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5dbgs"></dd>
    <em id="5dbgs"><strike id="5dbgs"></strike></em>
    <em id="5dbgs"></em>
    <th id="5dbgs"><track id="5dbgs"></track></th>
    <dd id="5dbgs"></dd>

  • <nav id="5dbgs"></nav>

    <nav id="5dbgs"></nav>
  • 2019-09-18

    懂懂日记 发布于:2019-9-18 7:46 分类:懂懂2019年日记  有 172 人浏览,获得评论 9 条  

      一大早,心情不好。


      莫名其妙挨了顿骂,谁骂的?


      我也不认识。


      加我,很急,说有要事,我就通过了,通过之后就是一顿骂,又是说我装B,又是说我搞精神传销,大体意思我明白了,就是他儿子学我,想通过骑车出名,把学费买了自行车……


      反反复复一句话,你能不能别毒害我们了?求求你了,放过我们老百姓吧?!


      我还能说啥?


      只能对不起,顺便说了一句,要不,自行车钱,我来给出吧?


      他不要,理由就是我的钱太脏。


      类似的指责、谩骂,我是经常能收到,但是呢,多数都是莞尔一笑就过去了,但是这个我觉得还是稍微有点波澜的,毕竟给别人带去了家庭冲突,对于做父母的来讲,听说孩子去追个骗子当星,肯定气不打一处来,骑车赚钱?赚你妈个头???!


      其实,我想带给大家的是“坚持”的魅力。


      不在于是骑是跑还是走……


      我自己也要反思!


      肯定是我哪方面出了问题,以后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不要引导、倡议,也尽量的不要晒了。


      我喜欢车,但是没有时间开。


      上午写文章,下午要健身,晚上要学习,每天都安排得很紧,只能利用中午时间开车出去溜达一圈,跑个二三十公里,过过瘾。


      本地有朋友问过我,猛禽如何?是否值得入手?


      我给的答复是,不能。


      为什么?


      你要这么想,正经人有玩这个的吗?要么就是耀武扬威的,要么就是纯粹玩越野的,耀武扬威的只在市区开,不去沙漠开,而玩越野的呢,不在市区开,只在越野环境开……


      那么,也就是说,你买个猛禽,除了晚上,你不可能开出来。


      特别是在山东,大家普遍内敛,接受不了如此的耀武扬威,给别人压迫感就会使别人讨厌你,而且会划分为混混领域。


      你能接受这样的用车频率吗?


      除了晚上偶尔出来溜达两圈,平时基本不动。


      日常?


      不可能开。


      包括出来越野,方圆100公里的,我都开陆巡出门,这个车大家还是可以接受的,不会给人带去压迫感。


      因为心情不好,我就开着陆巡出门了。


      离我家23公里处有个大河滩,前段时间发大水冲积出了一片沙滩,我们离沙漠远,附近的越野爱好者就把这里当沙漠了。


      看着难度系数很小,但是陷车概率很高。


      而且陷了之后,自救不了,沙子下面全是淤泥,越折腾越深,只能靠挖掘机或绞盘,若是去干一点的沙子上玩还是可以的,就怕过水。


      我去时,有两辆车在。


      一辆偏三轮摩托车。


      一辆陆巡4.0。


      我对越野不上瘾,就在岸边看看就很满足,主要是我心疼车子,每次越野都是有成本的,大G可是在这里扔过30万,发动机进水直接换了发动机,至于路虎发现4,那保险杠不知道拽掉多少了。


      所以,真正敢在这里面豁的,都是连牌都不挂的烂车,例如老北京吉普,他们虽然猛,但是眼神里没有力量。


      他们盯着大G,盯着猛禽,盯着牧马人看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喜欢、崇拜、羡慕、嫉妒……


      我很喜欢观察这些细节。


      明明大家可以一起玩,但是一旦有不同的车队进来了,你会发现,哪怕场地再小,也划清了界线,你们玩你们的,我们玩我们的,不同的领地。


      偏三陷了。


      但是陷得不深,只是走得太慢了,若是有个人给推一下,也就出来了,他自己折腾得没有力气了,来找我,意思是能否给拖一下?


      我问,咋不去找那个陆巡?


      他说,人家车上有女的。


      我懂了,怕打扰人家,人家表演得正欢呢,男人什么时候开车最勇猛?就是有女人在场的时候。


      我下去跑了一圈,发现沙子比前段时间硬了,那我没必要用绞盘,我直接用拖车绳给拽出来吧,很轻松就搞定了。


      偏三又是递烟又是寒暄。


      我问,多钱买的?


      他说,6万。


      我问,咱这边玩这个的多吗?


      他说,有手续的不多。


      我说,这玩意越野白搭。


      他说,是,一口也不治!


      偏三走了。


      只剩陆巡了,越玩胆子越大,开始压水了,他可能是外地的,对这一片不熟悉,之前那个位置是个大坑,有人专门偷沙的,所以沙子特别软,我们玩都是拴着绳子过,就是前面有车拽,防止陷到水中间了,一停门子就会进水。


      盼望着,盼望着。


      陷得死死了。


      越刨越深……


      男的下车查看,我向他挥了挥手,意思是别动了,男人貌似很自信,又上了车,又是一顿猛的操作,轮胎甩起了黑黑的泥巴,到淤泥层了。


      男人下车,去副驾驶把女人背下来了,貌似很讲究,不好意思摸屁股?让女人坐雨伞上,他背着雨伞,女人生怕胸压到男人,两手顶在胸与肩膀之间。


      我看他陷的这么深,不大愿意用绞盘救他,因为陷的太深后,泥本身对轮胎有吸附力,很难出来,要么把钢丝拽断了,要么把绞盘烧了,我就提议,我在前面用拖车绳猛的给你一拽,我按三声喇叭你加油门,看看能否一下拽出来。


      类似的情况,若是我们自己,我们就直接不救了,去喊挖掘机了。


      绞盘都白搭。


      行不行的帮他一把。


      没拽出来。


      把我自己也陷得死死了。


      我们俩分了一下工,我救我自己的车,你跟你女人去找一些石头、木板之类的,用千斤顶把轮胎顶起来,把这些东西垫下去,我自救以后,我用绞盘救你。


      答应。


      俩车因为拖车绳拽的太紧,挂钩拿不下来了。


      我用刀子把拖车绳割断了。


      然后把备胎卸下来,埋到沙里,等于做了个锚点,把绞盘挂上去,我自己一拽就出来了,他们那边也捣鼓的差不多了,两个前轮已经垫起来了,我用绞盘把他拽出来了。


      他的后备箱都开始进水了。


      我们一起上了岸。


      上岸,休息。


      我满手都是油,绞盘上的。


      用沙子搓了几遍,用河水冲,特别腥,女的拿了两瓶矿泉水让我洗洗手……


      我问,你们是外地的吧?


      女的点点头。


      我问,临沂的?


      说,是。


      我说,车牌号真好,多钱买的?(实际一般吧,鲁QX888X,X为不同字母)


      男的说,1万5。


      我靠,这么贵。


      男的问,你这绞盘是原装的吗?


      我说,是的。


      他说,绞盘真管用。


      我说,每次越野,全军覆没的时候,它就登场了,后来我们车队也装了几个,但是都没有原装的好使,丰田的稳定性没得说。


      他问,您是本地人?


      我说,是的。


      他问,经常来玩吗?


      我说,很少,我一般就是过来看看。


      他问,今年去阿拉善吗?


      我说,不去,我不喜欢热闹。


      女的问,您这个是什么车?方方正正的,真个性。


      我说,跟你们家的一样。


      她说,感觉不大一样。


      因为我推断他们俩不是夫妻,所以我就没多说,因为我这个是站在越野鄙视链的更高级的,常态是什么?一群陆巡车主只要看到这车,那都需要马上拍照留念的,但是他们俩不是夫妻,并且还没有得手,男人是不希望降低姿态的。


      为什么判断不是夫妻?


      找石头的时候,女的喊了一声,X老师。


      夫妻俩,一般不这么称呼。


      男人要加个微信,我拒绝了,我觉得没意思,又没啥交集,给你留个电话吧,若是下次来玩,陷了可以给我打电话。


      我把备胎装好,准备回家,他们俩去采狗尾巴草去了,俩人有说有笑,还有追逐与打闹,我仿佛闻到了爱情的味道,趁年轻,使劲浪吧,希望你们不要打扰到彼此的家庭,好好享受这短暂的甜蜜,用不了多久,可能就分手了,至少不这么亲密了,爱情这玩意就是如此,来得快,去得快。


      给你们提个建议。


      分手后,也不要伤害彼此,说他的不是。


      你没发现吗?


      王菲的每一任都没有对她说半个不字。


      侧面说明什么?


      王菲爱的时候,也是很投入,很用心,分的时候,也是很感恩,谢谢你曾经让我那么爱你,只是此一时彼一时,我爱上了别人,这种感觉我是欺骗不了自己的,喜欢就是喜欢,爱就是爱。


      我们为什么不能如此任性?


      因为,我们是普通人。


      普通人必须要从一而终!


      我要发个朋友圈,说我喜欢上了我同事,跟我媳妇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下面的评论可能普遍是俩字:渣男。


      所以,但凡是级别比较高的人物,只要出席重大社交场合,一定是夫妻俩一起出席,知道为什么吗?


      我们是恩爱的,一个对内都有爱的人,对外更有爱。


      最初我做公益晚餐时,有朋友就给过我这个建议,就是捐款必须要写上夫人的名字,这样才让人更尊敬你,你能把原配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并且不离不弃,始终视为一个整体。


      哪怕是表演,也要如此。


      在本地,我有个读者,做起重设备的,生意做的还不错,去年刚花600万在青岛买了大平层,日子也不错,也是被我忽悠着去健身。


      选了个女教练。


      这个女教练大学还没毕业,才大四,实习,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就参加各类比基尼大赛,实习期间就当了教练。


      健身的女孩也分两类。


      一类是家境很好,富养出来的姑娘,这样的女孩就是送健身房每个男人一个胆,也没人敢去撩拨,若是偶尔聊起健身房男男女女那些事,她们都觉得很诧异,我也天天健身,为什么从来没男人跟我打招呼?


      她们不知道根源在哪。


      另一类是家境一般,只是热爱健身,或是健身从业者,这类基本上一直在不断地转手,她在不断地换男人,男人在不断地换她,为什么?


      随便摸出来一个,就是在小县城有头有脸的。


      个个都是大哥。


      妹子哪能不听大哥的?


      起重找了大四,没多久就滚在一起了,起重跟我关系很好,毕竟是读者与作者嘛,有故事也喜欢找我分享,包括照片,你知道健美的女人有个什么特点吗?


      特别喜欢拍照。


      只要是与身材有关的照片,都喜欢拍。


      有人的时候,就稍微穿点。


      没人的时候,就啥都不穿。


      起重拿给我看,其实没啥新鲜感,因为我早都看过了,之前大四在朋友圈就晒了很多,我善意地提醒过她,就是县城还欣赏不了这种艺术,会误会的,她又删除了。


      我跟大四没有任何故事,为什么?


      因为,大家都勾搭的,我就没兴趣了,而且我不喜欢年龄小的,没有背叛砝码,随时可以置我于死地,我只找比我有钱的,比我有权的,我不怕她闹我,她还生怕我打滚闹她,我还没张嘴,就塞个枣给我。


      起重是第一次出轨。


      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说的,看表现,也基本属实。


      我的建议有二:


      第一、少投入。


      第二、灭希望。


      少投入就是不要动不动给钱,更不要投入感情,把私教费用当买单了,千万别稀里糊涂地往里扔钱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是唯一。


      他知道自己不是唯一。


      但是就是动了心。


      灭希望是什么意思?


      别说娶她之类的。


      结果,他控制不住自己,真的想娶……


      媳妇是本地土著,而且家里还是有一定实力的,去健身房找过大四一次,没动手,但是也是当众质问了半天,事后还打电话把我训斥了一番,问我为什么带他去健身房,是不是去健身的男人都是为了这个去的?


      次日,消了气,媳妇来给我道歉。


      咱肯定原谅。


      我给媳妇的建议是:同意离婚。


      她不同意。


      女人很有意思,事情发生前或发生时,嘴硬得要命,你要是敢找别的女人,我弄死你,真发生了,也就慢慢妥协了,希望男人能回头。


      媳妇希望我能劝劝。


      我劝了两次,起重跟我讲,董老师,你说的什么我都明白,我自己也知道她不是做媳妇的料,但是我就是陷进去了,出不来了,我也知道自己贱,但是我就是改不了,我试着两天不联系她,我就彻底没有精神了,比抽大烟还可怕,我戒不了。


      我又一次去劝他媳妇:你把财产都登记到你名下,让他净身出户,不用半年,保证回来了。


      她说,那不行,万一他们真结婚了呢?


      我说,绝对不会。


      包括,起重自己也是这么跟媳妇商量的:你给我半年的时间,让我自己改,可以不?


      媳妇同意给他半年时间,但是不同意离婚,意思是你们可以在外面租房子,但是不能离婚,离婚了像什么?


      我跟媳妇讲,人到中年后,遭遇这些事也是一种修行,不用担心他真的跑了,你越把他往外推,越赶不走,他体验一下就回来了。


      媳妇觉得委屈,这么多年,我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我有过什么事吗?凭什么男人就可以?


      她觉得不公平。


      有天晚上,我喝多了,凌晨3点左右醒了,我刷了一下朋友圈,发现大四刚更新了朋友圈,说是什么低碳刷脂导致了失眠,那闲着没事,我撩拨撩拨吧。


      没有半小时,就把她撩拨的差不多了。


      可以找个时间,见面了,而且她还谈了自己的一些秘密,跟谁好过,其实都是我给她出的判断题,XX有过没?没有,没有。XX有过没?有过。


      她把男人分为三类。


      喜欢的,不讨厌的,讨厌的。


      喜欢的,那么可以无条件。。


      讨厌的,那么没有可能。


      不讨厌的呢?需要适当地付出代价,至于代价多大呢?


      她说了一句,要对我好呀!


      我问过起重,你一个月给她多少生活费?


      2万。


      我把聊天记录转发给了起重,起重没觉得惊讶,因为他什么都知道,只是放不下,说了一句话,哪怕我知道她是个破鞋,我也喜欢,就是喜欢,没办法。


      这个事还是个拉锯战,前后持续了七八个月。


      中间偶尔我过问一下。


      有时回答,放下了。


      有时回答,复燃了。


      故事最终以媳妇怀了二胎为转折,中秋节我们还见了一面,谈起媳妇那是敬佩得不得了,说媳妇这个人既感性又理性,有胸怀,包括最后去跟大四办理分手交接,也是媳妇出面去的,还补偿了点钱,而且岳父岳母全程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拒绝闺女离婚。


      你知道他媳妇为什么不同意离婚吗?


      就是看他看的太透彻了。


      他为什么如此的冲动?


      就是因为在男女方面表现的太好了……


      若是男人满分是100分,他能打到96分,真是好男人,倘若是我这样的坏男人呢?就是大四对我再好,我爱她爱的再深,我也绝对不会谈婚论嫁的,而且不可能说是七八个月一直很缠绵,对于我而言,能超过一星期的都不多。


      到了午饭时间,我开车回家。


      回家匆忙吃了饭,接着出去骑车,因为晚上有活动,要开碰头会,筹备无人区穿越事宜,活动一分为二,一是下午4点去河里玩玩越野,二是晚上喝酒。


      我现在骑行速度,近一个月来,最快速度是25公里/小时,这里面是包含红绿灯的,也就是说,巡航27以上才可以达到这个速度,我骑的是一辆折叠车,大行P8,若是骑公路车,平均到30公里/小时是没有问题的。


      骑过自行车的朋友都知道,巡航速度与最终的平均速度是两个概念。


      其实,我骑折叠车也能巡航到30公里/小时。


      前提是,只骑10公里。


      路上,很容易被自己感动,因为加油的人越来越多,跑步的,放羊的,甚至正在车震的也不断地呐喊着加油声。


      路上,遇到了哈雷车队。


      每个人在超过我的时候,都给了大拇指,而且持续时间很长。


      这种瞬间,有什么感觉呢?


      就是军训时,我们回营房,门卫对我们敬礼,我们所有人也对他们敬礼,一种仪式感,所以他们给我大拇指,我也给他们。


      能读懂大拇指也是需要一定的高度。


      偶尔我遇到一群骑地平线的,后面驮个妹子,妹子连头盔都不戴的,我若是给他们个大拇指,他们呆如木鸡,啥反应都没有。


      为什么?


      他们不知道这个基本礼仪。


      县城人也是分两类。


      一类是见过市面的。


      一类是没见过的。


      没见过市面的人还有一个典型特点,连交通标识都不认识,特别下午的时候,在沂河大道,有近半数车辆走错了车道,右转都是从非机动车道走的。


      我不知道是设计缺陷还是大家都不认识交通标识。


      25公里返程时,脚踏坏了一个,我刚买了不到半个月,150块钱,我第一时间联系了卖家,我弱弱地问了一句,这种情况,我是该重新买一对呢,还是你们有售后?


      他的意思是建议重新买一对,因为这玩意也没法售后。


      好。


      那能否打个折?


      便宜了5块钱,145元。


      坏了的表现就是吱嘎吱嘎响,这东西也是概率问题,我一边在骑一边在想我之前写的一句话:有些事就是墙上挂的画,你永远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就掉下来了。


      也许,一直不掉。


      也许,突然就掉了。


      路上遇到了一位大姐,骑行的,腿特别粗,一看就像搞过体育的,而且跟腱的位置一排线疤,说明跟腱锻炼(断裂?)过。


      简单打了个招呼,问了问工作单位之类的,说是体育老师,姓刘。


      我骑得快,她骑得慢,也就分开了。


      事后,因为她这个姓,我还猜了半天,因为她跟我姐一个单位,我就问起了我姐,有没有这么一个体育老师?我大体描述了一下体貌特征,我姐说有是有,但是不姓刘,姓杜。


      那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骗我了。


      我可跟她说的都是真名真姓,吃亏了。


      这类情况,在健身房是比较常见的,就是给别人一个假姓,但是一般都是有业务需要的人才这么做,例如推销产品的,推销人的。


      骑个车,至于嘛?!


      有天,跟临沂大学的一个教授闲聊,他是很儒雅的,他讲了一个故事,他买菜跟人急了眼,都差点动了手,我们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你这样修养的人,咋会这样呢?


      他提出了一个观点,应急状态下,修养是不管用的,人会回到动物性上的。


      这个,我保持沉默。


      有不同意见。


      根源还是修行不到……


      我骑车进城后,就遇到了这么个事,有个车从非机动车道超车,超过那一瞬间我感觉我胳膊都蹭到车了,就贴我那么近,而且把我车带得扭了好几下。


      进城有红绿灯,让我把这个车找到了。


      我敲玻璃敲得很用劲,一辆蓝色雪佛兰,反正十多万的车子吧,不值钱,里面也乱糟糟的,一看就能想到家里也乱,床上也乱,肯定是农村出来的。


      五十岁左右。


      火气很大。


      接着下来了,问我想怎么着?


      我把他说了一顿,后面车按喇叭,他又回去了,关门时他骂了一句:MLGB,没治了。


      没治了是方言,意思是你看你牛B的?


      我接着就朝他车门一脚。


      我穿着无锁的锁鞋,可以理解为大头皮鞋,当时就一个凹痕。


      然后我就骑车走了。


      他开车追了我两步,把我车子别倒了。


      我起身摘了头盔,接着就把头盔砸玻璃上了,没砸碎,我去拽车门,他锁着车,一个干瘦秃头你看你能的?


      我打死你个龟孙。


      报了警。


      彼此都把事说得很夸张,我说他第一次就剐到我了,然后逃逸了,让我追上了,还用车朝我撞,差点把我撞死,车踏都给撞坏了,不信可以调监控。


      我的诉求就是车子给我撞坏了,给我赔新的。


      他让我给他修车。


      做完笔录,这个事就悬那去了。


      我留了个备用的手机号,就是我华为的那个,平时几乎不用……


      过了几天,给我打电话。


      我开启了录音。


      牛B得不知道姓什么了,让我打听打听他是谁,说所长还亲自请他吃饭给他压惊,说他混社会的时候我还没出生。


      等等……


      我一听,他是上班的,那我就觉得有意思了。


      因为这类人有怕头。


      官大吗?


      办公室副主任这个级别?我都不知道算不算副科,而且是一个很偏的领域,否则也不至于开个那么破的车。


      他可能只是过过嘴瘾,至于他说的谁谁给他摆酒压惊之类的,纯粹瞎扯淡,人家压根不知道他是谁,这些我都求证过了,就是想吓唬吓唬我。


      他不知道我有录音。


      而且,我怀疑他酒驾,但是这个已经无从考证了。


      我去找了他一个同事,女的,把录音给她听了听,她觉得好惊讶,因为这个人平时特别老实,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我表达的意思是,你明白了?


      她明白了。


      她算是做了中间人,让我把录音删除,他赔我脚踏,问我脚踏多少钱?


      我说,145,发了个淘宝截图给她。


      她转了145元给我。


      我问,还需要我给修车不?


      答复,不用。


      我说,我给删除了。


      她说,相信你的人品。


      过了一天,我转了145元给她:这是修车的。


      她收下了。


      这一页就翻过了,八月十五,他喝了酒之后,给我打了个电话,虽然思绪不清,但是态度很好,意思都是误会,不打不相识,问我有没有伤到之类的。


      我也表达了歉意。


      我在的单位,其实整天处理这些纠纷,我经常跟当事人讲,要有化解纠纷的能力,这才是高情商的表现,不能激发扩大,看似为了一口气,其实最终都是自我伤害,其实我录音也没想去砸他饭碗或伤害他,只是想平息,告诉他,你别蹦跶了,我有你的紧箍咒。


      100块钱的事,绝对不能闹到200元。


      放过了别人,其实是饶恕了自己。


      但是,人在应急时,真的是没有脑子的,压根也不考虑更多,不计较后果,使我想起了一部电影,里面的每一个悲剧,都是类似的应急式反应。


      《荒蛮故事》


      里面有个小故事,俩人素不相识,只是因为在路上无意别了一下车,然后就开启了报复模式,直到两个人一起把车开到河堤,命悬一线的时候汽车爆炸两个人都死了。


      能否预防?


      过去,我认为,能。


      现在,我认为,不能。


      我记得吃饭时跟刑警闲聊,聊起了那些犯罪片,他说,在中国,大部分杀人案都是过激杀人,就是一时实在控制不住了,干了就后悔,真正的预谋杀人,极少。


      一回事!

    上一篇:2019-09-19
    下一篇:2019-09-17

    评论:

    元豆
    2019-09-18 07:51
    网红无法控制粉丝随心所欲的花样作死,有个妹子模仿易拉罐酒精灯玩爆米花,把自个儿炸得惨不忍睹,网红的锅?
    重启
    2019-09-18 07:51
    懂懂老师好!

           没有您的微信只能用给您的日记发表评论来联系您了也不知道您能否看得到?
           我叫李伟莱芜的出了山东省我们就是老乡啦?。?!
           我呢比较喜欢胡思乱想,有时把我想的东西说出来就真的会被别人解读为胡思乱想了吧!
           今天我说的东西还希望不要打扰到百忙之中的您才好。
           我小姨子去过日本打工干了三年回来以后聊起日本来,通过聊天我知道了日本这个国家是如此的重视食品安全(在日本包饺子);我喜欢看财经郎眼(更早以前叫郎咸平说),通过看这个电视节目我知道了美国和中国区别是如此之大,别的不说我只单说一项:在美国你如果买到了假货绝对不会是仅仅退款的问题了会非常严重,商家会面临被起诉并担负巨额赔偿,更重要的一点在美国出了此类事件只要是其中的一个消费者提起诉讼那么所有购买了此类商品的消费者都可以得到商家的赔偿。我想说的是日本和美国之所以如此发达可能就是因为有如此严格的商业环境和严刑酷法的法律规定体系。反观中国呢我也就只能呵呵了!
    语宇妈
    2019-09-18 07:51
    NO.4/看到开头那个用学费买自行车,父母打电话指责的时候,我就在想:

    将来我的孩子也或许会面临类似的事情,我应该怎么做呢?

    肯定不是等孩子出现问题了才去指责孩子,更不应该去指责外界,

    外界的诱惑始终存在,我们阻止不了,同时也避免不了孩子接触到外界的诱惑!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从自己做起,从孩子小的时候做起,从现在做起,教孩子正确的金钱观,价值观,人生观!

    特别是我们这种最底层的普通人,更应该教孩子如何正确的面对诱惑,如何在面对诱惑时做出适合自己的选择,同时也要教给孩子,如何在满足不了诱惑时还能保持良好的心态,不自卑,不抱怨,依旧热爱生活,肯定自己!

    我想家庭教育不仅仅是只关注孩子成绩优秀,兴趣学的好!
    魔镜
    2019-09-18 07:51
    凌晨三点醒来,看到你更了。一口气读完。觉得意犹未尽。希望你写更多,又害怕你太累。
      路上别车那个,多数人会选择让他一马。时间那么宝贵,何必和没素质的人一般见识,还浪费了自己的时间。庸人那么多,我们“拯救”不过来。
    梁增辉
    2019-09-18 07:51
    和董老师同岁,看你的作品总有感触却找不到方法。我以前在生产企业做技术,前两年转行,但是感觉职业迷?;故潜冉洗?,年龄对职业选择的压力太厉害了,董老师指点一二
    李敏
    2019-09-18 07:50
    《致命女人》中编剧男把老婆的炮友睡了。60年代女主欣赏老公的小三,假装不舒服为的是不想自己与小三爽约。
    80年代“刘玉玲”出轨被困在邻居家,打电话给老公来救自己说自己出轨被困了,老公不惜故意撞了自己的保时捷来救援
    石小慧
    2019-09-18 07:50
    写的太tm真实了,而且不评论,只讲事,剩下的道理让读者自己去琢磨,这样的文章才有味道。
    龙主角
    2019-09-18 07:50
    文章最后关于过激那个,同感。多年前遇到一位退休法官,讨论到这类事,他的观点是在她经手的案子中,过激占95%以上。懂懂辛苦,感谢。
    柒染
    2019-09-18 07:49
    莞尔一笑,看到这词前我也笑了一下。让我想到最近的 办公室小野 和您的这个故事很像,错不在您。能问一下我关注您几年了吗

    发表评论:

    ?

  • <dd id="5dbgs"></dd>
    <em id="5dbgs"><strike id="5dbgs"></strike></em>
    <em id="5dbgs"></em>
    <th id="5dbgs"><track id="5dbgs"></track></th>
    <dd id="5dbgs"></dd>

  • <nav id="5dbgs"></nav>

    <nav id="5dbgs"></nav>
  • 炸金花炸金花网址 肥城 | 塔城 | 汝州 | 东方 | 燕郊 | 鄂州 | 玉树 | 吴忠 | 湖南长沙 | 武夷山 | 吐鲁番 | 临汾 | 泰州 | 驻马店 | 新沂 | 单县 | 海东 | 垦利 | 湛江 | 乌兰察布 | 红河 | 泗洪 | 镇江 | 燕郊 | 铜仁 | 定西 | 巢湖 | 大丰 | 陇南 | 山东青岛 | 晋中 | 昌都 | 安康 | 喀什 | 汕头 | 塔城 | 兴安盟 | 临猗 | 迪庆 | 灌南 | 东营 | 泉州 | 醴陵 | 许昌 | 佳木斯 | 玉溪 | 南充 | 台中 | 平顶山 | 灌南 | 启东 | 汕尾 | 东方 | 泰州 | 博尔塔拉 | 中卫 | 包头 | 聊城 | 攀枝花 | 宝应县 | 石嘴山 | 肇庆 | 黄石 | 洛阳 | 自贡 | 那曲 | 图木舒克 | 天门 | 梅州 | 绥化 | 六安 | 枣庄 | 济南 | 台北 | 文山 | 大丰 | 高密 | 荆州 | 安康 | 赣州 | 抚顺 | 惠州 | 随州 | 上饶 | 克拉玛依 | 宜都 | 南京 | 鹰潭 | 宁德 | 邹城 | 大同 | 任丘 | 三河 | 许昌 | 天长 | 南平 | 南阳 | 那曲 | 鹤壁 | 灌南 | 宝应县 | 无锡 | 澄迈 | 赤峰 | 正定 | 深圳 | 克孜勒苏 | 咸宁 | 昌吉 | 澳门澳门 | 广饶 | 南平 | 乌兰察布 | 莱州 | 阜阳 | 张掖 | 宁德 | 五家渠 | 张家界 | 霍邱 | 三亚 | 株洲 | 江苏苏州 | 西藏拉萨 | 洛阳 | 石狮 | 日照 | 台山 | 阿拉尔 | 阿拉尔 | 内江 | 泰州 | 海宁 | 南通 | 塔城 | 遵义 | 乌兰察布 | 大同 | 吴忠 | 德州 | 雅安 | 西藏拉萨 | 赣州 | 荣成 | 蚌埠 | 巴音郭楞 | 顺德 | 漯河 | 湘西 | 泰安 | 保定 | 平凉 | 厦门 | 正定 | 仙桃 | 台山 | 诸城 | 安庆 | 香港香港 | 巢湖 | 宁夏银川 | 牡丹江 | 汉川 | 达州 | 宁德 | 中山 | 台中 | 咸阳 | 铁岭 | 辽阳 | 河池 | 三河 | 萍乡 | 咸阳 | 洛阳 | 仁寿 | 来宾 | 灵宝 | 钦州 | 福建福州 | 顺德 | 泰州 | 石河子 | 防城港 | 宁夏银川 | 三明 | 锡林郭勒 | 嘉善 | 嘉峪关 | 广西南宁 | 洛阳 | 阳江 | 馆陶 | 赵县 | 日喀则 | 大丰 | 泰州 | 塔城 | 白山 | 公主岭 | 宁德 | 甘孜 | 宝应县 | 河源 | 张家界 | 湖州 | 临沂 | 沛县 | 马鞍山 | 鹤岗 | 贵港 | 诸暨 | 湛江 | 丹东 | 扬州 | 大连 | 咸宁 | 惠东 | 福建福州 | 赵县 | 四平 | 日喀则 | 惠州 | 灵宝 | 海南海口 | 新乡 | 荣成 | 七台河 | 禹州 | 商洛 | 寿光 | 铁岭 | 日喀则 | 西双版纳 | 大庆 | 乌兰察布 | 咸宁 | 安岳 | 白沙 | 莒县 | 丽水 | 宣城 | 云南昆明 | 厦门 | 河南郑州 | 寿光 | 灵宝 | 延边 | 灌南 | 鸡西 | 晋中 | 新沂 | 葫芦岛 | 仙桃 | 庄河 | 海安 | 曹县 | 曲靖 | 毕节 | 诸暨 | 建湖 | 安徽合肥 | 邳州 | 德阳 | 巴音郭楞 | 福建福州 | 乌海 | 和田 | 固原 | 乌兰察布 | 包头 | 驻马店 | 渭南 | 锡林郭勒 | 泰州 | 燕郊 | 和县 | 德阳 | 石嘴山 | 安岳 | 铜川 | 通化 | 台湾台湾 | 广西南宁 | 海门 | 鞍山 | 塔城 | 阿勒泰 | 克孜勒苏 | 铁岭 | 垦利 | 垦利 | 泸州 | 汕尾 | 河南郑州 | 嘉善 | 阿坝 | 改则 | 营口 | 邹城 | 大理 | 喀什 | 宣城 | 通化 | 黄山 | 益阳 | 玉环 | 临猗 | 庄河 | 惠州 | 章丘 | 陕西西安 | 武安 | 攀枝花 | 燕郊 | 保定 | 巴音郭楞 | 项城 | 偃师 | 偃师 | 天长 | 玉林 | 安阳 | 朔州 | 临猗 | 韶关 | 德阳 | 镇江 | 扬州 | 南京 | 潜江 | 长治 | 桐乡 | 玉林 | 昌吉 | 黔南 | 朔州 | 衡水 | 天门 | 莱州 | 日喀则 | 宁波 | 吉安 | 伊犁 | 浙江杭州 | 滁州 | 七台河 | 黄南 | 邳州 | 海安 | 新疆乌鲁木齐 | 香港香港 | 项城 | 宁德 | 南平 | 大连 | 邹城 | 湛江 | 淮安 | 莱州 | 长兴 | 丽江 | 锦州 | 神木 | 渭南 | 临猗 | 湛江 | 灌云 | 招远 | 宝鸡 | 安阳 | 武威 | 兴安盟 | 单县 | 甘南 | 台湾台湾 | 梅州 | 常德 | 禹州 | 包头 | 扬中 | 芜湖 | 无锡 | 承德 | 洛阳 | 日喀则 | 沭阳 | 项城 | 乳山 | 如皋 | 定州 | 七台河 | 许昌 | 淄博 | 东莞 | 衢州 | 通化 | 厦门 | 台北 | 乌海 | 河源 | 新余 | 眉山 | 通辽 | 义乌 | 长垣 | 甘肃兰州 | 包头 | 平顶山 | 三沙 | 湘潭 | 昌吉 | 临海 | 鄂尔多斯 | 义乌 | 铜陵 | 酒泉 | 海北 | 绵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安顺 | 六安 | 滨州 | 德阳 | 定州 | 义乌 | 贺州 | 自贡 | 大兴安岭 | 温岭 | 兴化 | 怒江 | 澳门澳门 | 惠东 | 武威 | 焦作 | 扬州 | 河源 | 宜春 | 宁国 | 河源 | 温岭 | 天长 | 平潭 | 濮阳 | 南京 | 怀化 | 醴陵 | 七台河 | 清徐 | 库尔勒 | 承德 | 七台河 | 建湖 | 安徽合肥 | 屯昌 | 鄂尔多斯 | 大连 | 陇南 | 亳州 | 铁岭 | 阿拉尔 | 瓦房店 | 淮北 | 呼伦贝尔 | 新泰 | 台北 | 阿拉善盟 | 茂名 | 六安 | 项城 | 通辽 | 澳门澳门 | 甘南 | 芜湖 | 诸暨 | 海西 | 鹰潭 | 长垣 | 玉环 | 阿里 | 杞县 | 青海西宁 | 山东青岛 | 包头 | 临沂 | 永新 | 扬州 | 澳门澳门 | 石嘴山 | 迁安市 | 石河子 | 来宾 | 南充 | 安吉 | 红河 | 潜江 | 宣城 | 辽阳 | 萍乡 | 滨州 | 宜昌 | 神农架 | 五家渠 | 肇庆 | 遂宁 | 阿坝 | 怒江 | 西藏拉萨 | 眉山 | 江苏苏州 | 肇庆 | 三河 | 新沂 | 丽水 | 蚌埠 | 淮北 | 鹤壁 | 江西南昌 | 张掖 | 明港 | 铜陵 | 宁夏银川 | 灌南 | 基隆 | 广饶 | 塔城 | 阿拉尔 | 顺德 | 汕头 | 东方 | 东海 | 牡丹江 | 齐齐哈尔 | 赤峰 | 湘潭 | 陇南 | 改则 | 包头 | 汉川 | 济源 | 宿迁 | 吐鲁番 | 台中 | 博尔塔拉 | 屯昌 | 铁岭 | 六盘水 | 茂名 | 清远 | 迁安市 | 黔东南 | 福建福州 | 杞县 | 佳木斯 | 沭阳 | 厦门 | 吉安 | 宝应县 | 肥城 | 芜湖 | 锦州 | 赵县 | 淮北 | 鄂州 | 张家界 | 南通 | 枣庄 | 徐州 | 荆门 | 延安 | 台州 | 池州 | 温州 | 雅安 | 海宁 | 阳江 | 辽源 | 邯郸 | 江门 | 喀什 | 新泰 | 神木 | 博尔塔拉 | 琼中 | 库尔勒 | 济源 | 玉溪 | 丽水 | 白山 | 梅州 | 景德镇 | 宁国 | 临沧 | 郴州 | 万宁 | 镇江 | 台南 | 承德 | 丹阳 | 通辽 | 池州 | 河北石家庄 | 湖州 | 东莞 | 北海 | 温岭 | 天长 | 邳州 | 姜堰 | 伊犁 | 梧州 | 遵义 | 丹阳 | 桐城 | 苍南 | 河南郑州 | 东海 | 北海 | 宜宾 | 德阳 | 大同 | 大兴安岭 | 天长 | 张家口 | 灵宝 | 江西南昌 | 寿光 | 新沂 | 临汾 | 西双版纳 | 昭通 | 河源 | 厦门 | 大庆 | 林芝 | 日喀则 | 伊犁 | 清徐 | 肥城 | 南充 | 阜阳 | 盐城 | 恩施 | 曲靖 | 禹州 | 金昌 | 宜宾 | 芜湖 | 改则 | 宝鸡 | 萍乡 | 仁寿 | 荣成 | 景德镇 | 黄冈 | 淄博 | 运城 | 金昌 | 淮安 | 瓦房店 | 南通 | 保定 | 吐鲁番 | 长治 | 承德 | 台北 | 葫芦岛 | 五家渠 | 枣庄 | 金坛 | 百色 | 咸阳 | 锦州 | 保定 | 东阳 | 义乌 | 醴陵 | 自贡 | 陕西西安 | 永新 | 清远 | 靖江 | 大庆 | 高雄 | 迁安市 | 保亭 | 舟山 | 凉山 | 垦利 | 株洲 | 林芝 | 改则 | 郴州 | 台北 | 佳木斯 | 湘西 | 攀枝花 | 防城港 | 阳春 | 枣庄 | 黑河 | 滁州 | 巴彦淖尔市 | 扬中 | 禹州 | 湖州 | 中山 | 平潭 | 石嘴山 | 库尔勒 | 聊城 | 库尔勒 | 潍坊 | 图木舒克 | 嘉善 | 荆州 | 三沙 | 焦作 | 仁怀 | 荣成 | 五指山 | 垦利 | 黔南 | 诸暨 | 海拉尔 | 沧州 | 固原 | 泗洪 | 桓台 | 佳木斯 | 宝鸡 | 灌云 | 绍兴 | 十堰 | 桓台 | 海拉尔 | 开封 | 晋江 | 苍南 | 龙口 | 吉林 | 宣城 | 鄂州 | 广汉 | 海南 | 白沙 | 湛江 | 绍兴 | 黄山 | 清远 | 甘肃兰州 | 邹城 | 博罗 | 象山 | 温岭 | 广州 | 嘉善 | 定西 | 禹州 | 娄底 | 无锡 | 天水 | 宜都 | 钦州 | 恩施 | 承德 | 廊坊 | 台山 | 黄冈 | 扬州 | 南京 | 东海 | 山东青岛 | 玉溪 | 怒江 | 东方 | 海北 | 乌兰察布 | 霍邱 | 东方 | 铜陵 | 玉环 | 库尔勒 | 黄石 | 东营 | 铁岭 | 秦皇岛 | 任丘 | 汕尾 | 曲靖 | 阜新 | 安岳 | 伊犁 | 济南 | 临沧 | 德宏 | 台南 | 溧阳 | 潍坊 | 惠州 | 慈溪 | 辽阳 | 抚顺 | 馆陶 | 鹤壁 | 铁岭 | 海南海口 | 蓬莱 | 阜阳 | 吉林长春 | 沧州 | 锡林郭勒 | 东阳 | 衡阳 | 鹰潭 | 白山 | 扬州 | 泰安 | 驻马店 | 新泰 | 温州 | 塔城 | 普洱 | 汝州 | 淄博 | 葫芦岛 | 中卫 | 武威 | 日喀则 | 白山 | 澳门澳门 | 济南 | 绵阳 | 海门 | 淄博 | 临夏 | 青海西宁 | 海宁 | 灌南 | 遂宁 | 咸宁 | 汕头 | 淮北 | 安庆 | 临猗 | 南安 | 巴彦淖尔市 | 恩施 | 瑞安 | 阜新 | 襄阳 | 昌都 | 和田 | 西双版纳 | 长葛 | 许昌 | 怀化 | 梧州 | 曲靖 | 平凉 | 营口 | 攀枝花 | 克拉玛依 | 黔西南 | 赵县 | 仁怀 | 泰州 | 招远 | 香港香港 | 海宁 | 黄冈 | 泰兴 | 安徽合肥 | 阳春 | 乐清 | 章丘 | 巴中 | 湘西 | 芜湖 | 盘锦 | 吐鲁番 | 大连 | 琼中 | 汕头 | 惠东 | 天长 | 驻马店 | 天门 | 洛阳 | 六安 | 黑河 | 德宏 | 吐鲁番 | 娄底 | 临猗 | 淮北 | 德清 | 黑龙江哈尔滨 | 七台河 | 商丘 | 鹤岗 | 鹰潭 | 吉林长春 | 博罗 | 保定 | 保定 | 鹰潭 | 厦门 | 阿克苏 | 仙桃 | 三亚 | 济南 | 延边 | 张北 | 凉山 | 保亭 | 松原 | 长葛 | 肇庆 | 神农架 | 七台河 | 德阳 | 济宁 | 三河 | 靖江 | 香港香港 | 广州 | 营口 | 德宏 | 崇左 | 嘉兴 | 湖北武汉 | 塔城 | 汕尾 | 毕节 | 延安 | 阿拉尔 | 高密 | 忻州 | 洛阳 | 铜陵 | 泰州 | 淄博 | 深圳 | 临夏 | 鹰潭 | 来宾 | 澳门澳门 | 阿克苏 | 山南 | 安阳 | 清远 | 黑河 | 巴音郭楞 | 昌吉 | 白沙 | 泗阳 | 瑞安 | 新乡 | 鸡西 | 肥城 | 抚顺 | 丽江 | 商丘 | 邢台 | 达州 | 阳江 | 保定 | 招远 | 河池 | 长垣 | 巴彦淖尔市 | 玉林 | 汉中 | 泉州 | 长治 | 海丰 | 日喀则 | 忻州 | 松原 | 瓦房店 | 常州 | 宁夏银川 | 定州 | 临猗 | 德阳 | 邹城 | 天门 | 如皋 | 上饶 | 博尔塔拉 | 涿州 | 大同 | 延安 | 珠海 | 龙口 | 吉林 | 嘉峪关 | 江门 | 白沙 | 沭阳 | 荆门 | 楚雄 | 湛江 | 安庆 | 大连 | 沛县 | 桐城 | 云南昆明 | 武夷山 | 江西南昌 | 神木 | 广饶 | 安吉 | 天长 | 林芝 | 孝感 | 威海 | 林芝 | 迪庆 | 白城 | 威海 | 海南 | 汕尾 | 六安 | 滨州 | 和田 | 温州 | 宜昌 | 诸暨 | 钦州 | 赣州 | 阳春 | 溧阳 | 六盘水 | 巢湖 | 莱芜 | 潍坊 | 建湖 | 怀化 | 鄂尔多斯 | 海北 | 随州 | 大庆 | 东阳 | 营口 | 保亭 | 河北石家庄 | 长垣 | 吕梁 | 博罗 | 文昌 | 滨州 | 五家渠 | 唐山 | 湘潭 | 青州 | 怒江 | 荣成 | 巴彦淖尔市 | 汉中 | 中卫 | 明港 | 永州 | 盐城 | 儋州 | 内江 | 西藏拉萨 | 塔城 | 云浮 | 临沂 | 高雄 | 延边 | 醴陵 | 台湾台湾 | 贺州 | 柳州 | 黄山 | 西藏拉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