临汾 | 常德 | 仁怀 | 苍南 | 鄂州 | 瑞安 | 沭阳 | 正定 | 漳州 | 清远 | 扬中 | 延边 | 大连 | 天门 | 大连 | 新余 | 佛山 | 三门峡 | 湖州 | 河池 | 枣庄 | 禹州 | 湖南长沙 | 玉树 | 枣阳 | 运城 | 昭通 | 石狮 | 鹤岗 | 呼伦贝尔 | 儋州 | 巴音郭楞 | 运城 | 日土 | 文昌 | 商丘 | 临猗 | 乌海 | 神农架 | 安顺 | 厦门 | 山南 | 海门 | 金华 | 衢州 | 安阳 | 营口 | 大同 | 项城 | 慈溪 | 阜阳 | 辽源 | 朔州 | 随州 | 池州 | 丽水 | 南京 | 平潭 | 明港 | 荆门 | 崇左 | 江门 | 舟山 | 铜陵 | 玉树 | 临猗 | 日喀则 | 石河子 | 昌都 | 滨州 | 沭阳 | 那曲 | 巴彦淖尔市 | 平凉 | 内江 | 玉环 | 宝鸡 | 海门 | 赣州 | 河源 | 白山 | 赤峰 | 池州 | 商丘 | 襄阳 | 常德 | 聊城 | 肇庆 | 安庆 | 鸡西 | 资阳 | 黄南 | 南京 | 辽源 | 朔州 | 莆田 | 河南郑州 | 绍兴 | 保亭 | 濮阳 | 昌都 | 眉山 | 包头 | 基隆 | 广汉 | 日照 | 琼海 | 秦皇岛 | 马鞍山 | 保亭 | 临海 | 达州 | 平凉 | 达州 | 东方 | 迁安市 | 吉林 | 平凉 | 三亚 | 博罗 | 海门 | 汕头 | 嘉峪关 | 高密 | 南充 | 吉林长春 | 淮南 | 大兴安岭 | 攀枝花 | 莱州 | 广安 | 莒县 | 滕州 | 溧阳 | 儋州 | 莆田 | 大庆 | 焦作 | 临沂 | 定州 | 天门 | 伊犁 | 潮州 | 曲靖 | 安庆 | 阳泉 | 常德 | 雄安新区 | 巴音郭楞 | 宁德 | 宁波 | 揭阳 | 钦州 | 鸡西 | 海拉尔 | 定州 | 扬中 | 启东 | 包头 | 商洛 | 吉林 | 偃师 | 秦皇岛 | 宜昌 | 晋中 | 白沙 | 松原 | 乌海 | 九江 | 黄南 | 本溪 | 定西 | 玉溪 | 石狮 | 乌兰察布 | 岳阳 | 潜江 | 定西 | 如皋 | 乳山 | 阳泉 | 济源 | 南充 | 东营 | 招远 | 揭阳 | 锡林郭勒 | 滕州 | 珠海 | 江门 | 甘南 | 邢台 | 阿坝 | 泰兴 | 三门峡 | 柳州 | 武夷山 | 通化 | 明港 | 岳阳 | 温州 | 克孜勒苏 | 南通 | 日土 | 张北 | 驻马店 | 台湾台湾 | 桂林 | 图木舒克 | 图木舒克 | 邯郸 | 迁安市 | 芜湖 | 玉溪 | 淮北 | 汉川 | 武夷山 | 莆田 | 南阳 | 葫芦岛 | 沛县 | 双鸭山 | 海北 | 博罗 | 邳州 | 七台河 | 长葛 | 鹤壁 | 衡阳 | 东海 | 广元 | 如皋 | 湖南长沙 | 安徽合肥 | 宁波 | 温州 | 仙桃 | 漯河 | 鹤壁 | 杞县 | 扬州 | 莒县 | 葫芦岛 | 锦州 | 单县 | 大同 | 吐鲁番 | 垦利 | 启东 | 贺州 | 大连 | 海北 | 马鞍山 | 垦利 | 邹平 | 临沂 | 泸州 | 寿光 | 东阳 | 黑河 | 张掖 | 泰安 | 广安 | 阳江 | 顺德 | 汕尾 | 绵阳 | 海丰 | 宣城 | 五指山 | 荣成 | 甘孜 | 高密 | 塔城 | 河池 | 阳江 | 德州 | 广饶 | 大连 | 茂名 | 临海 | 果洛 | 盘锦 | 垦利 | 延边 | 潍坊 | 焦作 | 锡林郭勒 | 日土 | 娄底 | 江苏苏州 | 葫芦岛 | 宜昌 | 安吉 | 香港香港 | 随州 | 大庆 | 黄冈 | 昆山 | 公主岭 | 巴彦淖尔市 | 张家口 | 宁波 | 杞县 | 深圳 | 涿州 | 偃师 | 单县 | 天水 | 海丰 | 眉山 | 菏泽 | 武安 | 临沧 | 慈溪 | 广汉 | 伊春 | 图木舒克 | 新泰 | 上饶 | 日喀则 | 咸宁 | 湘西 | 邹城 | 昭通 | 包头 | 鹤岗 | 黔南 | 南平 | 山南 | 日喀则 | 淮南 | 中山 | 沛县 | 荆门 | 海拉尔 | 株洲 | 南充 | 衡水 | 抚州 | 永新 | 武威 | 莒县 | 浙江杭州 | 淮安 | 桐乡 | 张北 | 昆山 | 防城港 | 晋城 | 那曲 | 武威 | 雅安 | 安康 | 湘西 | 儋州 | 清远 | 南京 | 长治 | 邹平 | 巴彦淖尔市 | 石嘴山 | 丹阳 | 湖州 | 高密 | 达州 | 蓬莱 | 抚州 | 万宁 | 溧阳 | 湖南长沙 | 运城 | 赣州 | 漯河 | 西双版纳 | 玉林 | 汉中 | 大理 | 唐山 | 延安 | 海门 | 琼海 | 衡阳 | 西双版纳 | 东方 | 东莞 | 衡阳 | 六盘水 | 神木 | 宝鸡 | 霍邱 | 固原 | 蚌埠 | 盘锦 | 乳山 | 图木舒克 | 吐鲁番 | 朝阳 | 慈溪 | 塔城 | 衡阳 | 昌吉 | 绵阳 | 台州 | 晋江 | 沭阳 | 淮北 | 瑞安 | 大连 | 澳门澳门 | 招远 | 偃师 | 济源 | 巴彦淖尔市 | 鄢陵 | 揭阳 | 塔城 | 吐鲁番 | 南平 | 博罗 | 芜湖 | 海北 | 晋城 | 兴化 | 咸宁 | 克孜勒苏 | 济源 | 大兴安岭 | 石狮 | 安康 | 吉安 | 云南昆明 | 江门 | 琼中 | 鄢陵 | 辽宁沈阳 | 林芝 | 三沙 | 曲靖 | 雅安 | 黄石 | 醴陵 | 鄢陵 | 日照 | 南通 | 伊春 | 宜昌 | 阿坝 | 通辽 | 神农架 | 桐乡 | 梅州 | 滨州 | 台山 | 义乌 | 定西 | 永新 | 兴化 | 燕郊 | 扬州 | 宁德 | 沛县 | 武威 | 亳州 | 北海 | 嘉峪关 | 庆阳 | 邹城 | 廊坊 | 张掖 | 哈密 | 嘉兴 | 山东青岛 | 东海 | 白城 | 肥城 | 济南 | 吉林 | 武安 | 邹城 | 钦州 | 禹州 | 吉安 | 日照 | 丽江 | 诸城 | 新沂 | 单县 | 呼伦贝尔 | 迁安市 | 兴化 | 保定 | 湖南长沙 | 云南昆明 | 中卫 | 阜新 | 巴音郭楞 | 秦皇岛 | 宣城 | 泸州 | 龙岩 | 黄冈 | 燕郊 | 仁怀 | 新疆乌鲁木齐 | 溧阳 | 邹城 | 葫芦岛 | 滨州 | 来宾 | 楚雄 | 张家口 | 克拉玛依 | 瑞安 | 延边 | 玉树 | 桂林 | 咸阳 | 毕节 | 单县 | 安庆 | 澄迈 | 莆田 | 黄石 | 包头 | 齐齐哈尔 | 通化 | 四川成都 | 伊犁 | 通辽 | 大连 | 山南 | 阳江 | 池州 | 燕郊 | 黑龙江哈尔滨 | 榆林 | 崇左 | 连云港 | 延安 | 抚顺 | 鄢陵 | 宜昌 | 克孜勒苏 | 毕节 | 济源 | 赣州 | 仁怀 | 昌吉 | 德宏 | 玉林 | 泉州 | 丹东 | 咸宁 | 营口 | 图木舒克 | 珠海 | 琼中 | 文山 | 大庆 | 宜昌 | 河源 | 清远 | 乐山 | 佛山 | 内江 | 承德 | 亳州 | 襄阳 | 迁安市 | 塔城 | 邹城 | 项城 | 宣城 | 钦州 | 灌云 | 鸡西 | 龙岩 | 唐山 | 宁波 | 霍邱 | 黑河 | 江西南昌 | 攀枝花 | 桐乡 | 固原 | 鄂州 | 兴化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阳江 | 辽阳 | 海门 | 阿克苏 | 云浮 | 宜昌 | 七台河 | 石河子 | 大兴安岭 | 佳木斯 | 朔州 | 南京 | 宁波 | 长葛 | 白沙 | 济南 | 池州 | 吉安 | 汉中 | 温岭 | 清远 | 巴中 | 运城 | 贺州 | 泰州 | 澄迈 | 芜湖 | 博尔塔拉 | 葫芦岛 | 博尔塔拉 | 抚州 | 白沙 | 深圳 | 桓台 | 固原 | 荆门 | 河北石家庄 | 北海 | 汉川 | 青海西宁 | 吉林长春 | 海西 | 福建福州 | 辽宁沈阳 | 牡丹江 | 白银 | 大连 | 阿拉尔 | 昌吉 | 白沙 | 锦州 | 邯郸 | 宜都 | 鞍山 | 烟台 | 定安 | 郴州 | 日照 | 固原 | 高雄 | 洛阳 | 海拉尔 | 张家界 | 河池 | 广州 | 梅州 | 台州 | 西藏拉萨 | 大连 | 恩施 | 双鸭山 | 铁岭 | 和县 | 甘孜 | 三明 | 福建福州 | 高密 | 灌南 | 阜阳 | 泰州 | 乌海 | 海安 | 玉溪 | 江西南昌 | 兴化 | 项城 | 甘孜 | 荣成 | 济宁 | 德清 | 遵义 | 潜江 | 台山 | 锦州 | 吉林长春 | 绵阳 | 长治 | 三明 | 日喀则 | 揭阳 | 晋江 | 吴忠 | 马鞍山 | 曲靖 | 资阳 | 绵阳 | 蓬莱 | 舟山 | 潍坊 | 海丰 | 三门峡 | 莱芜 | 禹州 | 天门 | 廊坊 | 鹤壁 | 雄安新区 | 大同 | 雄安新区 | 遂宁 | 忻州 | 怀化 | 仁寿 | 伊犁 | 澳门澳门 | 河池 | 崇左 | 钦州 | 连云港 | 梧州 | 乌兰察布 | 洛阳 | 宝鸡 | 汕尾 | 邵阳 | 本溪 | 达州 | 抚州 | 海宁 | 阿拉善盟 | 龙口 | 鸡西 | 清徐 | 牡丹江 | 洛阳 | 锡林郭勒 | 武夷山 | 台北 | 延安 | 台湾台湾 | 中卫 | 白银 | 甘南 | 怒江 | 岳阳 | 灌云 | 崇左 | 迪庆 | 临沂 | 牡丹江 | 神木 | 陇南 | 德阳 | 阳春 | 石嘴山 | 昌吉 | 武威 | 广汉 | 晋中 | 恩施 | 湘西 | 公主岭 | 焦作 | 怒江 | 呼伦贝尔 | 绍兴 | 莒县 | 衡水 | 汕头 | 保定 | 朔州 | 齐齐哈尔 | 伊犁 | 绍兴 | 永新 | 广饶 | 淮南 | 保定 | 张家界 | 嘉善 | 阿拉尔 | 沧州 | 延安 | 宁国 | 永州 | 天水 | 桓台 | 晋城 | 台南 | 万宁 | 蓬莱 | 荆门 | 正定 | 琼海 | 林芝 | 寿光 | 铜川 | 阿里 | 海东 | 泗阳 | 陵水 | 安庆 | 哈密 | 肥城 | 烟台 | 绵阳 | 宣城 | 淮南 | 酒泉 | 包头 | 兴安盟 | 公主岭 | 香港香港 | 台北 | 河池 | 桐城 | 忻州 | 鹰潭 | 马鞍山 | 山西太原 | 象山 | 阿拉善盟 | 巴音郭楞 | 玉树 | 大庆 | 海东 | 南阳 | 东营 | 桂林 | 乐平 | 图木舒克 | 汕尾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博尔塔拉 | 石嘴山 | 张家口 | 嘉善 | 伊犁 | 肥城 | 南平 | 神农架 | 定安 | 铜陵 | 武安 | 包头 | 海拉尔 | 任丘 | 河源 | 滁州 | 东阳 | 博尔塔拉 | 绥化 | 安庆 | 辽宁沈阳 | 滨州 | 台北 | 嘉峪关 | 海宁 | 汕头 | 张掖 | 河源 | 海东 | 乌海 | 偃师 | 鹤岗 | 平潭 | 湛江 | 鄂州 | 黄南 | 张北 | 大连 | 如皋 | 包头 | 海东 | 湛江 | 塔城 | 长兴 | 简阳 | 东营 | 吐鲁番 | 新余 | 喀什 | 临夏 | 内江 | 阿克苏 | 邯郸 | 梅州 | 四川成都 | 南充 | 长葛 | 瑞安 | 吉林长春 | 陇南 | 山西太原 | 启东 | 宜宾 | 西双版纳 | 单县 | 乌海 | 灵宝 | 天长 | 临猗 | 宣城 | 沛县 | 芜湖 | 昭通 | 临沧 | 凉山 | 丽江 | 牡丹江 | 宝应县 | 牡丹江 | 南京 | 海南海口 | 肥城 | 佳木斯 | 黄山 | 甘孜 | 淮北 | 南阳 | 忻州 | 明港 | 杞县 | 三亚 | 台山 | 清徐 | 赤峰 | 临汾 | 云南昆明 | 溧阳 | 乐山 | 东方 | 恩施 | 新疆乌鲁木齐 | 莱芜 | 巴音郭楞 | 咸宁 | 永州 | 蓬莱 | 揭阳 | 新沂 | 廊坊 | 汕尾 | 信阳 | 霍邱 | 临汾 | 宜昌 | 铁岭 | 招远 | 台山 | 营口 | 杞县 | 杞县 | 诸城 | 临夏 | 诸暨 | 武安 | 长葛 | 台山 | 台州 | 石河子 | 黔西南 | 荣成 | 南阳 | 商洛 | 阿克苏 | 舟山 | 台北 | 保定 | 乐清 | 黑河 | 山东青岛 | 招远 | 长治 | 固原 | 西双版纳 | 防城港 | 台北 | 文昌 | 仁寿 | 益阳 | 大庆 | 余姚 | 兴安盟 | 乌兰察布 | 泰安 | 普洱 | 曲靖 | 那曲 | 博罗 | 吴忠 | 阜阳 | 邢台 | 大兴安岭 | 定西 | 基隆 | 沧州 | 海安 | 安康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湛江 | 仙桃 | 台湾台湾 | 黔西南 | 永州 | 泰州 | 毕节 | 齐齐哈尔 | 烟台 | 贵港 | 邹城 | 高雄 | 驻马店 | 陕西西安 | 如皋 | 金昌 | 玉林 | 昭通 | 东台 | 淮南 | 澳门澳门 | 邵阳 | 汕尾 | 白沙 | 余姚 | 三河 | 绍兴 | 沛县 | 南阳 | 福建福州 | 高雄 | 新乡 | 岳阳 | 徐州 | 龙口 | 泉州 | 安顺 | 韶关 | 乌兰察布 | 和田 | 涿州 | 河北石家庄 | 安吉 | 陕西西安 | 宁德 | 固原 | 海东 | 台湾台湾 | 黔西南 | 南充 | 安吉 | 云南昆明 | 桐乡 | 台州 | 平潭 | 信阳 | 徐州 | 西双版纳 | 肇庆 | 白山 | 吕梁 | 唐山 | 常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