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5dbgs"></dd>
    <em id="5dbgs"><strike id="5dbgs"></strike></em>
    <em id="5dbgs"></em>
    <th id="5dbgs"><track id="5dbgs"></track></th>
    <dd id="5dbgs"></dd>

  • <nav id="5dbgs"></nav>

    <nav id="5dbgs"></nav>
  • 不要,白富美

    懂懂日记 发布于:2017-12-8 10:01 分类:懂懂2017年日记  有 1206 人浏览,获得评论 7 条  

      次日,周末。


      10点左右,太太给我打电话,问我起床没?


      我说,我一般六点就起床了。


      她说,一会我发个位置给你,你过来吧,请你喝咖啡。


      我说,好。


      位置发给我了,两岸咖啡,我立刻启程,白天的杭州比晚上堵得多,公交车专用车道咋这么多?而且还是彩色的,搞得我眼花缭乱,而且咱开的太太的车,生怕有违章,小心翼翼的。


      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大城市,就在这点,不能很爽地驾驶。


      而在我的县城呢?


      一不小心就超速。


      到了,又是她们三个,都变了样,精心打扮过,当然不是为我打扮的,应该是生活的常态,而昨天我见到的她们是运动装。


      我看了看银行姐姐。


      她看了看我,什么都没说。


      我在想,还是女人会藏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当然,的确什么都没发生,只是我觉得跟我倾诉了那么多,应该是非常熟悉的关系才对,而见了面呢,她依然表现出来陌生人的状态。


      她们每个人都点了咖啡,问我点什么?


      我翻了半天,我问,我能不能什么都不点?


      太太问,是不合胃口?


      我说,我不喜欢喝咖啡。


      她说,有茶。


      我说,我还是喝点清水吧,不是客套,是我真的不需要。


      好吧。


      桌子上有个类似IPAD的播放器,里面在放马云的演讲,原来,这就是杭州特色。


      太太问,懂懂有没有考虑来杭州发展?


      我说,没有。


      她问,北京?上海?


      我说,也考虑过,也没考虑过,主要是什么呢?我们到了这些地方是缺少资格感的,不是内心的资格感,因为限购我们买不到房子,因为户籍孩子读不了书,一道无形的墙把我们挡在了外面,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正好,我也不想去,因为我不喜欢拥挤,我喜欢安逸的环境,可以独立思考。


      她说,可以买社保。


      我说,我媳妇在上海那边买的,在朋友公司里缴着,可能还要等个三四年吧,才有资格买房,不过即便资格有了,可能也买不起了。


      她问,有没有考虑写部长篇小说?


      我说,有这个计划,其实我的目标不是成为一个优秀的商人,而是成为一位出色的作家,这个出色应该是诺贝尔级别的。


      她问,什么时候写?


      我说,等我爹死了。


      三人大笑。


      我说,我说的是真心话,好的作品一定是人性大作,在过往的人生里,我体验过悲,体验过喜,但是都是小悲小喜,所谓的悲无非是跟谁吵架了,被谁打了一顿,要么是进去坐过牢,也没啥,但是死了爹死了娘甚至死了老婆,这才是大悲,翻过这座山,对人生又会有新的认识,我认为现在的我还是太嫩了。


      我现在的阶段,充其量是感触。


      就是对这个世界略有感触,是蜻蜓点水,站在外面写别人的故事,我不是当事人,根本无法做到感同身受,例如我去参加朋友母亲的葬礼,朋友哭得死去活来的,而我们一群奔丧的呢?晚上去KTV跟公主们又抱又跳了,没觉得是个事,而我们在奔丧的现场呢?我们也哭,也是真哭。


      感触以后呢?是经历。


      所以,我从来没觉得坏事就是坏事,一辈子只体验过风光,没体验过落魄,人生也是残缺的,很多大人物,包括你们这些都市长大的人,也许内心是非常脆弱的,可能邻桌过来一拍桌子,你们就火冒三丈了。


      有感触,有经历,最后才是表达。


      她问,不是很多作家在30岁左右就写出了大作吗?


      我问,真是大作吗?一岁年纪一岁心,哪怕是天才也很难逾越年龄带来的优势,什么行业都有少年天才,就是作家领域,没有!


      她说,等你写了,我们替你发行。


      我说,那我当真了。


      她说,绝对没问题,我们的渠道是一流的,你本身做书应该熟悉,图书公司比出版社还懂发行。


      我说,这个我知道,畅销书十有八九都是图书公司运作的,例如《明朝那些事儿》、《盗墓笔记》,包括韩寒能火很大程度就是因为依托路金波这个图书公司。


      她问,你看畅销书吗?


      我说,很少,就跟朋友圈的10万+的好文是一样的,我觉得我再去阅读这类文章是弱智的表现,因为这都是写给初中生阅读的,中国有80%的人口是初中及以下学历,有时我也在YOUKU上看电影,但是只能看电影,不能选电影,若是按照观看量排名,你都会怀疑人生的,畅销书是一个道理。


      她问,你真是初中生吗?


      我说,过去是。


      周末的缘故,咖啡馆人很多,邻桌来了几个北方人,大嗓门。


      听口音,山东、河北一带。


      银行姐姐提议:中午我请喝茶吧。


      好。


      杭州的茶馆跟北方的茶馆也有些不同,有点类似自助餐的感觉,有水果,有蛋糕,有饭菜,甚至还有煮好的大闸蟹。


      她们三个人,每个人都吃一点点东西。


      那我也不好意思吃。


      我拿了8个鸡蛋。


      我怕我吃别的不优雅……


      银行姐姐问:你不怕胆固醇过高吗?


      我说,我跟别人学的知识不同,我觉得无论是胆固醇还是胶原蛋白还是弱碱水,进了肚子都会遭遇胃酸,要么分解,要么中和,所谓的概念都是骗人的,吃鸡蛋黄与胆固醇高没有半点关系,鸡蛋是营养成分最均衡的食物,完全可以当饭吃,有时媳妇不在家,我自己就煮鸡蛋吃,能吃多少就煮多少。


      银行姐姐去找服务员要热水去了。


      医院博士朝我笑了笑。


      我问,咋了,我说错了?


      她说,没有,非常对,而且让我很意外!


      我问,意外啥?


      她说,没啥。


      我问,你留学几年?


      她问,你怎么知道我留过学?


      我说,这玩意都写在脸上。


      她说,我加一下你微信,有机会看看你写的文章,学习学习。


      我说,不适合你们读,因为你们是高于我的,看我的文章就如同看儿戏。


      她说,那未必。


      加了。


      在茶馆吃过午饭,她们俩回去了,只剩我跟太太。


      我是晚上的飞机。


      太太拿了个袋子给我:两万块钱,别嫌少。


      我说,我不要钱。


      她说,耽误你几天,一点心意,别推辞了。


      我不要。


      她直接帮我装到背包里了。


      我没再拒绝。


      她说,不要有压力,合不合作都是未来的事,与这个钱无关,这是老大的意思。


      我说,觉得不好意思。


      她问,昨晚没故事吧?


      我说,没有,把她送回去,我就走了。


      她问,没找你聊聊?


      我说,随口聊了几句。


      她说,清官难断家务事。


      我说,这个道理我懂,例如我写写我媳妇,读者觉得很心疼我,意思是这么优秀的懂懂咋找了这么一个女人?倘若我媳妇写写我呢?大家急忙劝她,你咋找了个渣男,抓紧踹了,每个人的倾诉本身就具有主观色彩与辩护性,这个道理我是懂的。


      她问,有没有跟你说她老公的事?


      我说,说了,我挺佩服她这一点的,这么优秀,四年没找别人。


      她问,你觉得是真是假?


      我说,现场判断,是真,事后咀嚼,是假。


      她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我问,她有情人吗?


      她问,咋了,看上她了?


      我说,不是,只是好奇。


      她说,应该没有吧,虽然经常在一起,但是我们也不是很熟,一起爬山的驴友。


      我问,医院那个呢?


      她说,你别看她疯疯颠颠的,她是真的很单纯。


      我说,跟银行姐姐反着。


      她说,差不多,我看你写过一句话,你没有朋友,这句话用在我身上也对。


      我说,明白。


      她这话也是风险提示,意思是我不能把她带来的人就理解为了她的好朋友,我把对她的信任转嫁到了她们身上……


      下午,司机要送我,我拒绝了,我约了顺风车。


      医院博士在微信上问我:几点的飞机?


      我说,晚8点。


      她问,你是83年几月的?


      我说,5月。


      她说,我是10月。


      我说,你看起来像90后。


      她说,虽然你是睁眼说瞎话,但是我也爱听。


      我问,你在哪留学的?


      她说,柏林。


      我问,在柏林学的阉猪?


      她说,对,技术熟练,下次你来,让你试试。


      我问,你会说德语?


      她说,不会,我是英语完成整个学业。


      我问,你认可中医吗?


      她说,我是业内人士,不发表评论。


      我问,在国内读到本科?


      她说,我是在国内读到硕士。


      我问,为什么不去美国?英国?


      她说,美国与英国跟我们的医学教学体制不同,无论理论还是临床,都不能接轨,就是他们不认可我们医学院毕业生的临床能力,无法申请博士,若是选择英美,我只能申请科研方向,例如公共卫生、生物医学、临床实验,离医生越来越远。


      我问,你喜欢当医生?


      她说,是的。


      我问,德国认可中国的医学学历?


      她说,是的,可以直接申请临床专业博士。


      我问,医学博士是什么水平?


      她说,很普遍,很普通,如牛毛。


      我问,我们离世界强国的医学水平差距真的很大吗?


      她说,这个,我不能信口开河,但是,人均寿命与经济水平是呈正比的,即便是德国也曾经有东德与西德,西德发达,东德落后,西德的人均寿命就高于东德,对于社会上层人士而言,70岁离世可以理解为夭折了。


      我问,去过柏林墙吗?


      她说,去过,你对政治历史很感兴趣吗?


      我说,偶尔关注,从不书写。


      她问,为什么?


      我说,因为在柏林墙时代,作家、艺术工作者是最容易被迫害的,因为他们容易让老百姓觉醒,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一部电影,《窃听风暴》。


      她说,看过,还有一部《再见列宁》。


      我说,所以,我要知道什么可以写,什么不能写,写写爱恨情仇无所谓,倘若写写敏感话题,我可能就真的被阉割了,阉割的不是蛋蛋,可能是喉咙。


      前几天我看了一个视频,一个朝鲜兵叛逃到韩国,被射击了,我就想起了柏林墙。


      三八线、柏林墙其实是同一时代产物。


      当时我就在想,假如我是一个朝鲜军人,而我同宿舍的战友准备逃跑了,我会不会射杀他?


      一想这个问题,我莫名很伤心。


      柏林墙倒掉后,曾经审判过一名东德的警察,他朝试图翻越柏林墙的人射击了,他给自己的辩护是自己是一名军人,以执行任务为天职,法官说,不错,你是执行命令,但是你可以把枪口抬高一寸。


      有形的柏林墙还好说,无形的才是最可怕的,就如同牛哥总吓唬我的:年轻人,什么都别想,先赚钱,因为阶层在固化,大门在一天天的关闭,抓紧吧。


      柏林墙是怎么形成的?


      二战胜利以后,盟军把德国给瓜分了,西边是西德,从上而下分别是:英占区、法占区、美占区。


      东边呢?


      苏占区。


      而且,又是两种不同的意识形态,西边是资本主义,东边是社会主义。


      资本主义在美国的带领下,发展越来越快。


      东德的人就往西边跑。


      于是,东德下令修建了柏林墙,表面上是为了防止法西斯思想东进,其实主要是防止东德的人西逃。


      东西差距越来越大,民怨越来越大,最终,柏林墙倒掉了。


      而且西德是带着钱来的:1991年,德国议会通过决议,在原西德各州对纳税人统一征收税率为5.5%的团结税,用途是东德地区基础建设,及东德企业改制和福利制度改革,使之达到原西德标准。


      一瞬间,现代化的冲击扑面而来。


      可是,东德很多人又想建立柏林墙,为什么呢?


      因为,自己与时代脱轨了,原先自己的技能在现代化浪潮里一无是处,成了一个无用的人,他们反而怀念起自己被重用的日子。


      就如同坐了20年牢的人,一旦走到社会上,会突然想监狱。


      他不要这个自由。


      因为,这个自由让他更加的渺小、自卑。


      她问,是不是有众人皆醉你独醒的感觉?


      我说,没有,只是偶尔有表达欲而已,但是想想忍住了,就如同我回村里,除了问吃了没,喝了没,我是不会多交流任何话题的,你好我好大家好就行了,不要试图去做一个唤醒者,唤醒的结果就是村民会联手把我捆送到精神病医院,在我层次之上的人至少有一亿人,大家都是明白人,但是谁都没说什么,在这个时代,安全的活着,就是最好的选择,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


      她问,你对欧洲什么印象?


      我说,底蕴一流,人们内心是比较平静的,写在脸上,但是在互联网时代,也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他们的互联网就没有我们的发达,一去欧洲就一个感觉,中国在互联网方面真的走在了世界前列。


      她说,欧洲人生活是生活,工作是工作,我们是工作是生活,生活是工作。


      我说,底蕴是需要时间沉淀的。


      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过了几天,我翻了翻她朋友圈,发现她摘抄了我不少句子。


      我问,在看我文章?


      她说,是的。


      我问,好看吗?


      她说,我只关注人文、人性,对赚钱、理财之类的不感兴趣,我想通过你去认识我老公。


      我问,你老公也是北方人?


      她说,离你很近,我越看越觉得你们像,思维模式、处事风格,读你文章我才慢慢地理解他。


      我问,他也是医生吗?


      她说,是的。


      我问,他是农村的?


      她说,是的。


      我问,那你咋忍受得了?


      她说,我读了这么多年书,读傻了,父母觉得小伙很不错,我就嫁了,就这么简单,甚至没约着看过电影,就结婚了。


      我问,生活习惯差别大吗?


      她说,非常非常大,例如你写的孩子回老家嫌爷爷奶奶脏,我家孩子就是,爷爷奶奶给东西吃,他们都是拒绝的,我老公就大发雷霆,认为自己教育失败,孩子竟然跟爷爷奶奶不亲。


      我问,你几个孩子?


      她说,两个。


      我问,生活习惯差别这么大,有没有想过离婚?


      她说,他是比较迁就我的,真的当个小公主一样去疼,所以在习惯有冲突、思维有冲突时,我都选择了接受,例如他的卫生习惯,穿衣习惯,我都忍受。


      我问,是不是也觉得我很邋遢?


      她说,还好吧,你毕竟天天运动,至少天天洗澡。


      我问,男医生是不是性冷淡?


      她问,你接触过男医生吗?


      我说,接触过。


      她问,深入接触过吗?


      我说,深入过。


      她问,你接触过最奇葩的情况是什么?


      我说,喝酒的是比较多的,他们压力也蛮大的,还有就是有跟病人啪啪的。


      她问,是跟医药代表还是护士?


      我说,是病人,啪啪完以后让我去送的,那女的是窗帘店的老板,是她亲口告诉我的,说刚才跟医生啪啪了,那女的长的很有味道。


      她问,什么科?


      我问,胃疼,什么科?


      她问,还有更奇葩的吗?


      我说,你是女生,我不能跟你聊这些,我只能告诉你,因为天天见,各式各样的身体,所以传统的感官刺激是很难满足他们了,那么就会寻求更深层次的,例如SM,我还遇到过主任级的医生,吸毒的。


      她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社会人士告诉我的。


      她问,你吸毒吗?


      我说,不。


      她问,为什么你文章里的人物,都这么奇葩?


      我说,其实他们都是普通人,就如同你也是普通人,银行姐姐也是普通人,但是每个人内心都有故事,遇到我这类人,大家就想倾诉,当这些心底故事写出来时,就显得很奇葩,其实,每个人内心都有类似的一堆奇葩故事,只是从未说过。


      她问,你如何看待凤凰男?


      我说,凤凰男不能飞,一旦飞起来,他会选择背叛,因为农村出来的人,离底线更近。


      她说,我就想搞懂,为什么我老公会出轨。


      我问,跟病人?


      她说,不知道是不是病人,他整天在女人堆里,他们科室女多男少,理论上他属于绝对理性的男人,但是这样的男人一旦出轨了,就疯了,我知道他是认真的,他什么都不要,孩子不要,房子不要,只要净身出户,那姑娘是95年的,俩人在一起非常疯狂,还在缆车上亲热,录了小视频发给我,意思就是让我死心,放他走。


      我问,你确定他不是冲动?


      她说,他那么理性的人,不是冲动,应该是遇到真爱了。


      我说,因为他在你家活得太压抑了,他想找到平级的女人,甚至属于自己碾压的,无比顺从自己的,而不是自己顺从的,那女孩应该是很崇拜他的。


      她说,自从出了这个事,他在我面前,一次都没行过。


      我说,你从小就缺少依赖感,你需要的不是爱情,而是依赖,就是能给你安全感的环境,所以哪怕你是跟流浪汉在一起久了,你也离不开他。


      她说,是的。


      我说,你拖着他吧,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


      她说,我只是理解不了他的前后变化,之前,特别特别的好,之后,歇斯底里,说什么都走,我怎么求他,他都走,我让他看在孩子的面上回来,他不。


      我问,你家有多少积蓄?


      她说,没多少,我们俩就是上班的,买了房子以后没剩多少,前年被民间借贷坑走了100多万,现在只有几十万了,我们俩年薪加起来70万左右。


      我问,他不要?


      她说,他不要钱,只要爱情。


      我说,你老公呢,也是老实孩子,从来没体验过爱情,可能是他第一次认真的恋爱,所以你别打扰他了,我推测还会回来的。


      她说,你看起来比他坏,但是你比他的理性还高一个层次,因为你的底线在家庭之上的。


      我说,追求的不一样吧,我对爱情没有新鲜感,我更在意的是懂,就是能读懂我的人,能跟我交流的人。


      她问,你床上厉害吗?


      我问,是要约我吗?


      她问,你愿意吗?


      我说,我3分钟。


      她说,那不合适,看你大腿上肌肉好发达,打球时一蹦那么高,我在想你一定很厉害。


      我说,我是糠心的萝卜,我更喜欢抱着,多余的没意思。


      她说,我年轻的时候是喜欢这样,但是我现在更喜欢直接的。


      我问,你约过没?发誓。


      她说,从来没,过去没,现在没,有且只有过他,他是蛮厉害的,有时我生气了,他什么都不说,把我摁到床上就是一顿。


      我问,怎么定义的我?炮友?情人?


      她说,都不是,就是一见你,就觉得你很值得依赖,就是那种很包容的人,仿佛我们这些委屈对你一说,就啥也没了,是懂我的人,但是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懂你,我这几天每天都读你20篇以上的文章,我就是想早日能读懂你。


      我说,我怕被钓鱼。


      她问,是不是我太直接吓着你了?


      我说,没有,我不怕直接的,直接的都是真情流露,我怕的是藏得深的,前天我还遇到了一个,一个妹子,平时一起健身的,她请教练去唱歌,就他们俩,唱完歌教练的意思是开个房聊聊人生,她就去了,无论唱歌还是开房都是她付的钱,次日早上给我发信息,说教练不是个东西,半夜竟然想脱她衣服。


      她问,你怎么回答的她?


      我说,教练比吃了屎还难受,遇到了个女学员,请自己唱歌,请自己开房,结果床上装起了圣母,你都跟人开房了,还装什么纯洁?妹子反问我:开房难道就要发生什么吗?我,竟然无言以对。


      她问,大家都会跟你倾诉这些吗?


      我说,这些都是很常态化的,比这个疯狂的多的是。


      她问,你能来找我吗?我给你买机票。


      我问,是去干嘛?


      她说,聊聊天,说说话。


      我说,不去。


      她说,其实到了我们这个年纪都比较务实。


      我说,是的。


      她说,其实我要的也不是卿卿我我,要的是可以给我安全感的,现实生活中的,你离我还是太远,除非你愿意跟我一起生活。


      我说,不现实,第一、我不会离开老婆孩子的。第二、我也接受不了都市家庭出身的姑娘,不是说你不好,相反,是因为太好了,我跟不上节奏,我会有挫败感,使我没有男人应有的自信,你老公逃离的恰好就是这种状态。


      她问,你是猜的还是?


      我说,我曾经带过一个类似的你回家,大家都觉得非常好,但是父母、姐姐们都反对,理由就是一句话:咱这样的家庭,养不住她。我有个很好的朋友,他也是农村娃,娶了个官二代,孩子不到两岁就离婚了,那是一个大家都羡慕的婚姻,后来呢?他娶了一个农村媳妇,现在日子过的很安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与属性,跨级朋友,跨级婚姻,多是悲剧。


      她说,其实我父母也后悔了,当初觉得找个农村上来的能照顾我。


      我说,最适合当皇帝的人就是太子,而不是陈胜吴广。


      最近两天的故事,都是我编的,白富美咋可能垂青我这个土鳖呢?这也是写作者常常意淫的故事版本,就是穷小子被白富美喜欢上了,而且倒追,以前有人让我评价过《平凡的世界》,我说这是一本适合农村初中毕业生阅读的小说,因为它满足了大家的意淫,看,我穷,但是白富美追我。


      现实中?


      可能性,为,零!

    上一篇:翻身
    下一篇:去年今日

    评论:

    孟凡峰
    2017-12-08 10:12
    我看金庸小说的时候,常?;岚牙锉呷宋锏拿栊?,和三国演义,水浒传,三个火枪手里边的对应起来,比如岳老三,张飞,李逵,和波尔多斯都有相似之处!写人是最难的,懂懂能通过人物对话,展示人物性格,真是一幅画卷!瑟瑟寒风里,丝丝暖意;满墙书香下,一缕花香;还有一位佳人,静静看花,把花都看成了,自己的模样……
    史小莉
    2017-12-08 10:12
    家教严的女生大多自律刻板无趣,对老公要求高而不自知,觉得自己什么都对,想把老公改造得完美,我一直意识不到这是个坏毛病,直到有一天看情感专家分析陈赫离婚,分析前妻与现任,前妻如老师很严格,现任如玩伴很放松,反省自己对老公的指手画脚,如醍醐灌顶。。。对老公让他知道自己的底线,其他只管欣赏就好,你越欣赏他越绽放,对老公如此,对孩子也是如此。
    程智
    2017-12-08 10:12
    无中生有,虚虚实实,举个例子,现在的电视剧对女人的描写仅仅停留在很浅很浅的表层,就像懂哥说的,话不可多说,标签化的婆媳关系,母子关系,真正深入表达女性在这个时代的困境和呐喊几乎没有。于是大家都装作没有,甚至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懂哥寥寥几句对话就透了些味道出来,砸吧砸吧嘴,期待下一篇
    阿鲍
    2017-12-08 10:12
    高中时,一个表姐(幼时父母双亡),当时她在广东做外贸工作,工资是亲戚们普遍认为不错的水平。
    送我一本《平凡的世界》,我收到后看了几页,就放一边了。不适合我。
    虽然我也是农村孩子,少年丧父。但我内心不认同那种卑微和意淫。
    农村人的劣根性,太难改,如果再深深的陷在里面,就更可怜。
    所以我从来不读类似的书。
    大花
    2017-12-08 10:12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很单纯很简单,只谈感情就可以。
    婚姻,是两个家庭的影子,是面具后面的赃懒歇斯底里无理可讲的那部分。
    婚姻里,门当户对不是势利眼,是大致相同环境下,大致相同价值观的培养。不门当户对,自然也可以,那要看两个人的理智是否清醒,是否可以正确认知自己,认知对方和自己的差异。
    相对而言,选媳妇更重要。老公坑,只坑一家。媳妇若坑起来,通杀三代!
    文杰青年
    2017-12-08 10:12
    作为80后出生的孩子,像我这样家里穷连初中都没上过的人,读了五六遍《平凡的世界》有很大的感触,通过平凡的世界我才知道茅盾文学奖原来有那么多好作品!不上学四处流浪打小工,因为没文凭没技能更不会趋炎附势察言观色阿谀奉承,找不到好工作。从十几岁闯荡社会,从当初的一无所有,到现在欠了几十万的外债,我依然没有放弃!请问董哥,你那招聘打包人员3000管吃管住吗?

    2017-12-08 10:11
    现实中,我也认识几个温州的姐姐,因为我是做批发生意的,接触挺多。经常一起聚餐,唱歌??次轮菖说钠?、打扮超过咱们山东人至少十年以上,就是既精致又有气质,你要说推到她们,其实很容易,有个资产上亿的姐姐暗示过我。我装糊涂!我也跟她们深入交流过,南方的老板普遍养小三。她们其实过得也挺压抑,跟你上床可以,但是说跟你结婚,一起生活,就有点假了,因为她们会评估你的资产,身价。从骨子里,温州姐姐是看不上我这个弟弟的。

    发表评论:

    ?

  • <dd id="5dbgs"></dd>
    <em id="5dbgs"><strike id="5dbgs"></strike></em>
    <em id="5dbgs"></em>
    <th id="5dbgs"><track id="5dbgs"></track></th>
    <dd id="5dbgs"></dd>

  • <nav id="5dbgs"></nav>

    <nav id="5dbgs"></nav>
  • 炸金花炸金花网址 连云港 | 德州 | 遵义 | 潮州 | 长治 | 朝阳 | 泗洪 | 仁寿 | 忻州 | 长兴 | 榆林 | 武安 | 马鞍山 | 郴州 | 怀化 | 玉树 | 贵港 | 吴忠 | 海西 | 海拉尔 | 广西南宁 | 建湖 | 商丘 | 韶关 | 泉州 | 固原 | 湛江 | 无锡 | 三明 | 衡阳 | 盐城 | 保山 | 天门 | 洛阳 | 云浮 | 余姚 | 仁寿 | 阿克苏 | 图木舒克 | 海拉尔 | 台山 | 昭通 | 铁岭 | 山西太原 | 大兴安岭 | 漯河 | 塔城 | 云南昆明 | 株洲 | 武安 | 黔南 | 江门 | 石嘴山 | 扬中 | 保定 | 黔南 | 蚌埠 | 鄂尔多斯 | 山南 | 石狮 | 广汉 | 阳江 | 淮北 | 来宾 | 曹县 | 湘潭 | 揭阳 | 明港 | 萍乡 | 定安 | 姜堰 | 湖北武汉 | 汕头 | 澳门澳门 | 南平 | 南京 | 海南海口 | 新疆乌鲁木齐 | 新乡 | 临夏 | 日土 | 巢湖 | 东营 | 益阳 | 唐山 | 嘉峪关 | 兴安盟 | 衢州 | 金坛 | 娄底 | 宿迁 | 宁国 | 曲靖 | 仙桃 | 吴忠 | 灵宝 | 湘潭 | 兴化 | 淮安 | 台湾台湾 | 绥化 | 偃师 | 余姚 | 杞县 | 山西太原 | 扬中 | 阜新 | 呼伦贝尔 | 吐鲁番 | 平凉 | 阳江 | 柳州 | 滕州 | 大丰 | 漳州 | 安康 | 鄂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衢州 | 济南 | 库尔勒 | 日喀则 | 乳山 | 阿勒泰 | 双鸭山 | 禹州 | 新余 | 鹤壁 | 乳山 | 锡林郭勒 | 德清 | 宜宾 | 文山 | 海宁 | 三河 | 澳门澳门 | 河源 | 四平 | 济源 | 厦门 | 鹤岗 | 来宾 | 仁怀 | 襄阳 | 韶关 | 漯河 | 邢台 | 仁寿 | 阳春 | 汉中 | 瑞安 | 海拉尔 | 雄安新区 | 三沙 | 鸡西 | 遂宁 | 和县 | 宜春 | 徐州 | 芜湖 | 库尔勒 | 博罗 | 日喀则 | 高密 | 吉林长春 | 石嘴山 | 仁寿 | 溧阳 | 韶关 | 宣城 | 厦门 | 陵水 | 贵港 | 鹰潭 | 五家渠 | 兴安盟 | 东莞 | 儋州 | 红河 | 龙岩 | 简阳 | 玉溪 | 东阳 | 塔城 | 揭阳 | 天水 | 荣成 | 保亭 | 海拉尔 | 七台河 | 安庆 | 徐州 | 洛阳 | 博罗 | 海北 | 晋中 | 泗阳 | 德清 | 沭阳 | 宜昌 | 毕节 | 深圳 | 陵水 | 嘉峪关 | 青海西宁 | 馆陶 | 漯河 | 宜春 | 阜阳 | 玉林 | 泗洪 | 北海 | 新疆乌鲁木齐 | 河南郑州 | 常州 | 漯河 | 运城 | 河南郑州 | 东阳 | 伊春 | 大连 | 桐乡 | 河北石家庄 | 惠东 | 临汾 | 菏泽 | 漳州 | 无锡 | 信阳 | 阳江 | 芜湖 | 宝应县 | 钦州 | 济源 | 定安 | 舟山 | 陕西西安 | 丹东 | 临汾 | 温岭 | 任丘 | 安顺 | 义乌 | 临汾 | 鄂尔多斯 | 肇庆 | 商丘 | 娄底 | 安庆 | 宁国 | 安吉 | 三河 | 保定 | 镇江 | 临汾 | 乐平 | 平凉 | 邹城 | 曲靖 | 濮阳 | 漯河 | 襄阳 | 兴安盟 | 抚顺 | 武威 | 达州 | 宜都 | 兴化 | 醴陵 | 铜仁 | 桂林 | 安庆 | 伊犁 | 鄂州 | 海西 | 克拉玛依 | 东阳 | 龙岩 | 阿拉尔 | 曲靖 | 锡林郭勒 | 铜仁 | 惠州 | 迪庆 | 岳阳 | 庆阳 | 商洛 | 漳州 | 乌兰察布 | 玉溪 | 鄂尔多斯 | 大连 | 塔城 | 邳州 | 昌吉 | 天水 | 南充 | 漯河 | 临海 | 江西南昌 | 鄂州 | 明港 | 宝鸡 | 抚顺 | 邳州 | 滁州 | 泰兴 | 牡丹江 | 防城港 | 湖北武汉 | 宜都 | 洛阳 | 长兴 | 三沙 | 长兴 | 甘南 | 洛阳 | 黔西南 | 克拉玛依 | 吉安 | 鞍山 | 山南 | 石河子 | 仁寿 | 沭阳 | 滁州 | 邯郸 | 青州 | 湘潭 | 邯郸 | 长治 | 广安 | 新余 | 乌海 | 迁安市 | 阳泉 | 赣州 | 正定 | 山西太原 | 泰州 | 南京 | 广州 | 澄迈 | 肇庆 | 青海西宁 | 沭阳 | 克拉玛依 | 余姚 | 阳春 | 湛江 | 公主岭 | 广西南宁 | 九江 | 大庆 | 山南 | 果洛 | 三亚 | 滕州 | 克拉玛依 | 衡水 | 营口 | 衡阳 | 娄底 | 江门 | 沧州 | 招远 | 七台河 | 新疆乌鲁木齐 | 招远 | 正定 | 日喀则 | 泰州 | 石嘴山 | 鹤岗 | 咸阳 | 燕郊 | 乐清 | 哈密 | 汕尾 | 马鞍山 | 五家渠 | 威海 | 滁州 | 葫芦岛 | 基隆 | 长垣 | 邳州 | 桐乡 | 白银 | 黑龙江哈尔滨 | 贺州 | 亳州 | 灌云 | 青州 | 台湾台湾 | 昌吉 | 晋中 | 高雄 | 日喀则 | 南充 | 文山 | 赵县 | 海门 | 伊犁 | 莱芜 | 济南 | 辽阳 | 遵义 | 四川成都 | 琼海 | 徐州 | 邹城 | 南京 | 张家界 | 桐乡 | 荆州 | 白银 | 诸城 | 鄢陵 | 淮南 | 巴中 | 德清 | 潍坊 | 鄢陵 | 阿拉尔 | 禹州 | 海西 | 深圳 | 南平 | 喀什 | 株洲 | 阿勒泰 | 和县 | 义乌 | 陵水 | 鄢陵 | 保定 | 日喀则 | 黄南 | 潮州 | 延边 | 朝阳 | 厦门 | 苍南 | 辽源 | 日喀则 | 蓬莱 | 白山 | 鞍山 | 招远 | 内江 | 和县 | 红河 | 扬州 | 佛山 | 衢州 | 台北 | 河南郑州 | 三沙 | 昭通 | 铜陵 | 莒县 | 蓬莱 | 聊城 | 泰安 | 永康 | 周口 | 临沂 | 岳阳 | 金昌 | 永新 | 石嘴山 | 六安 | 仙桃 | 泗洪 | 甘南 | 鹰潭 | 桐城 | 锡林郭勒 | 孝感 | 吉林 | 澄迈 | 黄冈 | 益阳 | 滕州 | 汕头 | 福建福州 | 三河 | 红河 | 定安 | 河北石家庄 | 绵阳 | 乌海 | 锡林郭勒 | 招远 | 佛山 | 三河 | 齐齐哈尔 | 日土 | 宝应县 | 宁波 | 来宾 | 任丘 | 阿里 | 河源 | 来宾 | 清远 | 巴中 | 海东 | 衡水 | 玉树 | 运城 | 朝阳 | 十堰 | 云浮 | 泉州 | 喀什 | 大连 | 赣州 | 石狮 | 玉溪 | 霍邱 | 温州 | 防城港 | 云南昆明 | 赵县 | 莒县 | 迁安市 | 黄石 | 南平 | 明港 | 伊春 | 巴音郭楞 | 长垣 | 果洛 | 延安 | 漯河 | 三河 | 改则 | 新余 | 吴忠 | 漯河 | 台州 | 定安 | 浙江杭州 | 昭通 | 铜陵 | 抚州 | 滨州 | 信阳 | 仙桃 | 宜宾 | 博罗 | 塔城 | 凉山 | 黄南 | 嘉峪关 | 库尔勒 | 台州 | 汉川 | 呼伦贝尔 | 东海 | 南安 | 招远 | 丹东 | 中卫 | 吕梁 | 喀什 | 公主岭 | 郴州 | 达州 | 泗洪 | 百色 | 宁夏银川 | 汝州 | 延安 | 温州 | 贵州贵阳 | 临海 | 金坛 | 泰安 | 遵义 | 保亭 | 铜川 | 昌都 | 吉林 | 西双版纳 | 防城港 | 库尔勒 | 阿拉善盟 | 宜都 | 泉州 | 招远 | 沛县 | 阿克苏 | 毕节 | 鞍山 | 宿迁 | 姜堰 | 那曲 | 中山 | 广州 | 瑞安 | 滁州 | 神木 | 乌兰察布 | 定州 | 宝鸡 | 牡丹江 | 聊城 | 日照 | 株洲 | 阿里 | 巴中 | 马鞍山 | 漳州 | 湖南长沙 | 和县 | 运城 | 广饶 | 兴安盟 | 和田 | 丹阳 | 包头 | 永州 | 开封 | 宝应县 | 姜堰 | 运城 | 乌海 | 兴化 | 张掖 | 安庆 | 新疆乌鲁木齐 | 山南 | 滁州 | 定安 | 渭南 | 赣州 | 临猗 | 萍乡 | 广汉 | 张家口 | 郴州 | 单县 | 威海 | 兴安盟 | 眉山 | 西双版纳 | 黔西南 | 偃师 | 汕尾 | 邯郸 | 瑞安 | 伊犁 | 吐鲁番 | 鹤岗 | 陕西西安 | 汉中 | 乌海 | 聊城 | 抚顺 | 黄南 | 吉林 | 伊犁 | 和田 | 抚州 | 南充 | 定州 | 孝感 | 亳州 | 通化 | 菏泽 | 梧州 | 梅州 | 鸡西 | 梧州 | 宝鸡 | 沭阳 | 文昌 | 昭通 | 钦州 | 安康 | 琼海 | 宜都 | 湖北武汉 | 铜陵 | 鹰潭 | 靖江 | 山南 | 如东 | 周口 | 宁德 | 三亚 | 承德 | 澄迈 | 咸阳 | 铜陵 | 兴化 | 商丘 | 和田 | 仁寿 | 保山 | 贺州 | 阿勒泰 | 公主岭 | 贵港 | 酒泉 | 甘孜 | 汕头 | 大庆 | 迁安市 | 黔南 | 酒泉 | 乌兰察布 | 沛县 | 甘南 | 鹤壁 | 任丘 | 柳州 | 海南 | 株洲 | 菏泽 | 包头 | 东海 | 黔东南 | 常州 | 玉林 | 和田 | 蚌埠 | 任丘 | 襄阳 | 鹤岗 | 宿迁 | 燕郊 | 白城 | 安庆 | 湘潭 | 梅州 | 石河子 | 乳山 | 高雄 | 余姚 | 钦州 | 黄山 | 崇左 | 宣城 | 肥城 | 图木舒克 | 果洛 | 黔西南 | 南充 | 长治 | 昆山 | 嘉兴 | 黄山 | 庄河 | 定安 | 西双版纳 | 南阳 | 珠海 | 昌吉 | 海西 | 文山 | 诸城 | 三亚 | 石狮 | 达州 | 九江 | 海安 | 昭通 | 池州 | 定西 | 常州 | 营口 | 阜新 | 邵阳 | 铁岭 | 阳春 | 改则 | 台北 | 淮安 | 灌云 | 江苏苏州 | 基隆 | 香港香港 | 兴安盟 | 甘南 | 广汉 | 长葛 | 株洲 | 苍南 | 福建福州 | 大庆 | 广汉 | 黄山 | 雅安 | 莆田 | 济南 | 南京 | 象山 | 湘潭 | 阿勒泰 | 图木舒克 | 怀化 | 大兴安岭 | 靖江 | 东海 | 淄博 | 舟山 | 酒泉 | 潜江 | 海南 | 自贡 | 甘肃兰州 | 金昌 | 北海 | 台北 | 平顶山 | 晋城 | 招远 | 荆州 | 宁波 | 永康 | 东阳 | 白城 | 甘南 | 曹县 | 赤峰 | 玉溪 | 神木 | 宜昌 | 德阳 | 霍邱 | 通化 | 吉林 | 三河 | 如皋 | 邵阳 | 丽江 | 邯郸 | 防城港 | 保定 | 灌南 | 台山 | 玉树 | 安庆 | 阿拉尔 | 宁夏银川 | 东莞 | 淮北 | 安吉 | 神木 | 安庆 | 通辽 | 清远 | 三门峡 | 张家口 | 瓦房店 | 燕郊 | 昌都 | 任丘 | 巢湖 | 大丰 | 眉山 | 泗洪 | 赤峰 | 七台河 | 临汾 | 东台 | 辽阳 | 海东 | 临沂 | 平顶山 | 渭南 | 阳江 | 巴中 | 基隆 | 靖江 | 安康 | 铜陵 | 吉林 | 阜新 | 盐城 | 阳春 | 高密 | 金华 | 自贡 | 鄂尔多斯 | 上饶 | 肥城 | 铜陵 | 邯郸 | 通化 | 鹰潭 | 绵阳 | 那曲 | 晋江 | 招远 | 日照 | 大连 | 高密 | 萍乡 | 桐乡 | 霍邱 | 阿里 | 梧州 | 承德 | 云浮 | 日照 | 厦门 | 昌都 | 台山 | 宿迁 | 日照 | 钦州 | 萍乡 | 安吉 | 铁岭 | 嘉善 | 白城 | 扬中 | 德宏 | 宜春 | 吉林长春 | 宿迁 | 东台 | 定州 | 鹰潭 | 泗洪 | 黄冈 | 阿勒泰 | 博尔塔拉 | 吴忠 | 台州 | 滁州 | 德清 | 铜陵 | 内江 | 五指山 | 保定 | 日照 | 东阳 | 平凉 | 舟山 | 秦皇岛 | 锡林郭勒 | 绍兴 | 阿里 | 平凉 | 红河 | 唐山 | 高雄 | 巴彦淖尔市 | 厦门 | 双鸭山 | 灌云 | 林芝 | 辽源 | 伊春 | 黄南 | 仁寿 | 永州 | 韶关 | 台州 | 安吉 | 大理 | 鸡西 | 和田 | 东营 | 大丰 | 定安 | 天长 | 诸暨 | 克拉玛依 | 阿勒泰 | 金坛 | 那曲 | 承德 | 泗阳 | 台中 | 昭通 | 儋州 | 信阳 | 雄安新区 | 三明 | 攀枝花 | 宁德 | 温岭 | 杞县 | 巴中 | 保山 | 四平 | 汕头 | 泗阳 | 吕梁 | 郴州 | 诸暨 | 临沂 | 崇左 | 定西 | 雄安新区 | 内江 | 巴彦淖尔市 | 义乌 | 杞县 | 日喀则 | 新疆乌鲁木齐 | 张家口 | 澳门澳门 | 海西 | 吉安 | 赣州 | 泸州 | 溧阳 | 商丘 | 寿光 | 博尔塔拉 | 杞县 | 乌兰察布 | 唐山 | 抚顺 | 海拉尔 | 乌海 | 晋江 | 永州 | 佛山 | 株洲 | 招远 | 漯河 | 常德 | 山西太原 | 南京 | 姜堰 | 锦州 | 昌吉 | 海拉尔 | 阳江 | 平凉 | 大庆 | 常德 | 东营 | 乌海 | 永新 | 海宁 | 恩施 | 哈密 | 安岳 | 乳山 | 偃师 | 五家渠 | 白银 | 宁国 | 霍邱 | 昭通 | 来宾 | 沛县 | 周口 | 偃师 | 灵宝 | 揭阳 | 沭阳 | 乐清 | 金昌 | 神木 | 天门 | 清远 | 晋中 | 中卫 | 任丘 | 赤峰 | 仁寿 | 瓦房店 | 黑龙江哈尔滨 | 石河子 | 台中 | 阿拉尔 | 正定 | 兴安盟 | 三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