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5dbgs"></dd>
    <em id="5dbgs"><strike id="5dbgs"></strike></em>
    <em id="5dbgs"></em>
    <th id="5dbgs"><track id="5dbgs"></track></th>
    <dd id="5dbgs"></dd>

  • <nav id="5dbgs"></nav>

    <nav id="5dbgs"></nav>
  • 2019-09-23

    懂懂日记 发布于:2019-9-23 15:34 分类:懂懂2019年日记  有 125 人浏览,获得评论 16 条  

      越野圈里,很鄙视一类人。


      一会喜欢越野,一会喜欢轿车,一会喜欢跑车。


      不忠贞。


      而你看他们呢?


      只爱越野车,别的什么都不买,痴迷到什么程度?我们有个车友,迷上了76,就是我那一款,为了买一辆八手的,挨着找车友借钱,理由就是一句话:哥,你也知道我的确喜欢……


      竟然,买上了。


      我听到这个故事,想起了前几年听说临沂玩摄影的那群哥们,胶卷时代怎么买胶卷?


      卖血,买!


      真的?


      是的!


      有名有号,有个老板知道了这个事,直接送了他一台高配单反,就是被这种痴迷所感动,在我们的想象里,玩摄影的都应该是有钱的主。


      其实,未必。


      有的人,只是喜欢,未必有钱,但是痴迷到了疯狂的地步,甚至可以这么说,很多资深的摄影爱好者,如艺术家一般生活着,低欲望生活,平时出门连出租车都不舍得坐,坐那种三轮蹦蹦。


      临沂的几个玩的比较专业的,基本都是这个状态。


      甚至以修相机维生。


      对于越野,其实我也是伪爱好者,谈不上喜欢,越野车倒是真买了不少,但是我没玩过,我喜欢的概念是叶公好龙,就是有就行,至于玩它?


      没想过。


      至于说专注于越野车。


      更不可能。


      前段时间我还在研究RS7,想攒钱买辆,因为本地有小网红开着RS4,我觉得我比她牛B,总不能她开个RS4我也买个吧?


      对于车,我的心态更多的是体验。


      一一买来,一一放下。


      然后,双手一摊,不过如此。


      例如大家在沙漠里讨论丙察察算不算最难越野线路,大家的结论也是不过如此,但是反过来问了自己一句,若是没去呢?


      那总觉得,很神圣。


      幸福的过程,就是一一体验,一一放下,内心平静的过程。


      不再惦记了。


      你看,为什么玩越野的普遍是油腻大叔?难道越野比泡妞还让人兴奋?


      过去,我觉得女人肯定比这些东西更有意思吧?


      不是。


      他们会为了追一个女人跑几千公里吗?几天几夜。


      不会。


      就如大叔说的,从15岁开始谈恋爱,今年55了,40年了,什么东西没吃过?什么女人没睡过?什么车没开过?都看开了,做减法了,别说花钱哄女人了,就是给咱钱咱也不去……


      都是一群低性欲的男人。


      我什么时候开始对越野感兴趣的?


      就是认识了他们以后。


      76算是越野爱好者里的终极车型之一,就是玩越野的最终都要买辆,这就是这玩意这么贵的原因,八手的都卖40多万,周围人都觉得疯了,花40多万买个配置还不如猎豹的破车?


      我买的时候,只有最高配,比低配贵25万。


      其实我对这些配置没兴趣,例如涉水喉,我总觉得这玩意好丑,还有什么那个锁这个锁的,我知道什么意思,但是我觉得也没啥用,我买来就是装B的,想体验一下开这么一个跟我年龄一样大的车子是什么感觉。


      还有绞盘。


      我的意思就是装饰,好看的。


      咋可能舍得用呢?


      一般应该也用不上。


      过去,玩的越野,基本上就是城市周边四处转转,上个山,下个河,也没啥难度,人家城市SUV照样玩的很欢……


      包括我冬天去穿越了大兴安岭。


      全程连陷车都没有。


      我们压根就没考虑过陷车的问题,车上没有拖车绳,没有铁锨,就是直接没朝这方面想过。


      所以,我车开得再好,在越野领域,也是个小白。


      啥都不懂。


      又仿佛很懂,说起来头头是道。


      跟这群人认识后,我觉得仿佛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他们用的地图跟我们的地图都不同,导航也不同,全是那种地形式的,一聚会讨论的全是各类穿越,又是几大无人区,又是出境穿越。


      偶尔搞个小活动呢?


      全是各类陷,各类伤,我的绞盘用了几次,都是被他们用的,我自己也不好意思阻拦,我的意思是我这个绞盘是装饰品,没想过要用它。


      你知道他们是什么状态吗?


      例如去玩沙,跑上两天,一天干1000公里,全程就是高速行,路上电台里所有的讨论都是关于沙漠,仿佛讨论的是一个姑娘,想怎么弄。


      一进沙漠,你不知道他们有多么兴奋。


      早饭忘了吃,午饭忘了吃,下午从沙漠出来的时候三四点了,是不是要考虑吃饭问题?


      不吃,接着往山东赶。


      赶到哪算哪。


      住宿时再考虑吃饭……


      都是这样的玩家,就是无论跑多远,就为了爽那么一下下,很像那句话,跨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这个是去玩你。


      而且是打卡式,把全国知名的越野线路全列出来,作为自己毕生的功课,女人们貌似也很支持自己的男人折腾。


      我发现一个细节。


      除了我,他们貌似都是女人管家。


      女人管家的特点是什么?


      想买什么车,跟女人说,女人去给付款,出来玩,预算多少钱,女人提前给,所以偶尔我们需要现金了,发现他们都有万元的现金储备,还要说上一句:走的时候,我媳妇给装行李箱了一点。


      我呢?


      我自己说了算。


      所以我媳妇觉得我不爱她,你看人家多疼自己的女人,而且玩越野玩得都低性欲了,也不考虑出轨之类的,而你呢?


      一方面自己管着钱。


      一方面还蠢蠢欲动。


      今年,最初的计划是丙察察+新藏线,算是打卡,因为这是最难的两条进藏线,然后冬天再去横穿大兴安岭与呼伦贝尔,今年的越野计划就完成了。


      结果从新疆回来,想去沙漠玩。


      在沙漠里又认识了一位资深玩家,资深到一定程度的玩家有什么特点?


      单人单车。


      就是在一条草原公路上,我们迎面过,彼此按了按喇叭,他按图索骥,一看就知道我们是抖音上很火的车队,没超过半小时,就联系上我们了,电话直接打了过来,然后我们就一起同行了。


      同行后呢?


      电台里讨论的越来越多,那等于我们遇到了师傅。


      师傅给我们分享经验。


      还有师傅有师傅的越野计划,这次是沙漠,下次是去穿越新疆无人区,穿完以后去阿拉善。


      问我们有没有兴趣?


      这就如同你问酒鬼去不去喝酒?


      干就完了。


      你说去,咱就去,多简单。


      师傅给我们科普了一点,这两年最火的越野车就是猛禽,适合穿越无人区,因为是氮气减震,不衰减,在无人区戈壁滩跑个七八十没有问题,很舒适。


      买!


      于是,我们一起团购了四辆。


      从沙漠回来,大家马上开启团圆模式,玩越野的人怎么团圆?


      要么,下次带着老婆孩子。


      要么,陪老婆孩子去郊游。


      从沙漠回来,大家各自带着老婆孩子,我们去日照沙滩搞了一个小PARTY,其实潜台词就是,我们男人虽然爱往外跑,但是更爱你们。


      回来第一个事,就是想着你们。


      包括我们在户外的时候,只要一停车,马上就是各类小视频,一边录一边讲解,你看这是什么,那是什么,都是发给自己女人的。


      而我呢?


      录了也是发给别的女人的。


      可能再过几年,我也如他们一般淡定……


      从日照回来,我们开了一个碰头会,决定中秋节后马上出发,希望大家在中秋节前把车子磨合一下,熟悉一下。


      八月十六晚上开了一个筹备会。


      各自分工。


      然后接着发布了计划,八月十八正式出发。


      就这么急。


      我以为能缓冲几天呢,我的车子压根没开,我磨合啥?熟悉啥?他们几个还临时安装了车台,我连车台都没装,我只能使用手台了。


      就这么出发了。


      无人区600公里长,什么概念呢?


      比山东还长。


      无人区是不是一个人都没有?


      肯定的。


      没有人,没有车,没有电线杆,甚至说,没有一切人类痕迹,在无人区就一个概念,仿佛真的到了火星,这个以后我会写写感受的,有时我们攀爬到一处高点,放眼望去,原来山丘、戈壁、沙漠也可以一望无际,而且仿佛永远没有尽头,我当时说了一句话:有些辽阔壮观不是靠想象力能想象出来的。


      它能超出你的一切想象。


      需要在里面住宿,大家装备的很齐,水,油,各类食材,做饭的装备就更不用说了,这些我觉得离我很遥远,因为我不会做饭,也没考虑过这些,我甚至没想过要在户外住宿,因为我从来没住过。


      帐篷玩过,但是没住过。


      车上呢?


      我连车震都没试过,咋可能在车上睡过呢?


      维维飞来跟我汇合前反复问我:需要准备啥?


      我说,什么都不用。


      他问,帐篷与睡袋呢?


      我说,准备个。


      他买的睡袋是什么样的?


      99元包邮的。


      你想这玩意到了无人区能用吗?


      冻死个乖乖。


      说起做饭,我觉得会做饭的男人真有魅力,就是我看着都觉得特别羡慕,觉得自己是个废人,我不会切菜,不会点火,什么都不会,自己帮不上忙就觉得特别尴尬,仿佛只是张嘴吃饭的人。


      穿越无人区,最难的问题其实是手续的合法性。


      现在各类无人区都对应的是?;で?。


      穿越是非法行为。


      这方面我还真有资源,就是我能批到备案,在前几年我玩皮卡的时候,新疆的朋友就总怂恿我去穿越无人区,跟着他们科考队伍,他们还有6*6的保障车,邀请了我四五次吧,他觉得懂懂去了肯定收获很大。


      我觉得我有病???


      开个三四千公里,就为了跟着你们去无人区里受罪。


      我才不傻呢。


      不去。


      一直到现在,我才懂他的意思。


      他帮我们搞备案,我们去穿越,但是这个备案有区域性,就是只适合其中400公里,另外200公里属于甘肃,他搞不定。


      给我们的建议就是认罚。


      被抓到就承认错误,接受处罚,也就是传说的计算违法成本,若是想简单一点呢,就是找导游。


      但是,大家不同意找导游。


      任何外人,都属于外来文化侵入,会使整个氛围接着变得不和谐了。


      导游是为了早日把我们带出去。


      而我们不想这么快出去。


      这不就是矛盾吗?


      从敦煌到穿越起点有150公里,我们的想法是在这150公里的公路上,寻找加油站,把油料补满。


      结果,全程就是没有加油站。


      这是一件略尴尬的事……


      我们试图穿越的点,发现都有围栏,那也不敢贸然行动,怕进了军事基地,那挨的不是罚了,而是拘留,甚至吃个炮弹。


      我们从另外一侧没有围栏的地方进。


      电台里他们也在不断地咨询前辈,就是他们是从哪个点进入的?如何应付检查之类的,对付检查他们就是一类办法,跑。


      追不上就算了。


      开始试探着进,这一处围栏不属于禁区,属于景区,景区抓到是按照逃票处理,过去很多车友也是这么做的,就是计算违法成本,无非就是补票就是了。


      干。


      那我们就试图绕开围栏。


      越走越深,发现超级难走,沙子太细,动不动陷车,油耗下的非???,领队提议回到公路,重新找路,这路肯定不对,因为前面靠近围栏的地方都挖了大沟,就是防止穿越的。


      返。


      于是,我们决定自投罗网。


      去找景区工作人员协商……


      到了他们办公室一看,原来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控中,他们有卫星云图,看得一清二楚,并且已经派出警车到前面去等我们了。


      得到的答复是,这属于景区,不能穿越,你们回吧。


      只能回。


      肯定不死心嘛!


      先研究GPS,发现可以画一个大圈能绕过去,就是需要多走60公里,那无所谓,绕,我们假装回,然后在1公里处,又进戈壁滩了。


      为什么进?


      有车辙。


      刚进了有几百米吧。


      工作车就狂奔而来,仿佛我们在他们眼里是透明的,他们是专业选手,我们是业余的,怎么可能跑过他们呢?


      过去有车友的经验就是跑就是了。


      可是,跑不动。


      全是软沙。


      我最笨,我是第一个被拦截的,然后就是传统的那一套,全举着执法记录仪对着我,要驾驶证行驶证身份证。


      让我熄火,下车。


      咱从小胆小。


      人家让咱站咱就站,让咱蹲咱就蹲。


      他们那些跑的了,回来救我,肯定也全军覆没了。


      我发现,做生意厉害的人,谈生意也厉害,他们几个都不害怕,意思是我们又不懂,也没想去做什么违法的事,我们跑几千公里就是为了来玩玩的,大家都说这里是圣地,咱来感受一下,否则至于这么折腾嘛。


      对不?


      都是人,何必非把我们都扣了。


      使我想起了《教父》里的那句台词,一切都是生意。


      这样吧,你该??罘??。


      然后呢?


      对不?


      代价很大,但是大家并不在意,你想想几千公里都跑了,还在意这点事嘛,现在我们也错了,再也不敢了,那,能否给我们指条明道?


      我们就这样上路了。


      我记得刚抓我的时候,那就跟抓到小偷一般。


      连呵斥带吓唬。


      我们分手时呢?


      一一握手,告别,手特别软,而且笑的特别甜。


      我弱弱地问了一句:你们真的有卫星监控?


      他说,没有,就是扫描到了你们的车台。


      这次,我们手续齐全了,中间再遇到执法的,你看,我们已经错了,罚过了,我们现在是按照要求出来……


      其实,进了无人区,就真的没有人了。


      什么都没有。


      甚至没有生命的痕迹。


      我记得我们第一天穿越,只遇到了一只鸟,大家兴奋了大半天,兴奋啥?


      有鸟说明附近肯定有水。


      无人区,其实是个生存游戏,甚至有弃车的可能,这也是大家为什么选择新车的缘故,至少稳定性是没有问题的,猛禽都是全新的,至于陆巡与霸道,那都不需要考虑,无人区就是日系车的天下。


      第一个陷车的是我。


      一方面,我负责拉水,车身重。


      一方面,在爬一个沙丘时,在最高的位置我害怕了,因为我看不到下面,我踩了一脚刹车,就那么担住了,失去了动力。


      拖下来的。


      大家把我一顿说,意思是玩越野,胆量是非常重要的,别害怕,你可以不加油但是绝对不能突然刹车。


      我是倒数第二辆车,也有优点,就是陷车的概率小。


      头车是霸道,就是我们这次行程领队,我们在沙漠里遇到的那个师傅,他技术好,最主要的是车子有优势,最大的优势就是油耗低,在无人区也不过12个油,而我们则到了24个油。


      高速上的时候,我们是13个油,他只有9个油。


      第二次密集陷车是一个沙丘上坡,是背风区,全是风沙,特别软,霸道过去后,几辆猛禽都陷了,我先下车查看了一下,发现旁边比较硬,我就绕过去了。


      绕过去后,我需要拽一下前面一辆。


      一拽,我也陷得死死的了。


      师傅回来一看,你们太笨了吧?上坡竟然还这样救援……


      最终,用绞盘挨着一一拉出来的。


      过去你们不是嫌不陷车没意思吗?这回有意思了吧?频繁的救援,都救累了。


      好在,地形变化快。


      一会这样,一会那样。


      不枯燥。


      大家都在庆祝我,就是多亏没开76来,否则不把蛋蛋颠碎了?


      那哪是路?


      全是坑洼。


      但是,猛禽没啥感觉,轮胎巨大无比,关键是减震一流,地面稍微平一点的,速度就能提到七八十,非常的壮观。


      不颠。


      晚上,安营扎寨。


      飞上无人机,朝下一拍,我们好渺小。


      喝酒,做分享。


      我分享的是我有个读者,他是滑雪、潜水爱好者,全球打卡,他怂恿了我无数次,就是让我去参加培训,然后他请我玩。


      可是,我觉得我对这些可能没啥兴趣。


      这就如同过去我觉得玩越野的也是一群神经病,你说跑到这里受罪有啥意思?


      但是,我现在懂你们了,更懂他了。


      我记得他跟我讲过一句话,就是站在山巅,潜在深海,世界是立体的,3D的,而我们日常接触生活都是平面的。


      今天,我们走的这些路,也的确是立体的,就是靠想象是无法想象的,例如让我们使劲想,我们能想到的一片宽阔地有多大?


      你能想象有几百公里吗?


      就是在游轮上的感觉,放眼望去,全是水。


      就是类似的感受。


      感觉心胸更宽阔了,想想过去一些心塞的事,根本不叫事,感觉更爱家了,在外面想家人了,说实话,什么工作的事,写作的事,那些都是身外事,我在无人区第一天做梦梦到的都是家人,我就觉得特别对不起跟我好的女人们,我在家的时候可能会梦到,但是在外面全只想家人。


      家人又联系不上,没有信号。


      我又想起了一句话,若是我从此永远住在了无人区。


      家里人觉得我已经没有了。


      而我却依然活着。


      家人到底是该怎么看我?


      我是否依然存在?


      使我想起了牛哥当时跟我讨论生死的一个观点:死亡是另外一种存在。


      这种存在感,我突然就找到了。


      就是我们失去了联系。


      你们永远找不到我,可是我依然生活的很好,在想念着你们,只是我们处于了平行世界。


      所以,即便是我突然没了。


      也不用忧伤。


      你就想,他只是去了无人区。


      大家还讨论了一个观点,就是多出来走走也是一个小我的过程,过去总觉得自己很重要,在单位很重要,在朋友圈很重要,在家人那里很重要。


      可是,自己失联了好几天。


      突然有了信号,发现压根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不存在好几天了。


      也就明白了。


      其实,我们很小,小到可有可无。


      那么,就会越活越自我。


      外面的,逐步都会剔除,越来越自我,越生活。


      晚上,喝了很多酒。


      我入睡的比较快,半夜发现自己冻醒了,我是睡在车上,维维在我车旁的帐篷里,我一看表3点左右,又哄着自己睡到了天亮。


      猛禽虽然够宽,但是脚还是略微伸不直,若是我稍微矮一点,就很完美了。


      早上,维维跟我讲,不知道谁打呼噜像狼叫。


      吓得他拍了我几次车门,以为狼来了。


      在无人区练技术吗?


      练技术谈不上,至少练胆量,因为有些区域是丘陵,是沙漠,绕不过去,必须穿过去,需要冲很高很高,然后在最高处接着朝下冲……


      猛禽的动力的确猛。


      不需要考虑动力问题,就是没有冲不上去的时候,只是胆量问题,这些点的核心都在于提前规划线路,就是严格按照电台里的要求去做。


      而我呢,几次卡壳都卡在了最高处。


      还是因为害怕,朝前看看,不敢往前走了,朝后看看,吓得要命,不敢倒了,就卡住了,他们在前面帮我喊着方向。


      第一天卡了几次。


      后来,就没有了,胆子慢慢大了一些,不恐高了,包括我们会冲上几十米高的山丘,然后再下来,浪得不得了。


      若是走一个地形走久了,大家就觉得没意思了,电台里也没有声音,都在很安静地开车,然后突然就有人喊一声,有沙漠。


      接着就开启了蹦迪模式。


      就是这些人见到沙漠的兴奋度,比见到妹子还兴奋。


      再小的沙漠,哪怕只有几坨。


      也要玩上大半天。


      越野人最终玩的,就是三类:


      无人区穿越


      沙漠穿越


      生存游戏


      猛禽的确很牛B,我觉得动力牛B,舒适性牛B,还有就是音响比较牛B,但是要说不那么牛B的地方,就是电子系统太强大了,太强大以后就容易报故障,例如全程尘土特别大,前车一跑基本什么都看不见了,系统就开始不断地报故障,又是摄像头被遮挡又是巡航雷达被遮挡。


      我觉得有待考验的就是稳定性如何了。


      越野性绝对牛,5.7的陆巡追不上我们,无人区其实有很多很多的河流,只是干涸状态,全程我们没有见过一处水,这种河流我们推测就是冬天冰雪覆盖后,夏天融化而成的河流。


      河流大片大片的,我们全程其实基本就是沿河走的。


      河面是有小的沟壑的。


      猛禽跑起来都是飞车模式,陆巡若是跟着飞呢?


      减震就到底了。


      霸道跟我们讲,其实跟我们跑这个速度他们是吃亏的,因为他们是油压减震,如此高强度的颠簸很容易漏油,而FOX的气减震要强很多。


      过瘾吗?


      的确过瘾。


      满足了越野的一切地形需求,要什么有什么,什么炮弹坑,软沙,攀岩,你能想到的一切吧,有很多路是倾斜的,也就是沙漠驾驶里讲的侧挂。


      后来,我仔细咂摸了咂摸。


      我最大的收获,其实是修了心,就是感觉心又大了,过去很多眼里的大事突然觉得很小了。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这个心,我觉得首先应该是地理范围。

    上一篇:2019-09-24
    下一篇:2019-09-20

    评论:

    黄连将
    2019-09-23 15:40
    穿越成功,安全出来,人生又多了个体验,又发现了新的自我变化和认知。真好,很是羡慕这种说走就走的生活体验。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其实一直不是太理解这句话。
    这个心,首先是地理范围。找到些感觉。
    浅浅
    2019-09-23 15:40
    我记得他跟我讲过一句话,就是站在山巅,潜在深海,世界是立体的,3D的,而我们日常接触生活都是平面的。优秀的人都是自律的人,即使穿越无人区也没忘记更新日记,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紫婷
    2019-09-23 15:40
    只关注了开头与结尾,过程,回归了再看。王者做事,担心?无用。
    我只收获了一个事:中国,真的是大国!真的不用担心人口增加,这个无人区,得搁多少人???哈哈!
    继续浪!人生,只有一次。
    YY
    2019-09-23 15:39
    就如大叔说的,从15岁开始谈恋爱,今年55了,40年了,什么东西没吃过?什么女人没睡过?什么车没开过?都看开了,做减法了,别说花钱哄女人了,就是给咱钱咱也不去……

    可悲的是好多女人认为长得漂亮,还在拼全力搞定大叔。
    琳琳
    2019-09-23 15:39
    不记得哪一年关注的了,还在QQ空间的时候就关注了,品百态生活,看不同人生,懂懂日记最大的收获是看到了世界和生活的不同的维度和对人对事对人性的深刻剖析,受益匪浅。汉兰达车主,同样也是女生喜欢大车,但是目前的主要目标是努力工作好好赚钱,希望也可以买陆巡,在加油站看到过懂懂老师同款车型,还以为偶遇,后来想想应该不可能
    守口
    2019-09-23 15:39
    人好像是世界(地球、自然)的王,但是又要遵循世界(地球、自然)的道。其实本质上世界(地球、自然)才是王,人只是略知了世界(地球、自然)的一丁点儿道,就利用这世界(地球、自然)的一丁点儿道,自以为是的瞎折腾而已。
    素素
    2019-09-23 15:39
    顺便说一声,看一本书,欣赏一部作品时,要更在意其中有收获,能启发自己的营养,不要把重点放在挑刺。你心态是前者,那就“三人行,必有我师”,是后者,那成天气鼓鼓的,恨不得当全天下的老师,别人不想当你学生,你又更生气,最后只好诅咒世界,愚昧啊,平庸啊,堕落啊,一通乱骂。何必呢,这样的生活多没有意思。我们的求知不是让自己的脾气变坏,心眼变小?!?
    以上这段话是连叔所说的,连岳和懂懂老师都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家,几乎每篇必读。
    很感谢懂懂老师为我这个井底之蛙打开了一扇看世界的窗,也祝您的文章写得越来越好,早日拿到诺贝尔文学奖!
    抱一
    2019-09-23 15:39
    人这一辈子,一定要为自己喜欢的人或事物努力一次,拼搏一次,即使失败了你也无怨无悔。努力过后你才知道你的长处短处,你有没有天赋。否则当你入土为安的时候你会后悔的。最近在备考一建,所以评论质量不高,今天考完了,可以好好休息了。
    芦芦
    2019-09-23 15:39
    性格与身价也是决定了玩这些极限呀越野呀,对自身有没有意义。站在山顶的云端,潜在深海的幽暗,都是孤独的,但是如您所说,心大了事小了。我现在很多事放不开,迷失了曾经的自己,确实需要拓宽眼界了
    张伟
    2019-09-23 15:38
    入坑不久,看懂懂老师的文章立体的扩展了我的世界观。现在每天都要翻出来您以前的文章看上几篇,跟现在你的文章对比起来又是另外一番感受,看得见的变化
    孟为
    2019-09-23 15:38
    我就不明白那些个想取关的人,取就取吧,还要说出来告诉大家,一般能说出来取关的都不会取,真正取的不会说出来,比如说我,就不会说出来!
    武军
    2019-09-23 15:38
    支持董哥。文字有一种从心所欲而又能满足读者的感觉,关键是写的内容很稀缺,在全网,你就是独树一帜的存在。
    淡 定
    2019-09-23 15:38
    我们什么时候很重要,对父母,对孩子,对自己?;蛘咭部梢运滴颐蔷投宰约汉苤匾?。我们对于别人真的可以小到可有可无。所以能做到越活越自我,挺好。


    跟着作者的文字体验一下不同的世界,挺好,没觉得在吹牛。


    最大的收获是修心。


    懂懂在穿越无人区的时候,我就在想什么时候更新文章。其实觉得读懂老师的文章有一种信念感,这种信念感于我就是很稳定很恒久的一个节奏,会带给人一种很稳定的期待和希望。


    一个视频,一张照片,是真美。
    华圈圈
    2019-09-23 15:37
    终于看到更新了,也安心啦,感觉境界又上了一个层次,能体会你说的世界是立体的,生活是平面的,小我和大我的区分,也算这些年关注你给的变化,我应该也是14年关注了,记不清楚啦
    忘机
    2019-09-23 15:37
    站在山巅,潜在深海,世界是立体的,3D的,而我们日常接触生活都是平面的。
    感谢你带给我们一个立体的世界,辛苦了董先生,感谢你百忙中依然更新文章跟大家分享,我们不是神,做不到人人喜欢,何况神也会遇到各种诋毁,做一个立体的人就很好

    2019-09-23 15:37
    看了前排评论,也没有活在幻想里,起码买几辆猛禽没问题,活得挺好,吹吹牛正常嘛毕竟写文章,之前看这个公众号也觉得很low,别人评论ww3000他觉得在纽约却不知现在这是起步了,之前说柬埔寨自行车摩托车什么的却不知能买两辆猛禽的lx在那面遍地,一二线跟三四线生活方式、态度还是差别很大,作者只是在他的角度写生活,获取同频认可,活得高兴不可挺好?

    发表评论:

    ?

  • <dd id="5dbgs"></dd>
    <em id="5dbgs"><strike id="5dbgs"></strike></em>
    <em id="5dbgs"></em>
    <th id="5dbgs"><track id="5dbgs"></track></th>
    <dd id="5dbgs"></dd>

  • <nav id="5dbgs"></nav>

    <nav id="5dbgs"></nav>
  • 炸金花炸金花网址 澳门澳门 | 温岭 | 韶关 | 咸宁 | 鄢陵 | 正定 | 张家界 | 海西 | 大连 | 潍坊 | 雄安新区 | 博尔塔拉 | 垦利 | 池州 | 灵宝 | 克拉玛依 | 临海 | 酒泉 | 邯郸 | 江苏苏州 | 日喀则 | 玉溪 | 新疆乌鲁木齐 | 德阳 | 山西太原 | 渭南 | 万宁 | 涿州 | 澳门澳门 | 玉环 | 怀化 | 南通 | 基隆 | 松原 | 大同 | 灌南 | 宜宾 | 宿迁 | 固原 | 临汾 | 宿迁 | 文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日照 | 金昌 | 辽宁沈阳 | 吐鲁番 | 基隆 | 瓦房店 | 蚌埠 | 景德镇 | 图木舒克 | 昆山 | 抚州 | 垦利 | 诸暨 | 大理 | 芜湖 | 台山 | 广安 | 大同 | 盐城 | 红河 | 偃师 | 东方 | 赵县 | 燕郊 | 淮北 | 临沧 | 万宁 | 张北 | 宁夏银川 | 石河子 | 来宾 | 山南 | 遵义 | 珠海 | 咸阳 | 宿州 | 高雄 | 攀枝花 | 资阳 | 天水 | 永新 | 洛阳 | 大理 | 醴陵 | 保定 | 固原 | 白银 | 泸州 | 阿里 | 威海 | 杞县 | 威海 | 铜川 | 梧州 | 桓台 | 吐鲁番 | 黄石 | 陵水 | 晋城 | 平潭 | 海西 | 兴化 | 铜川 | 克拉玛依 | 柳州 | 雅安 | 吉安 | 黄冈 | 四平 | 白山 | 黄山 | 大同 | 黄石 | 南通 | 偃师 | 曹县 | 盐城 | 包头 | 龙岩 | 呼伦贝尔 | 贺州 | 揭阳 | 台湾台湾 | 香港香港 | 梅州 | 邹城 | 防城港 | 溧阳 | 嘉峪关 | 沭阳 | 德州 | 安康 | 临汾 | 淄博 | 广饶 | 儋州 | 眉山 | 湛江 | 台州 | 海北 | 雅安 | 永新 | 淮安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宣城 | 安阳 | 海安 | 博尔塔拉 | 运城 | 天长 | 遂宁 | 广安 | 基隆 | 聊城 | 宜宾 | 焦作 | 涿州 | 江苏苏州 | 武安 | 雄安新区 | 泰兴 | 桐乡 | 阿克苏 | 包头 | 青海西宁 | 禹州 | 龙口 | 松原 | 三门峡 | 齐齐哈尔 | 迪庆 | 温岭 | 如皋 | 焦作 | 鹤壁 | 甘南 | 象山 | 攀枝花 | 茂名 | 余姚 | 淮安 | 海门 | 营口 | 聊城 | 东营 | 贺州 | 赣州 | 衡阳 | 芜湖 | 牡丹江 | 喀什 | 三河 | 本溪 | 瑞安 | 溧阳 | 舟山 | 基隆 | 孝感 | 肇庆 | 延安 | 河源 | 莒县 | 简阳 | 梅州 | 单县 | 无锡 | 荣成 | 沭阳 | 大庆 | 贵港 | 滨州 | 安庆 | 江苏苏州 | 扬中 | 百色 | 澄迈 | 汝州 | 亳州 | 广安 | 济宁 | 锡林郭勒 | 泉州 | 云南昆明 | 长兴 | 四川成都 | 四川成都 | 和田 | 雅安 | 果洛 | 三门峡 | 徐州 | 澄迈 | 三门峡 | 马鞍山 | 绵阳 | 巴中 | 福建福州 | 如皋 | 漯河 | 南阳 | 汝州 | 灌南 | 娄底 | 金昌 | 玉环 | 绍兴 | 巴音郭楞 | 灌南 | 沧州 | 扬中 | 白山 | 十堰 | 塔城 | 淄博 | 营口 | 青海西宁 | 灌云 | 鄂尔多斯 | 六安 | 广安 | 东海 | 宁德 | 新疆乌鲁木齐 | 怒江 | 茂名 | 大丰 | 榆林 | 阿坝 | 阿勒泰 | 恩施 | 南京 | 吉林 | 营口 | 清远 | 桐城 | 池州 | 临汾 | 岳阳 | 巴彦淖尔市 | 邢台 | 德州 | 临汾 | 衡水 | 铜陵 | 厦门 | 天长 | 丽江 | 晋江 | 黑河 | 嘉兴 | 莱州 | 东营 | 泗阳 | 松原 | 五家渠 | 菏泽 | 神农架 | 吕梁 | 铁岭 | 淮安 | 高雄 | 内江 | 沧州 | 安顺 | 佛山 | 果洛 | 新疆乌鲁木齐 | 青州 | 普洱 | 文山 | 宿迁 | 延安 | 佛山 | 承德 | 铜陵 | 大庆 | 梧州 | 本溪 | 杞县 | 固原 | 海安 | 吐鲁番 | 阿坝 | 石嘴山 | 温岭 | 临汾 | 南京 | 平潭 | 庄河 | 东方 | 安阳 | 吴忠 | 荆州 | 河源 | 正定 | 铁岭 | 永新 | 正定 | 海安 | 保亭 | 单县 | 三亚 | 灌南 | 贺州 | 云南昆明 | 怀化 | 张家界 | 石狮 | 蓬莱 | 湘潭 | 玉林 | 新沂 | 南京 | 阳泉 | 山南 | 南平 | 滁州 | 江苏苏州 | 和县 | 塔城 | 曲靖 | 邹城 | 亳州 | 东海 | 永州 | 辽宁沈阳 | 顺德 | 塔城 | 泉州 | 德州 | 漯河 | 恩施 | 保定 | 南安 | 五指山 | 神农架 | 仙桃 | 姜堰 | 金昌 | 陕西西安 | 台中 | 保亭 | 长兴 | 邵阳 | 章丘 | 廊坊 | 曹县 | 孝感 | 琼海 | 湖北武汉 | 保亭 | 承德 | 龙岩 | 呼伦贝尔 | 襄阳 | 泸州 | 乌兰察布 | 巢湖 | 鸡西 | 阿拉尔 | 百色 | 楚雄 | 晋中 | 北海 | 黔西南 | 蓬莱 | 广西南宁 | 白山 | 永州 | 株洲 | 东海 | 赣州 | 阳泉 | 天水 | 靖江 | 莱芜 | 丹阳 | 阿克苏 | 贵州贵阳 | 韶关 | 汕尾 | 钦州 | 锡林郭勒 | 滨州 | 五指山 | 醴陵 | 恩施 | 昌吉 | 忻州 | 招远 | 阜阳 | 湛江 | 黄山 | 佳木斯 | 黔西南 | 山西太原 | 文昌 | 铜陵 | 基隆 | 吐鲁番 | 宜都 | 阿拉尔 | 楚雄 | 涿州 | 恩施 | 阳泉 | 和县 | 永康 | 张家界 | 保山 | 永新 | 济宁 | 凉山 | 招远 | 永康 | 迪庆 | 防城港 | 菏泽 | 和田 | 大丰 | 泰兴 | 红河 | 景德镇 | 石狮 | 娄底 | 西双版纳 | 贵港 | 辽宁沈阳 | 怒江 | 新余 | 项城 | 白银 | 琼海 | 亳州 | 巢湖 | 启东 | 廊坊 | 汉川 | 阿里 | 乌兰察布 | 永新 | 浙江杭州 | 扬中 | 鹰潭 | 玉环 | 汝州 | 台州 | 沛县 | 克孜勒苏 | 龙岩 | 广安 | 明港 | 如东 | 西藏拉萨 | 桐乡 | 晋城 | 东莞 | 葫芦岛 | 鹤岗 | 漳州 | 威海 | 西藏拉萨 | 兴安盟 | 伊犁 | 台湾台湾 | 白沙 | 万宁 | 江西南昌 | 滕州 | 六盘水 | 宜昌 | 金昌 | 乌兰察布 | 嘉善 | 黔东南 | 温州 | 临沧 | 巴彦淖尔市 | 文山 | 黔南 | 神农架 | 广饶 | 三亚 | 雄安新区 | 陵水 | 衡水 | 海拉尔 | 白山 | 榆林 | 邢台 | 金坛 | 儋州 | 崇左 | 大丰 | 运城 | 上饶 | 巴中 | 铜仁 | 葫芦岛 | 泉州 | 通辽 | 仙桃 | 深圳 | 滨州 | 东莞 | 甘孜 | 济南 | 日喀则 | 滨州 | 仁寿 | 武夷山 | 吕梁 | 清徐 | 商丘 | 孝感 | 图木舒克 | 济源 | 汉川 | 郴州 | 怀化 | 无锡 | 泰州 | 顺德 | 河池 | 垦利 | 桂林 | 义乌 | 淮南 | 建湖 | 乐平 | 灌南 | 普洱 | 咸阳 | 郴州 | 永新 | 荆州 | 四川成都 | 宜都 | 莆田 | 九江 | 铁岭 | 临海 | 乌兰察布 | 沭阳 | 商丘 | 文昌 | 石河子 | 辽源 | 三沙 | 海南 | 中山 | 随州 | 景德镇 | 青州 | 包头 | 温州 | 遂宁 | 荆州 | 崇左 | 乐平 | 黑龙江哈尔滨 | 上饶 | 甘孜 | 淮安 | 云浮 | 大理 | 乐平 | 贺州 | 南京 | 新余 | 正定 | 蚌埠 | 青州 | 乐清 | 汕尾 | 昌都 | 沛县 | 辽阳 | 德州 | 明港 | 安顺 | 如皋 | 文昌 | 株洲 | 滕州 | 广元 | 张家口 | 蚌埠 | 晋城 | 台中 | 南京 | 常州 | 阿勒泰 | 铜川 | 巴彦淖尔市 | 桓台 | 张掖 | 攀枝花 | 株洲 | 辽源 | 景德镇 | 临汾 | 牡丹江 | 黔南 | 阿克苏 | 安徽合肥 | 呼伦贝尔 | 黔东南 | 酒泉 | 泰兴 | 广饶 | 南阳 | 阿拉善盟 | 韶关 | 黔西南 | 三明 | 哈密 | 靖江 | 海安 | 泰兴 | 南充 | 南京 | 临夏 | 白山 | 衢州 | 龙口 | 泗洪 | 桂林 | 湖北武汉 | 海南 | 眉山 | 平潭 | 丹东 | 正定 | 烟台 | 徐州 | 泰州 | 十堰 | 鸡西 | 巴彦淖尔市 | 广饶 | 海宁 | 巢湖 | 巴音郭楞 | 鹰潭 | 襄阳 | 安庆 | 韶关 | 来宾 | 钦州 | 日土 | 阜新 | 桂林 | 安庆 | 鹤壁 | 琼中 | 梧州 | 巴音郭楞 | 广安 | 东方 | 梧州 | 马鞍山 | 福建福州 | 自贡 | 内江 | 广安 | 靖江 | 来宾 | 临猗 | 台北 | 清远 | 通化 | 仙桃 | 丹东 | 自贡 | 运城 | 宜都 | 酒泉 | 杞县 | 大庆 | 聊城 | 德宏 | 漳州 | 大同 | 巴中 | 桓台 | 海拉尔 | 唐山 | 益阳 | 肇庆 | 佛山 | 莆田 | 洛阳 | 曹县 | 诸城 | 辽宁沈阳 | 泰州 | 天门 | 禹州 | 滁州 | 乌兰察布 | 阿克苏 | 兴安盟 | 鄂州 | 灌云 | 灵宝 | 公主岭 | 馆陶 | 乌兰察布 | 长治 | 延安 | 延边 | 清远 | 瓦房店 | 黑龙江哈尔滨 | 库尔勒 | 湖州 | 宜昌 | 铜仁 | 梅州 | 宁夏银川 | 辽宁沈阳 | 台湾台湾 | 随州 | 海南海口 | 四川成都 | 辽阳 | 包头 | 德清 | 九江 | 三河 | 眉山 | 惠东 | 马鞍山 | 六安 | 淮安 | 淮安 | 毕节 | 惠东 | 承德 | 铜陵 | 攀枝花 | 天水 | 吕梁 | 牡丹江 | 东营 | 象山 | 张掖 | 渭南 | 鄂尔多斯 | 莆田 | 梧州 | 寿光 | 怀化 | 德宏 | 泰州 | 嘉兴 | 广西南宁 | 鄂尔多斯 | 任丘 | 哈密 | 大兴安岭 | 如皋 | 大庆 | 毕节 | 库尔勒 | 荆门 | 台州 | 迁安市 | 宁波 | 丽水 | 珠海 | 义乌 | 黑河 | 朝阳 | 黑龙江哈尔滨 | 大理 | 正定 | 鹤壁 | 高雄 | 广州 | 眉山 | 玉林 | 赣州 | 铜仁 | 寿光 | 招远 | 醴陵 | 灵宝 | 丽水 | 靖江 | 广安 | 宣城 | 昌吉 | 绥化 | 咸宁 | 秦皇岛 | 保山 | 荆门 | 武安 | 石河子 | 白银 | 台北 | 厦门 | 果洛 | 达州 | 石河子 | 昌吉 | 荆州 | 克孜勒苏 | 宝应县 | 海拉尔 | 黄南 | 余姚 | 邹平 | 海西 | 大庆 | 瑞安 | 景德镇 | 浙江杭州 | 温州 | 漯河 | 庆阳 | 衢州 | 桐乡 | 常州 | 岳阳 | 三亚 | 济南 | 六安 | 定西 | 白沙 | 十堰 | 衡阳 | 诸暨 | 宁波 | 武夷山 | 东台 | 石嘴山 | 玉溪 | 大庆 | 江西南昌 | 阳春 | 唐山 | 武夷山 | 白山 | 宜昌 | 河池 | 如东 | 河池 | 德宏 | 通辽 | 昌吉 | 阿勒泰 | 保定 | 平潭 | 淮北 | 石嘴山 | 保亭 | 金华 | 宜昌 | 天长 | 广安 | 绥化 | 定州 | 榆林 | 昭通 | 渭南 | 黔南 | 三明 | 舟山 | 丽水 | 宜都 | 咸宁 | 固原 | 江门 | 洛阳 | 昌吉 | 泗洪 | 商丘 | 平凉 | 定安 | 黔东南 | 和县 | 菏泽 | 张北 | 四平 | 玉溪 | 牡丹江 | 海宁 | 博尔塔拉 | 北海 | 黄南 | 娄底 | 长治 | 灌云 | 镇江 | 吉安 | 仁怀 | 北海 | 张家界 | 乐清 | 湘潭 | 鸡西 | 梧州 | 金坛 | 广西南宁 | 酒泉 | 黔南 | 舟山 | 任丘 | 临猗 | 辽阳 | 偃师 | 河南郑州 | 镇江 | 南充 | 启东 | 汉中 | 衡阳 | 瓦房店 | 承德 | 四平 | 滕州 | 赵县 | 辽宁沈阳 | 通化 | 台湾台湾 | 驻马店 | 咸阳 | 山南 | 海安 | 曲靖 | 新余 | 定安 | 涿州 | 阜新 | 上饶 | 岳阳 | 喀什 | 乐清 | 湛江 | 温州 | 肥城 | 通辽 | 平潭 | 鄂州 | 海拉尔 | 迁安市 | 常德 | 毕节 | 锦州 | 江西南昌 | 如皋 | 商丘 | 阳春 | 雅安 | 清远 | 阳泉 | 淮南 | 铜川 | 西双版纳 | 定西 | 攀枝花 | 鸡西 | 安岳 | 克拉玛依 | 张北 | 河南郑州 | 杞县 | 新疆乌鲁木齐 | 通辽 | 昌吉 | 大连 | 七台河 | 台北 | 昌吉 | 濮阳 | 玉树 | 德清 | 诸暨 | 清徐 | 宿迁 | 兴安盟 | 南通 | 单县 | 郴州 | 眉山 | 平凉 | 仁怀 | 抚州 | 宜昌 | 巴彦淖尔市 | 澄迈 | 宜春 | 宝应县 | 海丰 | 绵阳 | 兴化 | 淄博 | 清远 | 澳门澳门 | 呼伦贝尔 | 顺德 | 郴州 | 赣州 | 攀枝花 | 寿光 | 泗阳 | 沛县 | 果洛 | 运城 | 龙岩 | 武威 | 眉山 | 芜湖 | 廊坊 | 醴陵 | 和田 | 新余 | 如东 | 咸宁 | 泰州 | 莱芜 | 大连 | 昌吉 | 宜昌 | 文昌 | 连云港 | 双鸭山 | 德州 | 宣城 | 本溪 | 四川成都 | 锦州 | 江西南昌 | 长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