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5dbgs"></dd>
    <em id="5dbgs"><strike id="5dbgs"></strike></em>
    <em id="5dbgs"></em>
    <th id="5dbgs"><track id="5dbgs"></track></th>
    <dd id="5dbgs"></dd>

  • <nav id="5dbgs"></nav>

    <nav id="5dbgs"></nav>
  • 2019-09-19

    懂懂日记 发布于:2019-9-19 10:23 分类:懂懂2019年日记  有 168 人浏览,获得评论 11 条  

      目的地,敦煌。


      我看公布的行程,第一天干到西安。


      每人都是单人单车,为什么不带人?


      因为要去穿越无人区,不是特别铁的关系,不能随意带,这可不是一般的队友,是要一起吃一起睡,并且有一定的生命级安全隐患,一般不会带人的,而且类似的旅途其实核心都在于驾驶,不开车只坐车会觉得很无聊,甚至生气。


      驾驶人的爱好是什么?


      恨不得一天24小时抱着方向盘。


      日行1000公里累吗?


      依然生龙活虎,没有半点感觉,就好这一口,一问累不累,都在学我的名言:你见做爱的时候有睡着的吗?


      喜欢的东西,咋可能累呢?


      维维问我,车上有位置吗?


      我说,有。


      他问,是明天赶到西安吗?


      我说,是的。


      他说,那我定机票,从深圳飞过去。


      临出发,我特意看了一下地图,发现不大对,我们走西安有些绕路了,至少多走200公里,我们应该走银川方向,我把地图发到穿越群上。


      大家一看,果然如此。


      于是更改计划,按照导航走。


      我又让维维改机票,直飞敦煌,在那等我。


      大部队约定早上7点出发,他们走G3高速,我走济青高速,约定在高唐服务区汇合,我们里程差不多,理论上到达时间也差不多。


      山东省的政策是皮卡允许办理ETC,但是只能省内通行。


      可是我去ETC中心,答复,不能。


      之前我的皮卡都装有ETC,但是全是找黄牛办的,就是在后台系统里把车辆属性改为SUV,办这么一张卡需要1200元跑腿费,但是有个问题,全是异地办理,销户是个大问题,而且一旦被人举报就拉黑名单了,我现在LC76上挂的那个牌就是之前皮卡上的,因为之前找黄牛办过一张类似的ETC,结果呢?LC76办不了ETC,我又去找黄牛,意思是我给你点钱,你让那人帮我销户不?


      他说只能办不能销。


      给我办理的江西省的,我又找江西的读者帮我去处理的,写委托书,快递身份证,手续繁琐,最终解决了。


      猛禽,算是进口车里,与美国本土价最接近的,理论上,进口车要比美国本土价贵3倍,50万的车子在中国就要卖150万,猛禽为什么相对便宜?是因为它是货车属性,相关的税率要低,但是也导致了身份不行,各地限行。


      车的动力,舒适,威猛,各方面都能打很高的分数。


      就是身份不行。


      其实我最担心的不是市区通行,因为我基本不去,我们县城又没有限行的说法,我最担心的是高速会按照货车来计速,那完了,分不够扣的。


      还有,15年强制报废,超快的贬值速度。


      一般,都是叶公好龙,看着很威猛,买了以后才发现各种不方便,跑了没有几千公里又卖了。


      虽然,都知道它有缺点,但是男人见了,都拔不动腿。


      太喜欢了。


      这算是我第一次开着猛禽出门,从我提车到出门,一共只开了35公里,就是晚上的时候去沂河大道跑了一圈,平时我压根没有时间开车,白天也不适合开出门,让人反感,我们主任就问过我,县城里有10万人能买的起猛禽吧?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有90万人是买不起的,恨你的!


      早上6点半,我从家里出发。


      6点50到达高速口,结果堵得死死的,因为两个车道只有一个开放,另外一个在改造,两车道到了临近收费口才变成一个车道,那肯定一队要插一队不让,容易发生剐蹭。


      当时我在想,是站长的问题。


      应该提前设立警示牌、分流,提前把所有车子汇拢为一队,那么这些问题全解决了,不至于强制加塞。


      我也是到了跟前才发现没有车道,那必须加塞,否则一天也上不了高速。


      人家车又不让。


      等了十多分钟,很是急人,毕竟约定的7点上高速,我喜欢等人,不喜欢被人等,我把窗户放下,跟后面的货车司机招了一下手,意思是能否让一让?


      让了。


      我给他点了个赞!


      我插进队伍后,我又心疼起了货车司机,你要这么想,他们可能半夜就在排队,结果不断的被小车插来插去,生气也没办法……


      现在全改成自动发卡机。


      但是站上工作人员依然不少,都站那发呆。


      我在想,其实拥堵这个问题很容易解决,一个工作人员专门站在柜台前帮着取卡,瞬间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简单不?


      可是,他们偏不。


      这就是山东人的做事风格,虽然高速公路收费系统不是体制内,但是他们都觉得自己是,还有两个车就轮到我了,结果工作人员把车叫停了,理由是地上有垃圾,他们早上要做大扫除。


      硬生生等了五分钟。


      我着急,按了一下喇叭,小姑娘还抬头嘟囔了两句,应该是骂人的话,我不跟她介意,只要你闪开就好,什么时候不能打扫?你非让堵到十公里才开心?


      我爹曾经想去干绿化工人,高速上的,我拒绝了,包括最初想过干环卫,我为什么反对他在高速上找点事干?


      我觉得,容易撞死。


      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你在山东遇到高速上修路,你发现警示牌都是临近了才放的,完全不符合规定,但是你看看江苏、浙江修路呢?提前2公里就开始提示了,而且递进式提醒,就这一点细节,就能救很多人的命。


      都以为摆个牌子或摇晃个旗杆,总有人能看到。


      到了跟前,看到又有什么用?


      已经刹不住了!


      还有,就是这些绿化工人普遍是农村招来的临时组合,对汽车缺少敬畏感,不知道这玩意跑多快,总觉得有提示撞不到自己。


      有一年,大堵车。


      一个男的绿化工人被撞了,仿佛只是躺下了,脑浆淌了一地,有俩人搀扶着另外一个绿化工人,女的,从她撕心裂肺的状态来看,是两口子。


      当时放行的时候,稍微宽一点的车子,都能压到脑浆。


      高速上的车,那绝对是杀人不眨眼的刀。


      我提前30分钟到达高唐服务区,我去吃点早餐,有小伙围我车录视频,我就没过去打扰他,录就录吧,应该是拿来拍抖音的,我看他弯腰拍前后减震,也没介意,可能是对这个车有所研究吧,2019款最牛B的变化就是减震,猛禽在高速上的表现很舒适,跟轿车差不多,而且自动驾驶的级别也是比较高的,带自适应+车道纠正,路况比较好的时候,基本可以实现自动驾驶了,电脑比人更安全。


      吃完早餐,我过去一看,妈的,把我的车嘴给顺走了两个。


      那种带原厂LOGO的。


      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应该是拿回去做纪念的。


      我既理解,又生气。


      为什么理解?


      有年,我带小朱去绥德,遇到了榆林途乐大队的车友们,他们喜欢喝酒,自己定制的红盖汾酒,带越野标的,送了半瓶给我们。


      小朱也是越野迷,但是没有越野车。


      这瓶酒,他揣了一路。


      不仅仅没舍得喝,拿回去收藏了,在他眼里,这也算是一种信仰了,一种精神,能时刻感染自己,一群真男人,真汉子。


      这就是信物。


      在换高速时,又没有提示牌,到了才发现出口封闭了,只能从前面绕,我问收费员为什么前面没有提示?


      她说,肯定有,你没看到而已。


      我问,能微信支付吗?


      不能。


      我说,我没有现金。


      她说,那你借借。


      我问,什么年代了,还不能微信支付?


      她问,那你为什么不办ETC?


      我说,是不让办好吧。


      我在想,你真会噎人,你不知道前段时间我们那边有收费员被人敲了一锤就是因为这句话吗?可能是激起来了,噎了司机一句:你这么有钱咋不办ETC?


      有些人挨打,看似是弱势群体。


      都有必然性。


      平时居高临下惯了,若是让深圳人到我们县城去车管所办办业务,能疯,你就真的明白什么叫不拿正眼瞧你,是真的不瞧你,一扔,什么什么不合格,回去重新弄……


      临时工,都是你亲大爷。


      像我这么亲民的临时工,很少见。


      我就是请假多点而已。


      我们车队出行都是自带干粮,两个大冰箱,里面有煎饼,有咸菜,煎饼差不多是一个月的量,想想有多少吧?


      上次,我们在临沂抖音霸屏了,就是靠煎饼这个主题。


      打造的概念就是煎饼卷万物。


      前几天,我们去听讲座,一位本地知名的旅行达人的分享会,单人单车穿越了四大无人区,也自驾横穿了亚欧非大陆,吃饭时我们俩坐一边,他问我开什么车?


      我说,76。


      他问,什么色的?


      我说,红色。


      他说,我知道,前段时间你们去丙察察了,对不对?


      我说,是的。


      他说,那些日子总是刷到你们。


      那次出行,我算粉丝量涨的少的,主要是我中途换号了,从西藏回来加了8000多粉丝,主要是我还不接受短视频这个事,总觉得会让读者有恍惚感,这是写文章的懂懂吗?


      这就如同莫言发了抖音,在家跳广场舞。


      让人出戏。


      回家后,我就没再更新抖音。


      我们车队,午饭都是凑合吃点,晚上比较正式,这次第一顿午饭是在邢台服务区,又是煎饼,又是咸菜,只是没有大葱,改为了生蒜薹。


      每人卷个煎饼,煎饼里卷上咸菜+生蒜薹,然后泡一个大碗面。


      OK了。


      可能他们都比我有钱的缘故,他们的视频火,都是因为这些元素火的,至于车之类的,他们反而不拍了。


      这次出来,我也给自己这么提的醒,不要总是晒车之类的,缺什么晒什么,咱要向他们学习,只晒这些看起来很LOW很家乡的,形成反差,越是晒大鱼大肉越没人点赞,你若是在纽约卷个煎饼吃,那绝对成热点。


      而且,有另类的自信。


      一个晒猛禽的人不牛B,一个有猛禽而不晒的人,才真牛B!


      于是,我也发了一个在邢台服务区吃煎饼的视频。


      在朋友圈。


      四姐问我,路过汾阳吗?


      我说,路过。


      她问,需要给你准备点什么?


      我说,帮我找两个气嘴盖,我的丢了俩。


      她说,好,别的呢?


      我说,都不用。


      她说,我去服务区等你。


      我说,行。


      她说,我跟你走一段,到晚饭我再坐车回来。


      我说,那没必要吧?


      她说,聊聊天。


      我问,回来方便吗?


      她说,方便。


      四姐是记者出身,2012年认识的,当时我们从西藏回来,她作为东道主宴请了我们,那时感觉她能量真强,有专职司机,很有范,临走还每人送了我们一箱宁化府的醋。


      我到汾阳服务区接上她。


      一辆崭新的GL8。


      四姐一伸手:来,抱抱。


      我觉得不好意思,握了握手,然后问了一句:上教练技术了?


      她笑着问,为什么这么问?


      我说,这是教练技术的礼节。


      她说,没有,我对那些东西没兴趣,就是觉得好久没见了。


      我问,感觉我有变化吗?


      她说,没啥变化。


      我说,姐更年轻了。


      她问,真的吗?


      我说,感觉皮肤好了。


      她说,谢谢。


      实际上呢?女人过了四十岁一天一个样,何况是七八年没见面,衰老肯定是很明显的,只是咱不能这么说。


      我记得去年砖家到办公室找我,我一开门,砖家盯了我好久没敢认。


      我知道,他内心是一样的嘀咕:董哥,你咋这么老了?


      年龄大了,就是如此。


      衰老是加速的。


      开GL8的是一位妹子,戴个眼镜,像个律师,年龄30岁左右,她跟着我们的车队。


      我问,这妹子是送我的?


      四姐说,喜欢就留下。


      我问,单身?


      她问,单身不单身对你有影响吗?


      我问,你朋友?


      她说,助理。


      我说,牛B啊。


      她说,我给你准备了一些平遥牛肉,你路上吃的。


      我问,我的充气嘴呢?


      她一拍大腿,我忘了,我忘了。


      我说,好吧。


      她说,你这几年文章变化非常大。


      我问,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她说,变得狡猾了,学会包藏祸心了。


      我说,这是赵德发老师告诉我的,避免被砍头才是文人生存的第一技能,你就是火炸天,蹦跶不了几年,咔嚓,脑袋掉了,又有什么意思?


      她说,对,一定要活着。


      我问,姐,还在原来单位?


      她说,我办病休了。


      我问,等于辞职了?


      她说,差不多。


      我问,现在主要做什么?


      她说,跟你媳妇差不多。


      我问,社区电商?


      她说,是的。


      我说,过去我听到这样的消息,第一反应都是规劝,包括直销、保险,我现在则不,就是我能接纳了,我觉得很正常,就是我接纳了反差,接纳了意外,前几天我跟我娘去我姥姥家,跟姥姥送月饼,我听我姥姥跟我娘聊起一些我娘小时候的玩伴,不是那个瘫了就是这个死了,我娘一惊一乍的,我就在想,其实到了一定年龄,对于周围人的突然离去,也就慢慢学会了接纳。


      她说,到我这个年龄,追悼会就开的逐渐多了。


      我说,更别说谁谁突然离婚了,谁谁突然得癌了,谁谁突然破产了,谁谁做直销了……


      她说,我这个不是直销。


      我说,我明白,我媳妇现在每天都给我科普几遍,她反复提到,我不收割你的读者,但是呢?她手下的那些得力助手在帮她收割,反复都是一句话,又成交了一个懂粉,而且他们会这么解释,你想想懂懂若是不默许,能让媳妇做吗?他为什么反复的写,你真以为是反对?肯定是支持。


      她说,我主要是看好了这个事业的积累性。


      我说,我媳妇也是这么说的。


      她说,你对这个事偏见很大。


      我说,不是偏见,是我对这个事了解的太立体了,因为我认识的不是从业者,而是规则设计者以及操盘者,他们找我聊天都是谈如何去发展会员规模,以及如何跟网红合作。


      她说,你不需要劝我,我肯定有自己的深思熟虑。


      我说,明白。


      她说,我从原来单位出来后,就进入了一家商业社,算半个负责人吧,报社改革,自负盈亏,版号一撤,几十口子怎么吃饭?


      我说,你把他们利用起来了。


      她说,是的,年轻一点的,还可以考个公务员之类的,年龄大一点的呢?只能继续靠报社吃饭,我必须带他们做点事。


      我说,我们那边也有类似的情况,但是他们是做了城市DM。


      她说,城市DM是违法的。


      我问,那你怎么说服大家使用这个APP?


      她说,每样东西都是精选,你去淘宝买也是买,对不?加上会员优势,你若是自买就等于打了折,你若是推广,就等于赚了佣金,而且还有金字塔体系。


      我说,每个直销人信仰的都是一劳永逸。


      她说,不是直销。


      我说,类似。


      她说,这么说也对。


      我说,复利有两种,一种就是你们说的这种结构复利,不断地裂变,越变越大,但是这个更多是一种幻觉。一种就是时间复利,日复一日。从互联网时代而言,应该多做结构复利少做时间复利,因为结构复利可以破解时间限制,其实每个微商都是结构复利,从1万到1亿可能只是一两年的时间,但是我觉得从参与者的角度而言,无论你怎么定义自己,最终都是炮灰角色。


      她说,我们现在做的还不错。


      我问,一个月能有多少利润?


      她说,只要认真做,单人一个月五六千没有问题,而且是增量的,后面开车的那个小童(眼镜司机),她现在一个月2万多,你说上什么班能有这个收入?


      我说,我媳妇把她朋友圈的人挨着拉了一遍,现在偶尔我带着出去,包括一些大作家到我们这边来,我媳妇也会推销,过去我觉得很接受不了,现在我觉得也无法反对,就默许了,作为老公,若是连我都不支持她,她觉得活着太痛苦了,中秋节前我们单位领导喊我吃饭,我带着媳妇一起,媳妇送了两瓶酒给他,特意说明了一下,这酒是她代理的,若是有需要可以找她,领导接着要了两箱。


      虽然酒是醉鹅娘做的,卖400元一箱。


      但是依我的红酒经验,我认为这就是20元一瓶的,送我我都不喝的酒,我媳妇可能有信仰加持,每晚自己喝上一杯,还不断地自我催眠:这酒口感真好。


      她说,你说的一切我都明白,但是我需要养活这群人,这是最好的方式,你明白吗?


      我说,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


      她说,我既懂你媳妇又懂你。


      我说,其实把产品拿掉,只有游戏规则,这个游戏依然可以继续。


      她说,可以这么说,也不可以这么说。


      我说,真有本事,你应该自己去操盘一个这样的项目,让别人当韭菜。


      她说,这就是我要跟你商量的。


      她是想做文化类产品,例如图书以及文化衍生品,利用的是他们的职业优势还有资源优势,这一类不是没人玩过,最初的那个大V店不就是这个模式吗?


      我给出的答案是NO.


      不看好。


      但是,作为一个概念游戏,肯定没有问题,这个事唯一可能成功的点是什么?


      人人都想有家书店,哪怕是网上的。


      所以,这是个突破口。


      但是,我认为她的年龄、对互联网的敏锐度、地理位置,都是劣势,若是一群90后在一线城市运作这个事,并且有人是做电商出身的,那么肯定没有问题,就凭贩卖这个情怀也足够了。


      她说,董老师,到时你帮帮忙。


      我说,看情况吧。


      她问,你有没有熟悉的我们这边的网红?


      我说,不熟悉,我跟你讲,大部分人对网红都有误解,认为只有耳熟能详的网红才叫网红,你应该把网红要求降低,在你们当地稍微有点名头的其实就可以理解为网红,我倒觉得你做现在的业务不如做网红经纪。


      她问,怎么做?


      我说,去沿海城市找人学,去拜访。


      她问,有推荐吗?


      我说,你想做的时候,你自己就能找到,每座城市都有那么几家做的不错的网红经纪公司,而且很不起眼。


      她说,我咋总觉得我们本地没有网红呢?


      我说,不可能


      她问,对于我,你还有什么建议?


      我说,我还是建议若有机会尽量的成名,还有一种结构式复利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也是公认最难的,其实也是最简单的,就是变代理式的结构为上帝式结构,那就是你是名人,众人都是你的粉丝,那么这个结构更是复利。


      她说,总觉得这个离自己很遥远。


      我说,你最大的优势是会写,这不得了,绝技。


      她问,该切入什么点呢?


      我说,先找自己的兴趣点,就是先想,是进军抖音还是进军公众号,选好以后再选自己喜欢的,先模仿,后超越,但是前提是要拜师。


      她问,我这个年龄?


      我说,不晚,青岛有个小凤,之前是做淘宝的,叫青岛大嫚,也是网红路线,一家C店做的很火,生了娃之后,她进军了育婴市场,先是文字后是视频,我现在看她,那完全是明星的感觉了,我刷抖音总是能刷到她,所以我的观点是,爱好与特长最重要,千万不能追热点,例如去拍网剧之类的,那是瞎扯。


      她问,爱旅行呢?


      我说,要看你爱到什么程度?我们走完丙察察后,有个牧马人单人单车出发了,重走了我们的线路,虽然粉丝不算多,6万多,但是点赞量已经到了900多万了,你知道我有多少读者吗?


      她问,几百万?


      我说,10万左右,千万不要低估了几万人。


      她问,旅行要火的前提是什么?


      我说,我采访过他,他的观点就是不走寻常路,车子要有一定的级别,路线要有一定的级别,视频要有一定的人文高度,最核心的一个要素是要尝鲜,一方面是自己去体验未曾体验过的,一方面带别人去体验,但是这些事都不适合普通人,但凡是有生活压力的人,都不适合旅行,你看我们这个车队,没有一个是有正式工作的,都是闲人,并且每个人手里的车子也都值个几百万。


      她说,太矛盾。


      我说,是的,你必须真的不差钱,就真的能吸引到钱,不缺钱的人更容易赚到钱,不缺爱的人更容易被人爱。


      她问,若是我挨着拜访网红呢?


      我说,那更无敌了。


      她说,我筹备筹备。


      我说,去干吧,若是觉得我也算网红的话,可以采访我。


      她说,好。


      我说,天天都有人说要采访我,但是从来没人去采访我,可能觉得我不够资格吧,你知道网红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吗?就是认识了一个就认识了一串。


      她问,你现在特别看好网红经济?


      我说,网红经济的本质是眼球经济、信仰经济,过去这样的资源都掌握在明星手里,现在只是下潜了,老百姓也可以当明星了而已。


      晚上,我们原计划住绥德。


      下错了高速,只能去下一个出口,下个出口是子洲县,四姐觉得这是缘分,因为她姐姐就在子洲,嫁到这边了,意思是可以喊姐姐出来招呼我们。


      我说,不用,不用。


      西部的县城,这些年没有大的变化,跟东部差距越来越大了,我们转悠了几圈,没有找到一家像样的酒店,四姐的姐姐推荐了一家,我们去一看,房间120元一晚,没法住,但是据姐姐讲,这就算本地比较好的了。


      后来,我们问执勤的交警,得到了一条信息,有家算是比较新的,规模也可以。


      去了。


      我们想把车子停门口。


      保安不让。


      保安应该有60岁了,看我们执意停,一边挥动着手一边说:你们停这里我就被辞退了,我一个月1500元……


      我们也没当回事,以为他是开玩笑。


      我们上三楼去吃饭,服务员说这是本地最好的饭店,但是呢,就是有点贵,说刚才七个客人花了300多。


      我们一听,那就在这里吃吧,贵点贵点。


      VIP豪华大包间,两个服务员。


      我们吃饭时已经很晚了,9点多了,意思是觉得不好意思,咱多点点吧,点的满满的,一共花了不到600块钱,我们也是7个人。


      我们把硬菜上了两遍。


      实在好奇,问了服务员一句:你一个月工资多少钱?


      服务员说,1800元。


      太少了。


      未来不是个人与个人的贫富差距了,而是区域与区域的差距,而且越来越大,每个城市都是一座船,你在哪座船上,很重要。


      吃过饭后,四姐一行回去了。


      我出去转了转。


      恰好酒店旁边有个轮胎店,我过去问有没有气嘴盖,我买两个,老板起身找了两个送我,我问多少钱?


      他不要。


      我回车上拿了两瓶饮料送给他。


      半夜,四姐给我发信息:到家了。


      早上,我给她回了条信息:我观察了身边所有成功人士,其实都有一个共性,就是运气好,但是,运气好的本质是什么?


      就是选择大于努力。


      所以,应该把九成以上的精力用到选择上,我们每天赶1000公里,都是单人单车,怕困怎么办?就是在电台里吹牛,一刻也不停,其中有天聊到了每个人的事业发展史,各自分享了大半天,最后不知道谁提到了一句,选择大于努力。


      每个人都认同性的重复了几遍!


      选择的根本是什么?


      宁给好汉牵马坠蹬,不给赖汉当祖宗!

    上一篇:2019-09-20
    下一篇:2019-09-18

    评论:

    路途
    2019-09-19 10:28
    我觉得懂懂的抖音挺好的,关注了。
    每天看文章,偶尔刷刷抖音、翻翻朋友圈,能够感受到懂懂不是写文章,而是在描述生活。
    紫婷
    2019-09-19 10:27
    你必须真的不差钱,就真的能吸引到钱,不缺钱的人更容易赚到钱,不缺爱的人更容易被人爱。
    这段话,真没毛病,给个大大的赞!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心里想要什么,你就得跟对人玩对人。赌招赌,嫖招嫖,开车招司机,砌墙招抹墙,小贩招商人,有钱的招不差钱的……。要紧想好选好,大事小事都成。我现在就想挣钱,我的那群朋友??!个个钻钱眼里了~~
    随心
    2019-09-19 10:27
    网红经济的本质是眼球经济、信仰经济,过去这样的资源都掌握在明星手里,现在只是下潜了,老百姓也可以当明星了而已。

    怎样才能找到当地网红并拜访他呢?

    2019-09-19 10:27
    不管内容怎样,你能按时写,这坚毅劲,确实让人很佩服,这感受,谁写谁知道。我写了快一个季度,做不到天天,能保证周周,希望自己能坚持。也挺羡慕你的,能淋淋尽致做每件当下的事,日子能过成懂懂笔下的样子,也算无憾了
    甜橙
    2019-09-19 10:27
    2008年,09年在济南上学,后来自己在洛口服装城附近的城中村租个小单间,找个门诊上班。最爱的就是山东煎饼
    于闪
    2019-09-19 10:27
    看宣传,有一个九州猛禽,九州坦途,号称可以更改皮卡的使用性质,包办理一切手续,30年报废,市区随意走,也可以上ETC,董哥了解吗?再选车的话坦途和猛禽,董哥选哪个?
    微行侠
    2019-09-19 10:27
    是的,你必须真的不差钱,就真的能吸引到钱,不缺钱的人更容易赚到钱,不缺爱的人更容易被人爱。太真理了!选择大于努力!
    勇往直前
    2019-09-19 10:27
    前几天去了山东济南参加了会议营销。几个90后创业做家庭教育的。线上推广自己的APP叫微课传奇的,线下以会笑模式招代理做推广。 一场1000人的会议收款3、4千万。简直不得了
    郝思嘉
    2019-09-19 10:26
    以你的才华,和悟性,,你去南方的城市,可能随便在一个小区里走一下,你就能针对南北城市的差别写出若干字的感想,更不用说你慢慢融入那个社会,。你会对你的粉丝输出更多的价值
    刘旭
    2019-09-19 10:25
    现在20多岁,在济宁。把保险工作辞了,帮家里做点小生意,时间很紧张,懂懂老师能不能教教怎么安抚媳妇儿
    子清
    2019-09-19 10:25
    看了一些很优秀的人,他们居然都喜欢董哥,您说的话那么朴实无华,应验了这个时代的返璞归真吗?

    发表评论:

    ?

  • <dd id="5dbgs"></dd>
    <em id="5dbgs"><strike id="5dbgs"></strike></em>
    <em id="5dbgs"></em>
    <th id="5dbgs"><track id="5dbgs"></track></th>
    <dd id="5dbgs"></dd>

  • <nav id="5dbgs"></nav>

    <nav id="5dbgs"></nav>
  • 炸金花炸金花网址 平凉 | 娄底 | 景德镇 | 营口 | 临汾 | 南京 | 萍乡 | 乌海 | 河池 | 威海 | 泗阳 | 鹤壁 | 阿克苏 | 中卫 | 黄冈 | 诸城 | 保山 | 偃师 | 库尔勒 | 漳州 | 焦作 | 红河 | 天水 | 厦门 | 金华 | 澳门澳门 | 广州 | 果洛 | 偃师 | 玉树 | 永新 | 三明 | 大兴安岭 | 乳山 | 福建福州 | 湘西 | 阿拉善盟 | 梧州 | 赵县 | 文山 | 三沙 | 武威 | 洛阳 | 阿拉善盟 | 嘉峪关 | 江西南昌 | 长治 | 怀化 | 荆门 | 诸城 | 陕西西安 | 龙岩 | 靖江 | 沧州 | 湘西 | 潍坊 | 镇江 | 福建福州 | 汕头 | 张北 | 河南郑州 | 自贡 | 吉林长春 | 萍乡 | 娄底 | 濮阳 | 朝阳 | 吉林 | 阿克苏 | 安康 | 韶关 | 池州 | 宜春 | 宁波 | 阿克苏 | 阜阳 | 洛阳 | 昌吉 | 松原 | 邯郸 | 包头 | 潮州 | 安岳 | 石河子 | 宁夏银川 | 湖北武汉 | 克拉玛依 | 嘉兴 | 娄底 | 和县 | 临沂 | 甘南 | 延边 | 巴彦淖尔市 | 垦利 | 垦利 | 滨州 | 镇江 | 九江 | 红河 | 辽源 | 迁安市 | 德宏 | 驻马店 | 神农架 | 大兴安岭 | 仁怀 | 淮南 | 临海 | 济源 | 任丘 | 鸡西 | 恩施 | 德宏 | 荆州 | 汕尾 | 清徐 | 延安 | 济宁 | 乌兰察布 | 安庆 | 铜陵 | 六安 | 德宏 | 九江 | 佳木斯 | 衡阳 | 铜仁 | 儋州 | 邳州 | 汕尾 | 新余 | 新疆乌鲁木齐 | 上饶 | 曲靖 | 阳泉 | 仁怀 | 定安 | 馆陶 | 阿拉尔 | 景德镇 | 眉山 | 黑河 | 德州 | 广州 | 南充 | 宿州 | 广汉 | 济宁 | 衡阳 | 鹤岗 | 三沙 | 钦州 | 黔东南 | 黔南 | 廊坊 | 灌南 | 黔西南 | 鄢陵 | 扬州 | 江西南昌 | 仁怀 | 芜湖 | 蚌埠 | 南安 | 宁波 | 乐平 | 郴州 | 安徽合肥 | 长治 | 廊坊 | 包头 | 桐乡 | 宿州 | 长治 | 白银 | 辽宁沈阳 | 咸阳 | 长垣 | 内江 | 东莞 | 揭阳 | 潜江 | 宜都 | 中卫 | 山西太原 | 泰兴 | 舟山 | 公主岭 | 泰兴 | 河南郑州 | 南阳 | 抚顺 | 德州 | 宜宾 | 克拉玛依 | 宿迁 | 九江 | 库尔勒 | 三沙 | 伊犁 | 白银 | 阳春 | 烟台 | 陵水 | 池州 | 绍兴 | 佳木斯 | 正定 | 公主岭 | 红河 | 临沧 | 阿里 | 黄南 | 库尔勒 | 牡丹江 | 廊坊 | 泗洪 | 临沧 | 佛山 | 霍邱 | 临汾 | 海南 | 包头 | 阿里 | 防城港 | 烟台 | 武威 | 黄山 | 甘孜 | 琼中 | 朔州 | 阿克苏 | 顺德 | 黑河 | 唐山 | 吐鲁番 | 漯河 | 扬中 | 天水 | 湖州 | 三明 | 马鞍山 | 襄阳 | 南安 | 保定 | 武威 | 日喀则 | 平顶山 | 云南昆明 | 安岳 | 阿克苏 | 湘西 | 荆州 | 定州 | 恩施 | 包头 | 临沧 | 鹤岗 | 海宁 | 仁怀 | 台南 | 迪庆 | 新疆乌鲁木齐 | 宣城 | 靖江 | 七台河 | 临猗 | 长葛 | 防城港 | 南通 | 迁安市 | 凉山 | 萍乡 | 随州 | 简阳 | 安阳 | 吴忠 | 宜昌 | 三亚 | 东营 | 鹤壁 | 汝州 | 焦作 | 防城港 | 石河子 | 肇庆 | 鹤岗 | 鄢陵 | 徐州 | 灌南 | 来宾 | 东海 | 锦州 | 正定 | 泗阳 | 江西南昌 | 儋州 | 嘉兴 | 金昌 | 红河 | 吐鲁番 | 铜仁 | 济宁 | 铜陵 | 海门 | 单县 | 镇江 | 兴安盟 | 湖州 | 鸡西 | 三明 | 朔州 | 义乌 | 云南昆明 | 金坛 | 温岭 | 台南 | 宁德 | 偃师 | 茂名 | 吉林长春 | 运城 | 永新 | 厦门 | 沧州 | 灌南 | 衡阳 | 任丘 | 醴陵 | 阿拉善盟 | 宁波 | 西双版纳 | 忻州 | 嘉善 | 汕尾 | 固原 | 吐鲁番 | 兴安盟 | 陵水 | 盐城 | 梅州 | 嘉兴 | 宝应县 | 阜新 | 新疆乌鲁木齐 | 巴彦淖尔市 | 芜湖 | 菏泽 | 株洲 | 台山 | 枣阳 | 神农架 | 四川成都 | 宁波 | 溧阳 | 南充 | 普洱 | 三门峡 | 柳州 | 阿克苏 | 公主岭 | 牡丹江 | 清远 | 金昌 | 文山 | 澳门澳门 | 来宾 | 喀什 | 大理 | 正定 | 高雄 | 诸城 | 金昌 | 新沂 | 眉山 | 怀化 | 安康 | 神木 | 河南郑州 | 衡阳 | 阿拉善盟 | 吉安 | 张家口 | 阿拉善盟 | 宿州 | 六盘水 | 山东青岛 | 池州 | 临沧 | 张家界 | 延边 | 玉树 | 榆林 | 红河 | 泸州 | 临汾 | 酒泉 | 台湾台湾 | 防城港 | 甘肃兰州 | 泸州 | 鸡西 | 宁波 | 马鞍山 | 赣州 | 莱州 | 晋中 | 河池 | 诸暨 | 莱州 | 连云港 | 乌海 | 铜陵 | 扬州 | 湖北武汉 | 张北 | 临海 | 招远 | 沭阳 | 泗阳 | 平凉 | 阿坝 | 淮南 | 朔州 | 长垣 | 安康 | 吴忠 | 乐山 | 新泰 | 肥城 | 玉林 | 海南海口 | 象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白城 | 怀化 | 浙江杭州 | 马鞍山 | 三门峡 | 图木舒克 | 泗阳 | 任丘 | 台州 | 锡林郭勒 | 中卫 | 乳山 | 嘉兴 | 贵港 | 内江 | 垦利 | 阿坝 | 广元 | 凉山 | 六安 | 驻马店 | 蓬莱 | 昌吉 | 六盘水 | 禹州 | 博罗 | 吐鲁番 | 新沂 | 淮安 | 眉山 | 山西太原 | 江西南昌 | 随州 | 秦皇岛 | 六安 | 济南 | 威海 | 攀枝花 | 昌都 | 桓台 | 南平 | 兴化 | 株洲 | 阜新 | 鄢陵 | 扬州 | 玉树 | 乐平 | 项城 | 泉州 | 厦门 | 池州 | 高密 | 凉山 | 东方 | 梅州 | 巢湖 | 吴忠 | 随州 | 临夏 | 丽江 | 乐山 | 温岭 | 平潭 | 新疆乌鲁木齐 | 东方 | 保山 | 北海 | 怀化 | 辽宁沈阳 | 阳春 | 滁州 | 延安 | 莆田 | 海南海口 | 燕郊 | 曲靖 | 信阳 | 义乌 | 齐齐哈尔 | 金坛 | 牡丹江 | 三明 | 江门 | 怒江 | 伊春 | 安顺 | 保定 | 锡林郭勒 | 五指山 | 桂林 | 承德 | 蚌埠 | 山西太原 | 安康 | 绍兴 | 济南 | 清徐 | 灵宝 | 文昌 | 白银 | 宁德 | 临猗 | 中卫 | 张北 | 平潭 | 义乌 | 秦皇岛 | 朝阳 | 菏泽 | 安庆 | 灌云 | 庆阳 | 保定 | 玉溪 | 汉川 | 乌兰察布 | 五家渠 | 曹县 | 东方 | 德阳 | 张家界 | 德宏 | 库尔勒 | 澳门澳门 | 大庆 | 河南郑州 | 池州 | 平潭 | 厦门 | 益阳 | 项城 | 兴安盟 | 洛阳 | 沛县 | 亳州 | 绵阳 | 菏泽 | 河北石家庄 | 云南昆明 | 齐齐哈尔 | 和县 | 贵港 | 贺州 | 海拉尔 | 汕头 | 海东 | 包头 | 四川成都 | 南阳 | 抚顺 | 绵阳 | 铜川 | 昆山 | 铜仁 | 贺州 | 贵港 | 黑河 | 陕西西安 | 乌海 | 枣庄 | 鸡西 | 东营 | 金昌 | 垦利 | 苍南 | 定安 | 铜川 | 新沂 | 仁怀 | 博尔塔拉 | 单县 | 泉州 | 宁波 | 崇左 | 文山 | 汕头 | 任丘 | 钦州 | 澳门澳门 | 湛江 | 龙岩 | 东海 | 昌都 | 曹县 | 崇左 | 湖州 | 万宁 | 淄博 | 定西 | 天水 | 辽阳 | 韶关 | 昭通 | 丹东 | 阿克苏 | 潍坊 | 公主岭 | 东营 | 海宁 | 云浮 | 常州 | 枣庄 | 唐山 | 甘南 | 内江 | 天水 | 汕头 | 德州 | 玉溪 | 东莞 | 莆田 | 宁波 | 安徽合肥 | 义乌 | 保定 | 南京 | 吴忠 | 固原 | 榆林 | 仁怀 | 赣州 | 铁岭 | 东台 | 贺州 | 扬中 | 济宁 | 萍乡 | 高雄 | 大庆 | 南安 | 铜川 | 丹阳 | 洛阳 | 亳州 | 钦州 | 佳木斯 | 台湾台湾 | 朔州 | 禹州 | 营口 | 西双版纳 | 阳江 | 阿拉善盟 | 伊春 | 汕尾 | 驻马店 | 吉林长春 | 通化 | 仙桃 | 衡阳 | 怀化 | 三门峡 | 济南 | 普洱 | 德宏 | 宝鸡 | 黔南 | 陵水 | 南阳 | 苍南 | 泗阳 | 滁州 | 东营 | 延边 | 东阳 | 六安 | 龙岩 | 高密 | 鄂州 | 绥化 | 改则 | 乐山 | 高密 | 南平 | 宿州 | 广汉 | 永新 | 汕尾 | 南京 | 鹤岗 | 大丰 | 武夷山 | 寿光 | 铜仁 | 娄底 | 铜陵 | 延安 | 桐乡 | 固原 | 江西南昌 | 昭通 | 黔南 | 宜都 | 北海 | 包头 | 仁寿 | 鹤壁 | 天门 | 济宁 | 莒县 | 湖州 | 大丰 | 邯郸 | 宁波 | 东方 | 石河子 | 潍坊 | 咸阳 | 邹城 | 岳阳 | 临夏 | 黔东南 | 大连 | 海安 | 延安 | 山西太原 | 平顶山 | 石嘴山 | 枣庄 | 那曲 | 淄博 | 自贡 | 贺州 | 建湖 | 益阳 | 五家渠 | 信阳 | 衢州 | 曲靖 | 阿拉尔 | 锡林郭勒 | 河池 | 鞍山 | 宿迁 | 青州 | 郴州 | 晋城 | 巴音郭楞 | 赣州 | 泰兴 | 滕州 | 大庆 | 如皋 | 濮阳 | 伊犁 | 乌兰察布 | 衡水 | 涿州 | 白银 | 张北 | 云浮 | 淮北 | 昌吉 | 邹平 | 芜湖 | 娄底 | 海西 | 厦门 | 和县 | 临沧 | 莆田 | 柳州 | 迪庆 | 宜昌 | 高密 | 乐清 | 株洲 | 武安 | 宁国 | 马鞍山 | 黔西南 | 六安 | 潜江 | 黑河 | 保亭 | 韶关 | 惠州 | 湘潭 | 临沂 | 陕西西安 | 兴化 | 单县 | 梅州 | 周口 | 珠海 | 日照 | 诸城 | 黄南 | 平潭 | 铁岭 | 温岭 | 项城 | 淄博 | 天门 | 潮州 | 濮阳 | 崇左 | 宁夏银川 | 延安 | 海西 | 沧州 | 南京 | 瑞安 | 内江 | 荆门 | 泉州 | 宜春 | 保定 | 东方 | 玉环 | 泉州 | 诸城 | 万宁 | 临沧 | 葫芦岛 | 白城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佛山 | 松原 | 甘孜 | 乌兰察布 | 邯郸 | 玉环 | 南京 | 黄山 | 宜宾 | 阳春 | 诸暨 | 石嘴山 | 燕郊 | 克孜勒苏 | 宁夏银川 | 醴陵 | 江门 | 天长 | 陇南 | 七台河 | 如皋 | 临汾 | 渭南 | 咸阳 | 垦利 | 琼中 | 金华 | 商洛 | 铜仁 | 信阳 | 五指山 | 赤峰 | 西双版纳 | 阿坝 | 任丘 | 灌云 | 贵港 | 昆山 | 日土 | 柳州 | 宝应县 | 启东 | 崇左 | 海北 | 三亚 | 邳州 | 岳阳 | 灵宝 | 博尔塔拉 | 丽水 | 库尔勒 | 扬州 | 汕头 | 乐平 | 绵阳 | 新泰 | 哈密 | 吉林长春 | 玉环 | 海南海口 | 燕郊 | 博尔塔拉 | 正定 | 迪庆 | 沧州 | 诸城 | 库尔勒 | 贺州 | 任丘 | 张家口 | 雅安 | 三亚 | 徐州 | 贵港 | 鸡西 | 乌兰察布 | 和县 | 阳春 | 鸡西 | 雄安新区 | 咸阳 | 大兴安岭 | 崇左 | 昌吉 | 梧州 | 阿拉尔 | 中卫 | 十堰 | 博尔塔拉 | 燕郊 | 保亭 | 毕节 | 大理 | 雅安 | 周口 | 惠东 | 葫芦岛 | 遵义 | 葫芦岛 | 安徽合肥 | 安阳 | 抚顺 | 潍坊 | 牡丹江 | 邵阳 | 安阳 | 甘南 | 广饶 | 吕梁 | 鸡西 | 惠东 | 包头 | 海丰 | 包头 | 丽江 | 包头 | 滨州 | 德宏 | 阳泉 | 衢州 | 淮安 | 温州 | 瓦房店 | 醴陵 | 茂名 | 梧州 | 建湖 | 滁州 | 佳木斯 | 苍南 | 乳山 | 玉环 | 大连 | 鞍山 | 日喀则 | 阿里 | 廊坊 | 西双版纳 | 湘西 | 佳木斯 | 阿坝 | 兴安盟 | 克孜勒苏 | 通辽 | 吉林长春 | 吉安 | 香港香港 | 崇左 | 临汾 | 东台 | 启东 | 单县 | 如皋 | 保亭 | 包头 | 铁岭 | 德清 | 阳泉 | 大庆 | 承德 | 德阳 | 滨州 | 广元 | 东莞 | 新余 | 洛阳 | 金华 | 安阳 | 崇左 | 铁岭 | 乌海 | 遂宁 | 日土 | 姜堰 | 深圳 | 本溪 | 石河子 | 云南昆明 | 阿拉尔 | 枣庄 | 山西太原 | 临汾 | 铜仁 | 图木舒克 | 宁波 | 巴音郭楞 | 六安 | 德阳 | 宝鸡 | 武夷山 | 明港 | 宁波 | 娄底 | 威海 | 铁岭 | 神木 | 泰兴 | 庆阳 | 新泰 | 三沙 | 顺德 | 庆阳 | 东阳 | 四川成都 | 菏泽 | 益阳 | 永州 | 牡丹江 | 青海西宁 | 荣成 | 抚州 | 海宁 | 灌云 | 广饶 | 阜新 | 衢州 | 朔州 | 赵县 | 济南 | 义乌 | 泸州 | 宜昌 | 宝应县 | 梧州 | 邢台 | 枣庄 | 余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