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5dbgs"></dd>
    <em id="5dbgs"><strike id="5dbgs"></strike></em>
    <em id="5dbgs"></em>
    <th id="5dbgs"><track id="5dbgs"></track></th>
    <dd id="5dbgs"></dd>

  • <nav id="5dbgs"></nav>

    <nav id="5dbgs"></nav>
  • 大鱼大肉

    懂懂日记 发布于:2018-12-7 14:10 分类:懂懂2018年日记  有 1281 人浏览,获得评论 0 条  

      曾经N多人感召我去上教练技术。


      我没去。


      他们对我的定义就是:胆小鬼。


      我媳妇没经受起感召,去了,前前后后折腾了一年多,扔进去了20多万,因为每个人都要再次感召别人去上课,让每个人自己设立目标,我媳妇设立的目标是感召5人,实际上只感召到了我一个安徽的读者,剩余的4个,我媳妇自己交的钱。


      在我看来,打水漂了。


      改变大吗?


      我答应过媳妇,再也不写关于她的事,所以今天不讨论变化大不大的事,也不讨论教练技术是否值得上。


      牛哥也是学教练技术出身的,济南最早的一批,应该是2002年左右,蝉禅也是,包括蝉禅今天依然会送合作伙伴去上教练技术,目的就是高度同频。


      牛哥给我的建议就是:教练技术一生值得上一次,但是你现在的状态不需要上,什么时候你觉得人生迷茫时或春风得意时,可以去感受一下。


      你发展的很好,不需要改变,何必硬改变呢?


      硬改变就是好眼治瞎了。


      例如我身上有土匪气,如孩子王的气场,倘若带到课程里,他们会轮番攻击我,把我打回原形,不断地摧毁我多年建立起来的气场,从此以后,我真的变得平和了,仿佛被阉割了,那么文章就再也没有气场了。


      因为内心没有力量了。


      我们拉萨队友,基本上,都去上过。


      几乎每个人去上课的初衷就是给朋友个面子,朋友把钱都给交上,不走完全程是不是不合适?同时抱着一个什么心态去的?你们就是一群骗子,我是来揭穿你们的,凡是带着这个想法去的,没有一个不被征服的。


      王锐也算有能量场的,当时他就是抱着去挑战的目的。


      结果,入戏了。


      他又把他媳妇感召去了,他媳妇又把我媳妇感召去了,我媳妇感召我没感召动,他们轮番感召我,意思是我不爱媳妇,不相信媳妇。


      我是铁石心肠,当时我也差点动摇了,我在想,倘若我被感召去了,我该感召去多少读者,等于把读者带进了邪教,从此写作事业就彻底中断了,而且我写的文章也全是鸡血做的,嗷嗷的,读者也就慢慢散去了,这就如同著名作家柯云路,当年他写了一部很牛B的小说《新星》,铁杆粉丝无数,后来他去搞气功研究去了,博客上全是这些……


      关于教练技术,我觉得两类人是很难入戏的,一类是更高能量场的人,整个场子能量太弱,感化不了他。一类是木讷型的,教练说了话,他反应不过来,别人哭得眼泪哗哗的,他还傻乎乎地问,你哭啥?


      我媳妇的那20万,其实是可以退回来的,后来为什么一直没退呢?


      据说,平台倒闭了?


      按理说,一人至少能感召来一人,这个游戏应该一直持续,并且呈增量发展才对,为什么会倒闭呢?


      这是不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这类课程都属于疾风骤雨,可以理解为大鱼大肉,过去老板们干瘪,看到一桌肥肉很过瘾。


      现在呢?


      老板们接受的信息量太大了,已经开始吃素了。


      对这类课程有了反感。


      今天,这类课程能吸引的多是个体户、企业中层、直销群体、保险群体、家庭妇女……


      他们想吃大鱼大肉。


      现在老板们更喜欢什么类课程?


      和风细雨,润物细无声。


      例如读读文章。


      最近,刘胜也写日记了,每天一篇,1000字左右,现在每篇关注量已经破千了,你要知道,他的朋友圈层次高,读者层次高,他在巴黎有独特的地理位置资源优势,例如这几天他就先后招待了俞敏洪与李书福。


      他很谦虚,自称写日记是受我启发。


      我说,你要写下去不得了。


      知道为什么不得了吗?


      现在的人普遍缺少信仰,当你日复一日地更新时,就会成为他们的生活习惯,最终就变成了信仰式的阅读,就跟和尚起床念经一样,成了必修课。


      信仰式阅读,其实就是润物细无声。


      点滴成长。


      刘胜能坚持下去吗?


      一定,因为他已经感受到了权力的滋味,什么是权力?


      千人朝拜,这就是权力。


      不仅仅停不下来,而且会变本加厉,在写作上投入的精力越来越多,倘若跟懂懂似的写这么一篇文章用多少时间?


      我写这么一篇文章,单纯写可能只需要2~3小时,但是前期的准备要3个小时,发表前还要再阅读两遍,还需要1小时,一天至少有7个小时是用在写作上的。


      那么教练技术就没用了吗?


      也有用。


      用在企业内训上,增加团队凝聚力。


      我刚组建售后团队时,管理是个大问题,山东这边管理还是人情式管理,什么都要靠自觉,问题非常多,媳妇就提议,要不从教练技术平台找个教练过来?给点钱,让给洗洗脑?


      我算答应了。


      来了个女教练,跟我年龄差不多,叫麦娜尔,据她自己介绍,麦娜尔是灯塔的意思。


      因为课程过于猛烈,一般都是要脱离闹市区,一群人又是哭又是喊的,容易有不明真相的老百姓报警,所以要拉到郊区,一处山庄,山高凭你喊……


      最后一个环节是去接员工,他们背着身,我们站在他们后面,当他们转过身来时,无法形容的场面,仿佛是失散多年的亲人,我接的是我们家的客服主管,她抱着我哭的鼻涕都钻到我脖子里了,那一刻,她觉得我就是她最亲最爱的人,是值得托付一辈子的人。


      团队有凝聚力吗?


      绝对的。


      嗷嗷的。


      实际上呢?


      就是一阵而已。


      后来,主管还是离开了我们,被别人挖走了。


      这就是一种群体催眠,建立一种能量场,让人迅速地融入,个体是无法对抗群体催眠的,每个人都会变得疯狂,我也去接过我媳妇,我媳妇在课程上的表现也是嗷嗷的,很疯狂,是我都没见过的疯狂。


      这也是球场效应。


      每个人都变成了另外一面。


      晚饭,我和媳妇宴请麦娜尔和她助理,这是我们第一次正面接触,我媳妇熟悉她,她应该也当过我媳妇的教练,我媳妇对她很虔诚。


      但是我媳妇伺候不了她,因为她的意识层次要高于我媳妇很多,就是话题聊的很浅,而我又不好意思插话,毕竟还不熟悉。


      酒过三巡。


      我慢慢出手了,麦娜尔觉得很诧异,棋逢对手了,理论上她不是我的对手,因为对于人性的认识,我属于先天的,就是没有经过任何系统的训练,纯天然的,而她是经过后天训练出来的,你要这么想,在济南教练技术平台上,牛哥就属于前三名的,我跟牛哥交流才是高山流水,跟她,她跟我的节奏比较吃力。


      每当这个时候,我媳妇都很崇拜我,意思是,哇,老公,你咋啥都知道?


      我的直觉是麦娜尔是有本事的,已经到了心的阶段,而不是停留在脑上,但是在人性问题上,还是略欠天赋,真正到了高手之间的较量,努力已经是第二因素了,真正的差距就是天赋,羽毛球的省冠军训练量一点都不输林丹,但是就是打不过林丹,这就是天赋之别。


      教练技术里有两条原则,一是不允许发生性关系,二是不允许借钱。


      实际上,任何圈子的破裂,都是从这两条开始的。


      这也是人性最底层的,最难规避的。


      特别是借钱,因为学员之间相互称家人,家人有难你不出手吗?


      我觉得在相处过程中每个人都在发生印象变化,就是你对同一个人的认识,第一面一个感觉,一个月后一个感觉,一年后一个感觉,五年后一个感觉。


      读者里就有个男的,最初我都把他定义成神经病,不按常理出牌的,认识有个四五年了,我现在特别欣赏他,每次都觉得他讲的有道理。


      我媳妇跟麦娜尔说,两三年过去了,事后我在反思,其实大家都没入戏,只有我一个人入戏了。


      麦娜尔教练,只是笑。


      没说话。


      牛哥讲过,做直销的怎么借力?分散开,例如你去这一期,我去下一期,上下两期又是有关联的,两人同时发力,只要能拿下五个人,这两个团就拿下了,牛哥有定力不?照样。


      没有人能对抗群体催眠。


      例如咱一个班,大家都干直销了,而且赚钱了,你干不干?


      轮番催眠你。


      必须干。


      就这么简单……


      例如大志在济南酒桌上问大家:海南,你去不去?


      我去,我去,我去,我去。


      都去。


      饭毕,媳妇带娃回家了,我送麦娜尔和她的助理回酒店,媳妇为什么很放心我?


      第一、她坚信麦娜尔的定力,干过教练的人,什么企业家没见过?


      第二、人家是俩人一个房间。


      我带了一箱红酒。


      我们三人在房间里喝酒,她们是住的一个行政套房,带小会议桌的,我们就在那里喝酒,三人喝了六瓶红酒。


      我喝的略多一些。


      没酒了。


      麦娜尔让助理再去楼下买两瓶……


      助理一出门。


      我一起身,她也起身,就抱在一起了,当时她穿了一个长裙,我就伸手把内裤给扯到了膝盖,她顺势坐到沙发上,然后她自己蹬了两下,内裤就下来了,黑色的纯棉的。


      突然,助理敲门。(忘记带手机了,回来拿手机)


      我去开门。


      她又坐回了会议桌旁的椅子上,仿佛压根没离开过椅子。


      我在想,那内裤呢?


      我用目光搜寻了半天。


      发现,被她塞进了包包里,拉链还没有完全拉好。


      助理回来后,我说这里我熟悉,还是我去买吧,自然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分开后,很少联系。


      但是我一直很欣赏她,还是那句话,我觉得她是有本事的,另外我很喜欢她开的LX570,酒红色的,只是现在不如过去吃香,过去她可以带大课,现在只能四处做企业内训,整个行业不景气,老板们都不上课了,咋弄?


      前天,她突然联系我。


      发了一个链接给我,说要去韩国徒步,问我愿意赞助多少?


      我说,你自己说吧。


      我是想给9999或6999,但是我需要知道胃口,至于链接我直接没有打开,但是对于类似的感召我是不反感的,我觉得能想到我,我也很开心。


      她说,给我发个520吧。


      我给了999。


      教练技术的核心其实就是感召,你能感召多少人,你就能成多大的事业,例如让你身无分文不能求助朋友的前提下,从一座城市走到另外一座城市。


      免费搭车,感召陌生人帮你买水买饭。


      这都是你的感召力训练。


      她本身可能并不缺少这笔去韩国的费用,但是就是她的一个自我挑战,我是愿意为她买单的,1万元是心理价,我觉得她值。


      过去我对这些很反感。


      教练技术学员感召我捐款时,我都是冷嘲热讽一顿。


      内心的潜台词是:不要脸。


      现在我的看法改变了,我觉得人要学会心安理得的“拿”,也是杨文剑在路上批评我的,他觉得我没有跨过金钱关,例如别人给我钱,我不好意思要。


      这也是错的。


      我做公益晚餐拍卖差不多一个月了,拍卖过自己,拍卖过别人,已经累计捐款7.5万,是全额捐出,没有截留,我朋友圈有发票。


      我做这个事有两大初衷。


      一是感召孩子。


      二是成就自己。


      例如,我今生攒够一个亿有难度吧?


      理论上,我成为亿万富翁的概率跟被雷劈中的概率差不多,但是我捐款一个亿的难度却不大,按照现在的频率,只要我能活到60岁,光拍卖懂懂晚餐就可以捐款一个亿,因为额度肯定越拍越高。


      而且,这么短的时间内,我感受到了其独特的能量场。


      就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了,现在排队的人应该不下百人吧,包括我们本地很多人也积极参与进来了,意思是能否走个捷径,直接捐款可以吗?


      这个事对我改变特别大。


      使我感受到了“愿”的力量。


      只要你内心有愿,就有力量,有力量就有气场,有气场就能感染众人,也是一种感召力,大家都为你让路,推你一把。


      只是,我做这个事的阻力要超出一般人的阻力,例如北上广的人,可能男人想做公益全家人支持,父母支持,儿女支持,妻子更是支持。


      但是,我不同。


      我在的地方小,身边人多是反对的,意思是你有这个钱自己留着多好?父母不支持,我爹那天也跟我谈过,意思是他一个月退休金才那么点……


      我就安慰他,你就安心地活,该吃吃该喝喝,没钱了就问我要,不会影响你的生活品质的,我是替你重塑家风。


      这种阻力是非常大的,使我变成了一个另类,而且人们对另类的第一反应就是阴谋论,是不是幕后有什么阴谋?


      我值钱不比赚钱还有意思吗?


      大家都转不过这个弯来。


      我家旁边有条胡同,胡同的尽头是个茶楼,上下两层,老板跟我同龄人,读过书,算是本地做茶的学历最高的,正规的专升本,曾经也上过班,但是考了几年正式编没考上,怀孕后就辞职了,开了这么一家茶楼。


      她怎么找到我的呢?


      本地卖茶的也是一个圈子,他们在四处传言,说本地有个人是写书的,卖茶特别厉害,一天能卖几万元。


      于是,她想找我取经,经验的经。


      加上微信后,她总是喊我过去,我就问,那边人多不?


      她说,不多。


      我说,不去。


      因为我对茶室老板娘的认识就是老鸨角色,要招呼每个客人,当有客人在时,我去了容易被晒干,我何必浪费这个时间?另外我去干什么?我在哪喝不了茶?关键是我压根就不喜欢喝茶。


      喊了几次。


      有次她仿佛想明白了:这边暂时没有客人,过来聊聊吧,拜你为师……


      我去了。


      果然没人。


      她很虔诚,让我给提提建议。


      我问,一年能赚多少钱?


      她说,七八万块钱。


      我说,也不错了。


      她说,没算房租,房子是自己的。


      我问,加我的原因是什么?


      她说,都说你卖茶厉害,想跟你学习。


      我问,真心的?


      她说,真心的。


      我说,你最大的问题,就是自己把自己绑架了,从早到晚,成了一个泡茶的。


      她说,是呢。


      我问,主要卖什么茶?


      她说,咱这边比较全,什么茶都做。


      我说,说明你什么都不专业。


      她问,你呢?


      我说,我只做一款茶,简单,直接,而且不零售,我只针对真正的茶客,就是喝茶消费的,而不是买来送礼的,一箱起售,一箱是28饼。


      她问,是不是主要做关系户?


      我说,我只做土豪,因为我不讲价。


      她问,真的一天卖十多箱?


      我说,有时不止吧。


      她说,哇,你怎么这么厉害?


      我说,一般般了。


      她问,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变?


      我说,先把自己解放出来,做老板就两件事,第一、思考。第二、决定。你不能把自己变成服务员。


      她说,我不在,他们就不来了。


      我说,那你不该开茶馆,直接让他们去家里不是更好吗?


      她笑着说,你把我想成啥了。


      我说,道理是相通的。


      她问,解放出来之后呢?


      我说,只做一两款核心茶,培养真正的茶客,你现在的客户全是社会人士,看着层次很高,其实全是穷鬼,正经人哪有三天两头的跑到你这里喝茶的,大城市行,咱这边的茶馆还是江湖场合。


      她说,这个我保留意见,你那边的茶客呢?


      我说,别人找我买茶,我从来不给泡,你们想买就买,不想买就算,泡什么泡,我卖的都是品牌,他们都是有数的,我说句话你别生气,本地人多数是没有喝过好茶的,你这里卖的普洱若是在我那里,我全扔了,全是杂牌,都是小作坊产的,我卖的全是中茶或大益,别的品牌一律不做,就这种茶,本地人都没喝过,谁喝了都会被颠覆。


      她问,价格呢?


      我说,399元/饼。


      她说,咱这边也有这个价位的普洱。


      我说,货比货该扔,你应该去买饼对比着喝一下,品牌之所以是品牌,就是因为品质是一流的,宝马就是宝马,奇瑞就是奇瑞,你想想吧,人家花400元从你这里买了一饼杂牌茶,当有一天,他喝到了我的茶,同等价位的,他该哭还是笑?


      把她说得一愣一愣的,仿佛真的遇到了顶级高手。


      她问,你的大客户一年能消费多少?


      我说,至少20万吧。


      她问,你愿意手把手的带我吗?


      我说,这个再说。


      我坐了一会就走了,因为有人来了……


      她在微信上给我发了N多信息。


      我问,你真的想拜师于我吗?


      她说,真的。


      我问,你知道拜师是什么条件吗?


      她问,需要多少钱?


      我说,不要钱。


      她问,那?


      我说,要想学的会,跟着师傅睡。


      她说,我都是老妈妈了。(老太太的意思)


      我说,没事,我不嫌。


      她问,你是认真的吗?


      我说,不逗你玩了,我今天跟你说的都是开玩笑,我卖茶的确很厉害,大家传的数据也是真实的,我说的卖法也是真实的,但是别人跟着我的卖法走,一定卖不了,因为这个卖法只适合我自己,你去官方天猫店看看就知道了,即便是官方店,一个月也卖不了10饼,因为这个价位属于比较高端了。


      她说,你带带我吧。


      我说,不骗你,我就是逗你开心的,你根据自己的步伐走就行了,别听我瞎忽悠,我卖茶也是卖着玩,卖了几天不卖了,觉得没意思,没有成就感。


      后来,她跟我越聊越深,讲述了她当初为什么开茶馆,最初就想的很简单,喜欢茶艺,当然真开了以后才发现,的确存在我说的那些问题,就是接触了太多的江湖人士,能吹能聊,当然也有一些高层次的。


      我说,你开久了,老公冬天就不冷了。


      她说,这个不会的。


      我说,一定的。


      又过了一些日子,聊的又深了,她也坦白了,的确有过相好的,而且应该不止谈过一个,跟江湖人士接触久了,再老实的女人也会被拉下水,这个是必然的,毕竟你整天跟一群男人打交道,而且大家又来捧场你的生意,日子久了,什么故事都会发生。


      这也是我跟本地卖酒姑娘讲的那个观点,你这个年龄不该干这个,接触了大量的男人,腐蚀了自己,关键是你会误以为男人都是这个级别的,你为了迎合他们,你也变得越来越江湖。


      实际上,那些人都是混混。


      茶馆,也不能轻易干。


      干久了,也成了男人们嘴边的肉,不吃才怪。


      我上去就跟她胡说八道也是有原因的,她身上有这个吸引属性,就是无法让人正经,我为什么变得不那么尊重她?


      有个原因,就是那天我在那里,她泡茶给我喝,突然来了客人,仿佛是个很牛B的人,挺个大肚子,喝的走路都绕圈了,她跑出去迎接,然后就把我遗忘了。


      好久才想起来了。


      那人车子停在了我后面,就那么横在马路上,我的车子是在车位上,我的意思是是否让客人挪一下?


      她说,你多倒几把,从旁边出去吧。


      没意思,江湖人士。


      接触久了,她动不动就找我倾诉,这个那个的,我也没兴趣听,看她打很多字,我都是随意回复俩字:很好。


      有晚,她应该是喝酒了。


      给我发了一句:今天我把XX睡了。(本地一位达官贵人)


      我说,老头了,还行不?


      她说,秒。


      我问,在你茶馆?


      她说,没,他家。


      有读者曾经提出一个疑惑,就是为什么懂懂身边的人都这么乱?


      不是我身边的人乱。


      这就是真实的社会,是她们不愿意跟外人讲,单纯从外表来看,她是公认的老实人,相夫教子,但是背后也有这么一面。


      这是每个人的两面性,不单单是她的。


      她为什么要分享跟XX的事呢?


      她有成就感,就是得到了这么牛的一个人,不分享一下憋得难受,但是跟任何人讲都有风险,跟懂懂讲没有风险,因为懂懂不批判她。


      只是会写出来,哈。


      之前,我有个师妹,刚参加工作一年,把副校长睡了,应该是被,也是如此的开心,给我发信息,当时我正在跟小律师在一起,我给小律师看了看信息,小律师感叹小姑娘还是太嫩,嫩在哪?


      被得到了,也就失宠了。


      真正的高手是让副校长觉得你是他的人,随时可以推倒,但是你又不给他机会,这才是钓鱼的高手。


      跟威胁人是一样的。


      例如催贷的,准备好了侮辱性的彩信,先发给你,意思是你要是不还,就群发你的通讯录,但是为什么不直接发呢?


      因为,真发了,也就失去了震慑力。


      《教父》里也有类似一句台词:最好的威胁是不采取行动,一旦采取行动却没收到效果,人们就不再怕威胁了。


      所以,我现在也不盼着我媳妇当校长了。


      真当上校长,就不是我一个人的媳妇了。


      这一点,无论是否接受,都是事实,只要存在势差,推倒就非常容易,人在职场,势差无处不在,我有师姐就当副校长,我曾经这么调侃过她,她笑着说,也就是绿帽子看不见,若是能看见,真是满天飞……


      前天,很急,问我方便接电话不?


      我说可以。


      打了过来。


      她说,我不问你借钱,就是让你给我分析个事。


      我说,说吧。


      她说,我老公是职业股民,就是从早到晚都在书房里,三部手机两台电脑,过去找他说说话,他都是很不客气地回一句,别打扰。


      我问,赚到过钱吗?


      她说,赚到过。


      我问,现在赔了?


      她说,银行给我打电话,催贷我才知道。


      我问,有多少?


      她说,我问他,他一直不说,我问有个十几万?二十几万?三十几万?五十几万?我问了七八次,当我问到七十几万时,他说差不多。


      我问,有网贷吗?


      她说,应该没有,就是银行贷款。


      我问,贷款干什么了?


      她说,说是抄底了,结果没抄准,赔了。


      我问,现在你准备怎么办?


      她说,他现在就反复一句话,问我能出多少钱,说他家里人都在看我态度,家里人都出去借钱去了。


      我问,看你什么态度?


      她说,就是把茶楼转了,把房子卖了。


      我问,你怎么想的?


      她说,我咨询了XX,他说的很委婉,就是自保要紧。


      我说,我个人的直觉是他的窟窿不止几十万,所以你就是把自己都卖了,也堵不住这个窟窿,最终都是死,不如保存你自己,留点钱养活孩子。


      她说,我也是这么跟他说的,他说大不了把孩子送人,从他开始炒股他就没参与任何家事,孩子长这么大他都没抱过几次,也不跟孩子交流,完全沉湎于股票世界了,说个更夸张的,他连孩子现在读几年级都说不准。


      我问,那你咋还生了俩?


      她说,我们六年做了两次爱,生了俩孩子,跟别人说,别人都不信。


      我说,我的建议是离婚自保。


      她说,我们一直没登记。


      沉湎于股票的男人跟赌徒是没有区别的,但是我觉得这个男人应该有过人之处,否则早就不在一起了,为什么还心甘情愿的在一起呢?


      她很坚定,觉得要自保,因为她听XX的。


      找我也只是印证一下XX的推断。


      只是,我还坚信另外一点,就是她早晚都会卖房帮他的,哪怕明明知道是一个坑,她也会往里跳。


      为什么?


      女人的天性!

     

    上一篇:带你去领奖
    下一篇:苦旅

    发表评论:

    ?

  • <dd id="5dbgs"></dd>
    <em id="5dbgs"><strike id="5dbgs"></strike></em>
    <em id="5dbgs"></em>
    <th id="5dbgs"><track id="5dbgs"></track></th>
    <dd id="5dbgs"></dd>

  • <nav id="5dbgs"></nav>

    <nav id="5dbgs"></nav>
  • 炸金花炸金花网址 吉林 | 丹阳 | 南平 | 衢州 | 日喀则 | 清远 | 绍兴 | 钦州 | 神木 | 黄南 | 邯郸 | 遂宁 | 江门 | 大兴安岭 | 齐齐哈尔 | 阳泉 | 舟山 | 镇江 | 贵州贵阳 | 中卫 | 南阳 | 河北石家庄 | 五指山 | 吴忠 | 鸡西 | 湘西 | 玉林 | 乌兰察布 | 台中 | 南充 | 芜湖 | 自贡 | 漳州 | 巴中 | 乌兰察布 | 遵义 | 雄安新区 | 德清 | 南通 | 顺德 | 鞍山 | 神木 | 陕西西安 | 内江 | 三沙 | 固原 | 开封 | 乳山 | 台北 | 涿州 | 无锡 | 定州 | 迁安市 | 涿州 | 包头 | 来宾 | 仁怀 | 宜昌 | 石河子 | 大庆 | 淮南 | 内江 | 日照 | 阜新 | 湖州 | 顺德 | 滁州 | 绥化 | 澄迈 | 吴忠 | 乌海 | 东营 | 漳州 | 永州 | 包头 | 定州 | 长葛 | 改则 | 乌兰察布 | 泉州 | 保定 | 馆陶 | 乌兰察布 | 广汉 | 天长 | 芜湖 | 淮北 | 汉中 | 承德 | 黄冈 | 宜昌 | 长垣 | 惠东 | 娄底 | 迪庆 | 黄石 | 三亚 | 克拉玛依 | 黄南 | 抚州 | 张家界 | 丽水 | 大连 | 温岭 | 锡林郭勒 | 嘉兴 | 绵阳 | 咸阳 | 瓦房店 | 大兴安岭 | 海拉尔 | 日照 | 宜春 | 海南海口 | 绥化 | 桐城 | 阜阳 | 黔西南 | 海南 | 涿州 | 丽江 | 鹰潭 | 鹰潭 | 克拉玛依 | 孝感 | 项城 | 桐城 | 漳州 | 天长 | 大连 | 甘南 | 张北 | 北海 | 清远 | 景德镇 | 余姚 | 六盘水 | 库尔勒 | 乐山 | 平凉 | 日照 | 武威 | 湘西 | 台州 | 渭南 | 晋中 | 曹县 | 聊城 | 景德镇 | 果洛 | 随州 | 郴州 | 三亚 | 黄石 | 崇左 | 乐山 | 铁岭 | 丽江 | 桐乡 | 定西 | 九江 | 岳阳 | 儋州 | 随州 | 长治 | 偃师 | 喀什 | 伊犁 | 海南海口 | 临夏 | 盐城 | 兴安盟 | 佛山 | 保亭 | 乳山 | 楚雄 | 阜阳 | 四川成都 | 杞县 | 深圳 | 南充 | 衢州 | 柳州 | 唐山 | 巢湖 | 宜宾 | 垦利 | 保亭 | 海丰 | 昌吉 | 仁怀 | 伊春 | 沭阳 | 临沂 | 济宁 | 七台河 | 济源 | 枣阳 | 遂宁 | 平顶山 | 琼海 | 济南 | 阿拉善盟 | 惠东 | 南阳 | 宣城 | 清远 | 瓦房店 | 嘉峪关 | 威海 | 马鞍山 | 长垣 | 澳门澳门 | 来宾 | 怒江 | 江苏苏州 | 漳州 | 黔南 | 徐州 | 平凉 | 青州 | 绵阳 | 邹平 | 南安 | 章丘 | 瑞安 | 阜阳 | 高雄 | 阿坝 | 河北石家庄 | 靖江 | 广元 | 莱芜 | 柳州 | 武安 | 茂名 | 郴州 | 海门 | 中卫 | 和田 | 苍南 | 新余 | 阜新 | 乐平 | 河北石家庄 | 鹤岗 | 阳泉 | 汉中 | 厦门 | 天长 | 如东 | 澄迈 | 简阳 | 南充 | 遂宁 | 陕西西安 | 秦皇岛 | 天水 | 雅安 | 昌吉 | 承德 | 宜昌 | 亳州 | 酒泉 | 绥化 | 贺州 | 包头 | 亳州 | 保亭 | 晋中 | 莒县 | 阿拉善盟 | 营口 | 宜昌 | 神农架 | 保定 | 巢湖 | 香港香港 | 山南 | 黔南 | 神木 | 来宾 | 绥化 | 宁德 | 漯河 | 河北石家庄 | 瓦房店 | 库尔勒 | 五家渠 | 东海 | 泰兴 | 石狮 | 鄂尔多斯 | 韶关 | 启东 | 延边 | 宁波 | 烟台 | 果洛 | 衢州 | 新沂 | 临夏 | 台中 | 诸暨 | 乐山 | 海北 | 寿光 | 枣庄 | 丹阳 | 泰州 | 晋城 | 沧州 | 溧阳 | 保亭 | 徐州 | 神木 | 阳泉 | 图木舒克 | 吴忠 | 鹤岗 | 延安 | 大丰 | 武威 | 安康 | 绥化 | 赣州 | 台北 | 甘孜 | 肥城 | 益阳 | 海南海口 | 正定 | 承德 | 驻马店 | 厦门 | 江苏苏州 | 绵阳 | 海拉尔 | 萍乡 | 阳泉 | 宣城 | 定州 | 如东 | 保定 | 伊犁 | 玉林 | 乌兰察布 | 宁夏银川 | 新余 | 梅州 | 贵港 | 保定 | 保定 | 海丰 | 甘肃兰州 | 宣城 | 高雄 | 永新 | 杞县 | 广州 | 毕节 | 中卫 | 云浮 | 迁安市 | 临猗 | 晋城 | 怀化 | 贺州 | 淄博 | 株洲 | 安吉 | 白山 | 昌吉 | 如东 | 抚州 | 公主岭 | 钦州 | 巴中 | 德清 | 赣州 | 甘肃兰州 | 广汉 | 襄阳 | 天水 | 仙桃 | 长治 | 山南 | 厦门 | 淮安 | 安顺 | 梧州 | 菏泽 | 青州 | 白沙 | 资阳 | 宿州 | 定州 | 宜都 | 曹县 | 淮北 | 金坛 | 本溪 | 象山 | 海拉尔 | 云南昆明 | 吉林长春 | 雄安新区 | 章丘 | 百色 | 儋州 | 盘锦 | 瑞安 | 东台 | 钦州 | 迪庆 | 澳门澳门 | 石河子 | 禹州 | 鄢陵 | 酒泉 | 阳泉 | 宝应县 | 德清 | 曹县 | 宝鸡 | 长葛 | 盐城 | 宝鸡 | 昭通 | 任丘 | 万宁 | 固原 | 晋城 | 澳门澳门 | 黑河 | 商洛 | 喀什 | 沛县 | 河源 | 达州 | 芜湖 | 上饶 | 三河 | 南京 | 澄迈 | 海门 | 潍坊 | 商洛 | 宜都 | 包头 | 鹤壁 | 万宁 | 杞县 | 平顶山 | 凉山 | 甘肃兰州 | 唐山 | 内江 | 牡丹江 | 榆林 | 琼中 | 潍坊 | 昭通 | 宝鸡 | 甘肃兰州 | 深圳 | 乌兰察布 | 湘西 | 聊城 | 嘉峪关 | 驻马店 | 广西南宁 | 石狮 | 十堰 | 东营 | 东阳 | 燕郊 | 遵义 | 长葛 | 黔西南 | 嘉兴 | 海西 | 张家口 | 茂名 | 株洲 | 周口 | 晋江 | 昌吉 | 荆州 | 山西太原 | 和田 | 运城 | 景德镇 | 黄山 | 伊春 | 运城 | 新疆乌鲁木齐 | 保定 | 宜宾 | 日土 | 图木舒克 | 咸阳 | 汕尾 | 防城港 | 汉川 | 灌云 | 六安 | 双鸭山 | 铁岭 | 六盘水 | 清徐 | 广汉 | 乌兰察布 | 攀枝花 | 海西 | 仁寿 | 韶关 | 永新 | 昌都 | 桂林 | 博罗 | 柳州 | 湘西 | 阳春 | 厦门 | 白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寿光 | 汉中 | 潮州 | 渭南 | 红河 | 如东 | 图木舒克 | 泰安 | 淮安 | 定西 | 阿拉尔 | 阿坝 | 厦门 | 海丰 | 景德镇 | 诸城 | 阿坝 | 莱州 | 随州 | 温州 | 张掖 | 东阳 | 延边 | 安吉 | 鹤岗 | 永新 | 锡林郭勒 | 邵阳 | 中卫 | 防城港 | 惠东 | 黄冈 | 天长 | 汉川 | 东营 | 濮阳 | 辽宁沈阳 | 南充 | 义乌 | 临汾 | 临夏 | 三亚 | 宣城 | 灌南 | 安庆 | 南通 | 新沂 | 义乌 | 潮州 | 普洱 | 商丘 | 邵阳 | 任丘 | 宿州 | 简阳 | 普洱 | 徐州 | 宁波 | 兴安盟 | 河源 | 慈溪 | 红河 | 洛阳 | 红河 | 陇南 | 铜陵 | 福建福州 | 克孜勒苏 | 丽江 | 济南 | 鹤岗 | 海丰 | 铁岭 | 黑龙江哈尔滨 | 五家渠 | 果洛 | 象山 | 晋中 | 广安 | 临沧 | 神农架 | 平潭 | 三亚 | 吉林长春 | 毕节 | 青海西宁 | 大理 | 厦门 | 深圳 | 渭南 | 沧州 | 沧州 | 蚌埠 | 日喀则 | 许昌 | 玉树 | 铜陵 | 克孜勒苏 | 开封 | 和县 | 焦作 | 榆林 | 三门峡 | 滕州 | 营口 | 鄢陵 | 平凉 | 内江 | 梅州 | 保山 | 河南郑州 | 大庆 | 阿勒泰 | 河北石家庄 | 郴州 | 余姚 | 桂林 | 昭通 | 黄山 | 枣阳 | 馆陶 | 宜昌 | 蓬莱 | 日喀则 | 香港香港 | 秦皇岛 | 云浮 | 天长 | 攀枝花 | 大兴安岭 | 儋州 | 新余 | 安徽合肥 | 海北 | 江西南昌 | 洛阳 | 石河子 | 南京 | 衢州 | 大连 | 昌吉 | 岳阳 | 安庆 | 泸州 | 铜川 | 喀什 | 宁德 | 楚雄 | 海西 | 泸州 | 威海 | 醴陵 | 湘西 | 驻马店 | 辽宁沈阳 | 江门 | 大同 | 绥化 | 阿拉善盟 | 灵宝 | 清徐 | 黄冈 | 百色 | 黔西南 | 丽水 | 金华 | 珠海 | 张掖 | 克拉玛依 | 邢台 | 大兴安岭 | 临汾 | 桂林 | 宝应县 | 山西太原 | 兴化 | 运城 | 醴陵 | 山南 | 吉林长春 | 澄迈 | 阿拉善盟 | 海拉尔 | 红河 | 温州 | 嘉兴 | 晋江 | 吉安 | 来宾 | 桓台 | 金华 | 黑龙江哈尔滨 | 库尔勒 | 哈密 | 五家渠 | 鄢陵 | 漯河 | 防城港 | 鹤岗 | 鹤壁 | 曲靖 | 辽阳 | 杞县 | 保亭 | 鹤岗 | 大连 | 上饶 | 曲靖 | 大庆 | 牡丹江 | 四川成都 | 百色 | 宁波 | 青海西宁 | 咸宁 | 莒县 | 包头 | 淮南 | 海丰 | 任丘 | 淮南 | 晋中 | 宁国 | 白城 | 广安 | 景德镇 | 张北 | 巴中 | 海南 | 伊春 | 珠海 | 海门 | 平潭 | 江苏苏州 | 汉川 | 定西 | 长垣 | 河北石家庄 | 醴陵 | 台北 | 泗阳 | 衢州 | 滁州 | 乌兰察布 | 齐齐哈尔 | 上饶 | 恩施 | 驻马店 | 揭阳 | 玉溪 | 阳江 | 苍南 | 延安 | 台湾台湾 | 佳木斯 | 大同 | 扬中 | 长治 | 龙口 | 盘锦 | 和田 | 清远 | 沧州 | 义乌 | 招远 | 济南 | 浙江杭州 | 神木 | 绵阳 | 贵州贵阳 | 海拉尔 | 宜都 | 琼海 | 桂林 | 万宁 | 宁国 | 临夏 | 乌海 | 吴忠 | 河北石家庄 | 晋城 | 临汾 | 阳江 | 海东 | 黔西南 | 湖北武汉 | 淮南 | 黔西南 | 锦州 | 日土 | 公主岭 | 黔南 | 鸡西 | 常德 | 四平 | 海安 | 桐乡 | 万宁 | 枣庄 | 龙口 | 郴州 | 海西 | 东阳 | 许昌 | 琼中 | 浙江杭州 | 沭阳 | 浙江杭州 | 山东青岛 | 日照 | 七台河 | 吕梁 | 苍南 | 保定 | 莆田 | 泸州 | 廊坊 | 呼伦贝尔 | 新余 | 清徐 | 渭南 | 昆山 | 厦门 | 漯河 | 武安 | 桓台 | 莱州 | 伊春 | 玉环 | 武威 | 四平 | 漳州 | 包头 | 蚌埠 | 淮北 | 江门 | 慈溪 | 正定 | 宜春 | 新沂 | 荆门 | 临海 | 大理 | 常德 | 五家渠 | 百色 | 保山 | 灌云 | 通化 | 包头 | 吐鲁番 | 高雄 | 南阳 | 迪庆 | 慈溪 | 昭通 | 南平 | 阿克苏 | 高雄 | 儋州 | 蚌埠 | 广安 | 嘉善 | 仁怀 | 邹城 | 台湾台湾 | 雅安 | 庆阳 | 枣阳 | 博尔塔拉 | 河池 | 神木 | 永康 | 儋州 | 驻马店 | 库尔勒 | 嘉善 | 巴音郭楞 | 玉溪 | 包头 | 泗阳 | 杞县 | 黄南 | 吴忠 | 石狮 | 三亚 | 邹城 | 信阳 | 金华 | 济源 | 广元 | 黄山 | 张掖 | 淮北 | 河源 | 广元 | 大连 | 信阳 | 和县 | 三沙 | 莱芜 | 舟山 | 大理 | 三沙 | 大庆 | 大丰 | 郴州 | 沛县 | 四川成都 | 深圳 | 沛县 | 日喀则 | 晋江 | 梧州 | 灵宝 | 阿拉尔 | 东海 | 湘西 | 济源 | 钦州 | 克孜勒苏 | 葫芦岛 | 周口 | 通化 | 南平 | 阿拉尔 | 宁夏银川 | 三河 | 海丰 | 朝阳 | 桓台 | 惠州 | 吴忠 | 娄底 | 双鸭山 | 齐齐哈尔 | 嘉峪关 | 湖南长沙 | 抚顺 | 泰安 | 德宏 | 毕节 | 黑河 | 安岳 | 宜昌 | 马鞍山 | 和田 | 霍邱 | 青州 | 香港香港 | 昌吉 | 昌吉 | 公主岭 | 贵州贵阳 | 平潭 | 邢台 | 三亚 | 平凉 | 三亚 | 天水 | 龙口 | 宜都 | 中山 | 山西太原 | 大理 | 靖江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仁寿 | 淄博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金昌 | 招远 | 景德镇 | 商丘 | 内江 | 单县 | 长垣 | 恩施 | 平顶山 | 东莞 | 巴音郭楞 | 唐山 | 常州 | 辽源 | 铜川 | 黔南 | 眉山 | 三门峡 | 株洲 | 金华 | 张掖 | 塔城 | 伊春 | 朔州 | 鹰潭 | 株洲 | 绵阳 | 衡阳 | 江苏苏州 | 塔城 | 邳州 | 潍坊 | 莆田 | 陵水 | 梅州 | 嘉峪关 | 大连 | 文昌 | 四川成都 | 阿勒泰 | 诸暨 | 馆陶 | 博罗 | 塔城 | 香港香港 | 崇左 | 东莞 | 襄阳 | 海丰 | 石嘴山 | 马鞍山 | 项城 | 盘锦 | 寿光 | 云南昆明 | 湘西 | 漯河 | 定安 | 长垣 | 贵州贵阳 | 日喀则 | 宁国 | 广元 | 崇左 | 日喀则 | 武威 | 吐鲁番 | 石狮 | 四川成都 | 山南 | 延边 | 红河 | 兴安盟 | 定安 | 铜陵 | 韶关 | 大丰 | 黄石 | 偃师 | 阿勒泰 | 眉山 | 瑞安 | 灌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