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5dbgs"></dd>
    <em id="5dbgs"><strike id="5dbgs"></strike></em>
    <em id="5dbgs"></em>
    <th id="5dbgs"><track id="5dbgs"></track></th>
    <dd id="5dbgs"></dd>

  • <nav id="5dbgs"></nav>

    <nav id="5dbgs"></nav>
  • 我保证

    懂懂日记 发布于:2017-5-11 9:56 分类:懂懂2017年日记  有 1238 人浏览,获得评论 8 条  

      姑娘们想吃盖饭。


      楼下那家。


      店面很小,巴掌大,刚开业不久,能行吗?这个店面我是知道的,春节到期的,贴出转租,媳妇商量过我,她想租,年租5000元,想做烘焙外卖,被我拒绝了。


      我拒绝的理由很简单,我怕你累。


      到了盖饭店面,一看,只有一张桌子,也坐不下,貌似人家只做外卖,前面还有四位快递小哥在排队,美团的,这是个夫妻店,两口子手忙脚乱的。


      生意真不错。


      一天能赚千多块?


      差不多吧。


      下午,我骑行路过,他们也不忙了,老板跟我打招呼,聊了几句,关于车子,他问我这是不是攀爬车,我说不是,这个叫速降车,算是入门级的,适合小坡度。


      我问,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他说,我以前是送外卖的。


      我问,在哪送?


      他说,青岛。


      我说,明白了,你是觉得这个项目在青岛很火,然后去学了,复制过来了。


      他说,算是。


      我说,有心。


      最近,我又成长了,最大的变化就是不再规劝,按照我过去的脾气,肯定要把炮神喊来,让他们认识认识,看看,同是90后,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人家至少脚踏实地的干。


      你呢?光想大的,一会想狗,一会想车,一会喝茶,一会泡妞,什么都干不了,什么都干不好,还心比天高……


      现在,我不会说了。


      每天,我们午饭、晚饭聚餐,理论上少不了300元,我们每个月外卖报销费用就接近1万元,会计提出过,应该改革,改革的办法很简单,董老师你回家吃,我们自己做饭吃,都省心。


      但是,有客人,不能不吃饭吧?


      肯定要吃,若是熟悉一点,可能直接就点外卖了。


      可是,一起吃的人还是太多。


      会计提出,要不提出AA制?


      我说,这是个很好的建议,你没看到一到饭点,大家就提前走吗?都不好意思,虽然一份盒饭只有20元,但是大家心里也会嘀咕,总觉得每天在吃我们的,要不要主动请我们?请我们一次要几百元,也要嘀咕,所以干脆不吃了,但是吃饭时往往又是聊得最欢的时候,又想参与,所以就尴尬了。


      我曾经建议炮神做健身餐,供我们吃就行,一天也能赚个百儿八十吧?


      做过一餐,没有后续了。


      他内心太柔软,觉得不好意思赚我们的钱,另外生怕自己做不好,最终就放弃了,他很想跟着我学习,但是跟着我没学会别的,只学会了玩,学会了打球,健身,骑车,养狗,但是这些玩意都很烧钱,特别是他也迷上了速降,平时骑着我送他的那辆休闲车跟着一起,但是这不是办法,因为那车稳定性不行,容易摔着人。


      买辆吧?


      我让他自己选,我可以赞助一点。


      他不好意思,选了一辆1500元的,在淘宝,这车就是纯山寨的,我的意思是要不你就找上次我们去昆山认识那哥们帮着DIY一辆吧,我赞助2000元,你搞个入门的硬尾山地车就行。


      买了,3800元,我赞助了2000元。


      有时,我也反思,我是不是做错了,不应该带他进入这些领域,我带他进入这些领域的初衷是想让他成为某个领域的网红。


      最近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规劝过他,我觉得要尊重他的生命轨迹,我说多了容易乱了他的军心,也许他有别的想法,但是被我一误导可能就偏了。


      昨天,有妹妹去办公室送了几箱樱桃。


      炮神拍了发了朋友圈,说是有人流口水了,想问在哪里买的,怎么买?


      炮神想卖。


      问我可以不?


      我说,你自己决定,前天来的如来不是卖樱桃的吗?他可以帮你代发货,前提是你真的想做。


      他说,我想做。


      我说,那就做吧,别扭捏,这个世界不可怜弱者,面子不值钱。


      有天,晚上8点多,大家还没吃饭,女生晚上不吃饭,但是男人要吃,我叮嘱会计帮炮神点份外卖,我回家吃,若是再不回家吃,媳妇都要跟我离婚了。


      我准备走。


      炮神也要走。


      我说,你不用客气。


      他说,不是,没客气,我自己点就行。


      我说,让她给你点上就行。


      我就走了。


      次日,会计跟我讲:昨晚炮神很不好意思,以为是你在帮他才留他吃饭的,他不想变成这样,我跟他说,不是董老师请你,是我个人请你,他才同意。


      我说,炮神内心很善良。


      她说,不像南方人。(这话咋理解……)


      以前,我忙着规劝,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觉得他们自己不急,是我替他们急了,其实并非如此,每个人都很着急,只是找不到方向,我的规劝只能加速他们的急,但是没有实际作用,而且我给出的都是慢建议,他们需要的是立竿见影,这就是矛盾点所在,我总是嫌他们,你看看,咋坚持不了几天?


      不是坚持不了几天,而是吃不上饭的时候,谁都坚持不了几天,我们不过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而已。


      当真的不去规劝时,他们反而能有机会去思考,去决定。


      好事!


      昨天,青岛来了个朋友,他想做绘本,他感叹,你这里咋这么多人?


      我说,都是客人,你信吗?


      他嘿嘿一笑,意思是不信。


      我说,我这里有点类似古代的龙门客栈,每天聚集了一群天南海北的客人,有人是短暂停留,有人是长期驻扎,但是都不归属于我,我们这边只有一位员工,就是会计。


      青岛的这个朋友叫大树。


      他拥有庞大的妈妈群体粉丝,帮别人做了几次绘本团购,每次都抢购一空,他的意思是想自己采购,想把这个环节打通,来问我。


      他问,批发市场的那些绘本是盗版的吗?


      我说,这个我无法准确回答。


      他问,怎么鉴别盗版与正版?


      我说,传统意义上的盗版书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印刷质量不好,错别字很多,其实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现在你拿一本书给印刷厂,他能印刷出一模一样的,甚至纸张质量更高的,那么它还是不是盗版书?


      他问,官方怎么鉴定?


      我说,没有经过出版授权而印刷的图书,都叫盗版书,所以图书是不是盗版不是看印刷质量,而是看渠道,渠道是最关键的。


      他问,你们一般几折拿书?


      我说,5~6.5折。


      他说,批发市场上的普遍2~3折。


      我说,从折扣是不能判断是不是盗版书的,图书分两类,一类是畅销书,一类是非畅销书,差不多有1/3的图书一出生就在仓库里,一直到被论斤卖出去,图书行业的库存压力是非常大的,这些书最终也会被以很低的折扣批发出去,属于正版书。


      他问,出版社不是亏本吗?


      我说,谈不上亏本,因为这类图书一般都是作者自费出的。


      他问,假如我拿一些比较好的绘本,折扣能到多少?


      我说,你对比当当就行,差不多能比当当低2~3个折扣点,但是5折是下限,优质绘本多是进口的,买的国外的版权,很贵,所以图书定价高,折扣高。


      他问,若是查的话,什么部门查?


      我说,文化稽查,但是一般都是联合执法,公安。


      他问,被查到的话属于什么性质?


      我说,这个性质是比较严重的,触犯刑法,出版物属于很敏感的,不能随意碰,你别看街上那些摆摊卖书的,他们都是有证的,我们县城小吧?你随便摸出来一个本地通,问你知道本地哪里有书店吗?他们说不出三家,但是本地持证经营的书店、摊贩接近150家。


      他问,是正在营业的吗?


      我说,是的,证是一年一审,不营业就没必要审了。


      他问,你们进货怎么确保不是盗版书?


      我说,我们只从出版社拿书,而且必须开具发票、清单。


      他问,图书税率多少?


      我说,我们属于零售,增值税是免的。


      他问,每单都开票吗?


      我说,理论上是,税务这方面不是最关键的,毕竟属于免税企业,最严格的其实是文化部门,他们是定期巡查的,一是看看你有没有卖乱七八糟的书,二是看看你的进货与出货还有仓储是否能对应起来?


      他问,手续难办吗?


      我说,小地方好办,大地方不好办。


      他问,为什么?


      我说,图书经营是需要专业人才的,若是在大一点的城市,是必须持证上岗的,但是在我们这里是比较简单的,现场考试现场发证,我说得形象一点你就知道了,在青岛考摩托车驾驶证是需要上路的,在我们这里,交400元就直接给你发一个摩托车驾驶证。


      他说,明白了。


      我说,图书行业是朝阳产业,整个行业的GDP是要大于影视行业的。


      他说,这个我知道,当当对图书行业是利还是弊?


      我说,从价格体系而言,是弊,可以这么理解,等于出版社做了直营,只是找当当给代运营了,扼杀了所有的书店。从倒逼变革而言,是利,迫使传统书店必须转型,例如可以做消费升级类的,可以做书吧,做讲座,做文化产业。


      他问,当当是不是趋势?


      我说,从工厂到消费者是趋势。


      他问,你们做得如何?


      我说,若是我们做传统的书店,铁定是亏损的,拿《百年孤独》举例,定价39.5,我们拿是23.7,运输过程是有破损率的,一折算,我们的成本就要在24元/本,仓储、店面、运营,每本还要加上2元,成本到了26元,快递费5块钱,我们已经到了31元,那我卖32元可以不?对不起,当当卖26元,人家还包邮!


      传统生意不好做,所以大家才如此的热衷于理财,不用说别的,上市公司都纷纷购买理财产品,可以看篇新闻《786家公司购买8139亿理财产品,上市公司理财金额大增》。


      今年,我买了一支股票,西水股份,以前是做水泥的,现在水泥行业不做了,全身心做投资了……


      前些日子,认识了一位“学者”,她谈到了一个观点,国家现在就是想锁住中产以上阶层的资产,因为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最怕的是外汇流失。


      怎么锁他们?


      锁在股市里肯定不合适,你越推高股市,他们越套现走人。


      应该反过来,不断地压低股市,让大资金纷纷来抄底,把他们锁在这里,同时不断地推高一线城市的房价,让大家把热钱放进去,但是不让你交易。


      老实了吧?


      在这种大环境下,现金很重要,无论我们炒股还是炒房,一不小心就是最后一棒,我以前就谈过一个观点,炒房是少数人的游戏,我身边这么多炒房的,真正赚钱的就那么一两个,其他人多是炮灰,至少我没赚到钱。


      我算是有一手信息的。


      白搭!


      能赚钱的多是江湖传言,说XX买了多少套房,赚了多少钱。


      越是全民玩资本的时代,咱越要远离,安心做点正经生意,脚踏实地,我反复跟身边这群小伙伴讲,你们一定要有属于自己的产品,就是你们到底为这个世界输出了什么?是一个终极产品。


      腚疼与SUSU的公司签来了第一批书,昨天交给我们了,我们把尾款打给了他们公司,晚上,他们要请我们吃饭。


      我说,没必要,吃顿饭要花几百元,你们赚钱不容易。


      但是,反过来讲,这又算是很容易的生意了,你们去了趟作家的家,把书签了来,前后两天的时间,能赚1万5千元,一个月签两次,能赚3万元,除掉1万元的成本,人均还能分1万元,多好的生意,对不?


      至少,我认为现在月赚1万元是非常难的。


      那么,我希望你们能更加的优化流程,输出更好的产品,而不是有应付我们的嫌疑,我们需要感受到你们的“用心”,当然你们肯定会说,我们已经很用心了,你说我们哪里不用心?


      你们要一次比一次好,这样可以不断地拓展业务,作家有的是,图书有的是,其实客户也有的是,做读书会的,做企业的,其实都需要签名书,他们都是你们的潜在客户,但是需要你们有一流的产品输出。


      否则,就会让人觉得赚钱太简单了,你看,去旅游了两圈,赚了2万元。


      若是这么想,就不是做生意的思维。


      做生意是客户思维,要站在客户的角度思考,找哪位作家,选哪部作品,用什么笔,哪款印章,哪款藏书票,什么包装纸,怎么打包,外面有没有礼品盒……


      要把每个细节做到极致。


      钱到手,俩人急忙把钱分了。


      晚上,媳妇说手机坏了,要换手机,这个PLUS买了没多久,意思是让我主动一点,我说你直接在天猫上下单买个就行了,她不,非让我主动一点,意思是通过买手机的态度能看出对老婆的态度。


      好吧。


      我粗略地算了一下4月份的帐,一个店面收了12万,我算来算去,最终能称得上是利润的,不过是1万5千元左右,若是哪位大哥再喊我过去喝茶,可能又要少去5000元,3月份的我前些日子算过,到我手的只有6000元。


      生意难做吧?


      一不小心就亏损,看看上市公司就知道了,亏损的大把。


      圈内有个做家具的,一直喊着上市,那哥们本身很有商业天赋,前年双11就做了5000多万的销售额,对于他冲击新三板,我是丝毫没怀疑过。


      2016年春天,我们在济南见了一面,当时场面还是蛮隆重的,牛哥希望我能引见,终极目标是能不能入点股?


      被拒绝了。


      人家也没说不行,只是说晚了点,因为专业团队已经进驻了,开始扶持了,在最终的审批环节了,不可能再对股权结果进行调整。


      昨天,我手贱,去搜了一下他的天猫店。


      阳痿了。


      成交量,寥寥无几,排名第一的宝贝,月销才200单。


      早已经没了当年的辉煌。


      我又想起了一句话,一个城市才有几家上市公司?你们就天天喊着上市……


      我还真遇到过这样的机会,我认识青岛一位大姐,跟我私人关系特别好,她在莱西做果园,老公的公司上市了,她之前就曾经问过我。


      但是,我觉得不合适,原因有二。


      第一、在人家困难时,咱没帮过人家,咱没资格伸手。


      第二、咱是通过他媳妇的关系去进驻,关系有些错综复杂吧?也说不清。


      牛哥总是鼓励我去做孵化器。


      我没做,我觉得具有创业能力的人是不喜欢被驾驭的,能被驾驭的普遍扶不上墙。


      牛哥自己做了,以收徒弟的模式。


      我曾经想过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我们不断地入股别人家的公司,我曾经跟左睿姐探讨过这个话题,就是这个思路行不行得通?


      她提出的是否定建议。


      理由是什么?


      第一、这不是一个缺资金的时代,好项目,无数人抢着投,机会不会落在你手里。


      第二、抢着要钱的,未必是好项目。


      其实,我后面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要不要接受别人的投资?


      她的观点是:不要。


      又不需要太多的钱,何必要钱呢?你真觉得拿过来的钱是利润吗?不是,而且要连本带息的还。


      对这些,我感触不是很深。


      有天,二中有个女老师找到我,希望放20万在我们店里,一年后给她3万元利息就可以了,她短期内不用,就是说这些钱可以一直放在我这里,而且可以陆续越放越多,她列了一个计划表,要在未来五年内放在我这里60万。


      20万,3万元的利息,不多。


      但是,我觉得对她不公平,万一我车祸死了呢?


      我要给她写个条,她不要。


      我说,我必须给你写个条,有两个原因。


      第一、若是我发生了变故,这是你的凭证,我的家人会把这些钱还给你的,当然你若不好意思要,那是你的事。


      第二、也是对我自己负责,否则我觉得这个钱是您送给我的,心态就变了。


      她让我写20万,我给写了23万。


      我说,明年这个时间,你过来问我要钱。


      她说,我绝对信任你。


      有些东西是不算不知道,我让财务帮我算算帐,就是20万一个月的成本是多少钱?


      2500元。


      也就是说,她等于每个月多了2500元的工资。


      对于我呢?


      我必须要找到年收益率超过15%的稳定项目,定投?


      定投理论上年回报率超过15%,但是光把这些资金投放进去就需要2年的时间,就是说,定投这个机器开动就需要2年的时间,太漫长了。


      定投个股?


      这个也有不确定性因素,我找做数据分析的朋友给我推荐两支可以持有一年以上的,给我推荐了恒生电子与万达院线,赌的是马云与王健林。


      我觉得,也存在不确定性因素。


      也就是说:烫手的芋头。


      单纯从理财角度,我不能确保100%帮她赚到15个点。


      这个芋头,咋弄?


      若是我把这个钱贪了,不给她了,那么我是稳赚的。


      若是我把这个钱投入生产,产生15个点以上的回报,那么也是稳赚的,关键是我自己本身并不需要这个资金。


      若是靠理财……


      我亏本的概率更大一些。


      那天,我采访了一个姑娘,她做了三年理财,亏了30多万,实在没有能力偿还了,父母帮了她,也算是砸锅卖铁了。


      她一直希望我能写写借贷圈里的那些事,比小说精彩多了。


      我问了一句,大家普遍失败的根源是什么?风控?


      她说,没有赢家,根源就是没有生意能负担得起3分的利息,所以违约是早晚的事,这本身就是一个骗局,相互骗。


      我想了好几天,没想出年收入稳定超过15%的办法。


      存茶叶?存图书?


      理论上能。


      但是出手太难了。


      我出手不难,但是我本身也是个炸弹,明年的我是否依然能蹦达,这还是未知数,徐晓东一战成名,现在老实了吧?成了小哑巴。


      枪打出头鸟。


      不要试图去呐喊什么,拯救什么。


      我不是写过一句话吗?


      没有经济学家,经济依然这么复杂;没有鲁迅,国民依然这个性格。


      看似改变了很多。


      其实,什么都没改变。


      徐晓东就是把中国所有的太极大师都打了一遍,就真的能改变国人对太极的认识?该练的依然练,哪怕国家出台了法律,不允许练太极。


      大家依然偷偷地练。


      掐不灭的。


      历史上,多次灭佛运动,灭了吗?


      事物有它自己运转的规律,不要试图去减慢,也不要试图去加速,你改变不了什么,你喊着书法没落了,你试图挽救,也没人再拿起笔来了,你自己想想多久没写字了?


      有用的,自然留下。


      没用的,自然淘汰。


      生态本身就具有优化的能力,不是你我能左右的。


      没人喜欢刺头……


      徐晓东倒下了,是必然的,因为你试图去证明自己是那个清醒者,想成为那个呐喊者,你真以为大家都眼拙?


      看破不说破,也是一门学问,值得修行。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憋得难受?


      我把女老师喊来了,详细给她分析了N种可能,最保险的方式有哪些,可以获得什么收益,最高收益的玩法有哪些,但是要承担什么风险。


      我罗列这些只是告诉你两点:


      第一、我想靠你这20万赚到3万元以上很难。


      第二、你自己也必须有风险意识,包括你把钱拿给我,这本身也是很冒险的,任何人都不值得你信赖,哪怕对方是银行的行长。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


      要么,把钱拿回去。


      要么,你需要配合一下,就是我用这些钱分批购入茶叶与图书,不同分类,不同类型的,然后我再分批导出,我需要你帮我做好基本的仓管,还有一点,我们必须要签个协议,就是亏了算我的。


      她说,不用,不用。


      我说,我需要的不是嘴硬,?;つ闫涫稻褪潜;の?,?;ち四愕睦?,我自然就受益了,我只需要安排一个专人负责这个事就行了,理论上我一定是可以赚钱的,就是说,因为这个钱我做了这个事,可能又赚了钱,倘若砸在我手里,早晚都会卖出去的,砸在你手里,就再也卖不出去了,懂不。


      她同意。


      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也许是狭隘的,就是承诺收益的理财,本身就有骗局的基因,例如保证你年收益不低于20%。


      当然,可能是我水平有限。


      留言里,肯定又有一大群人给我建议了,你可以买……


      当我不需要钱时,她硬把钱放在我这里,其实我才是付出者,当有了换位经历,突然想明白了很多很多,倘若我明年这个时间,全家只有10万元了,我会不会为了还她钱而把车子卖了?那时我会不会纠结?会不会要求拖延还款日期?我们师生关系是否跟过去一样好?


      这些,我不敢想。


      不同阶段,不同心境吧!

    上一篇:一点反思
    下一篇:天使来过

    评论:

    魏榕
    2017-05-11 10:11
    【摘录】1、从工厂到消费者是趋势。2、在这种大环境下,现金很重要,无论我们炒股还是炒房,一不小心就是最后一棒。3、越是全民玩资本的时代,咱越要远离,安心做点正经生意,脚踏实地,我反复跟身边这群小伙伴讲,你们一定要有属于自己的产品,就是你们到底为这个世界输出了什么?是一个终极产品。4、做生意是客户思维,要站在客户的角度思考。5、我觉得拥有创业能力的人是不喜欢被驾驭的,能被驾驭的普遍扶不上墙。6、枪打出头鸟。不要试图去呐喊什么,拯救什么。7、没有经济学家,经济依然这么复杂;没有鲁迅,国民依然这个性格??此聘谋淞撕芏?。其实,什么都没改变。8、有用的,自然留下。没用的,自然淘汰。生态本身就具有优化的能力,不是你我能左右的。9、看破不说破,也是一门学问,值得修行。10、承诺收益的理财,本身就有骗局的基因。
    佩儿
    2017-05-11 10:10
    每日胡扯(22)
    1. 到大城市闯,复制模式,回来!
      2. 越是全民玩资本的时代,咱越要远离,安心做点正经生意,脚踏实地,你们一定要有属于自己的产品,就是你们到底为这个世界输出了什么?是一个终极产品。
      3. 做生意是客户思维,要站在客户的角度思考
      4. 借贷圈失败?根源就是没有生意能负担得起3分的利息,所以违约是早晚的事,这本身就是一个骗局,相互骗。
      5. 不要试图去呐喊什么,拯救什么。呐喊是可以的,拯救量力而行!
    春光
    2017-05-11 10:10
    目前,中国的资本市场,不缺钱,缺的是好公司,好项目。如果有一个好公司,机构都是专业的,都盯着呢,我们作为机构,都需要拼资源,拼人脉,抢股份,根本轮不到普通人,除非关系户。
    因此,社会上那些卖给老百姓个人的股份,都是转了不知道多少手了,百分之九十九不是骗人,就是找接盘侠的。
    徐雷
    2017-05-11 10:10
    能够得到别人的信任我个人认为是非常难得的事情,更难得的是帮她分析当下哪些项目可以有15%的收益,并保底。当我放下身段来实际工作后就知道哪些事情如何做了,当我还只是一个想法的时候,有些事情是不知道而且也想不到的。用心是一个非常好的词,也是一个非得值得记住的词,万事离不开用心,只有真正用心的去做了,事情就会有发展的前景,如果没有用心,事情就向另一个方向发展,只是很多人没有注意到而已。养狗也好,运动餐也罢,都是这样。现在的人(包括我自己)都想赚快钱,而顾虑了没有沉淀就没有基础的道理。自己真正的主业一定不能因投资过多放弃,主业就如人的脊椎骨,没有了人就无法支撑起来了,所以就容易倒下了,看过太多的朋友因为重心放在他处而让自己的主业荒废。而随着他人的步骤慢慢走下坡。手表中有个品牌就劳力士,从开始的策略就是稳定,从外壳不易磨损的材质,到耐用的机芯,现在更是提前推出5年质保的承诺。所以朋友们问我手表的时候,我一般是首推荐劳力士的。同时劳力士的设计也是比较稳定,这么多年的变化并不大,所以设计感不是它的强项。朋友们找出自己公司或个人的主营业务,并稳定下来吧……
    苏武牧羊
    2017-05-11 10:09
    今天的文章写的很平和,理性,全面,也很自然!邻居大哥 一样对创业 对投资 更对态度,不厌其烦 娓娓道来!心情好?! 嗯!应该是!你好 我好 大家好!你的核心竞争力是你能为社会提供什么样的产品或服务,这是你的价值并以此获取你的回报!每天都有所收获,图书经营也有如此门道,那行业又不是呢?你在自己最熟知的行业都不能小有成就怎奢望跨行业的一飞冲天!脚踏实地  充实自己,不断学习 !你想弹得更高,你需要的是现在把自己压的更低!
    Mr.Dai
    2017-05-11 10:09
    家里是做工业型橡胶产品的企业。一份订单从接收到订单开始,从原料准备到生产到交付验收到收到货款,平均周期都是四个月。其中最长的是收货款的周期,有些甚至是半年到一年。假设一年10000的产值,4个月周期,意味着要有2500的自有资金。10000的产值利润有多少呢?一般不是高科技的生产型毛利不会超过15%,抛开各种生产及财务成本,净利2%-4%,一年净利润也就是200-400这样,这都还算好的,有些企业看着红火资金流丰富,认真算的话可能根本没利润。2500一年平均300,就是12%!现在要找个稳定15%年回报的生意,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笑笑
    2017-05-11 10:09
    【专业名词翻译、解释第222天】

    1??灭佛运动:中国历史上四次由封建帝王发动的禁止佛教事件。这四位帝王是: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北周武帝宇文邕、唐武宗李炎、后周世宗柴荣。又称三武一宗法难。
    善水无形
    2017-05-11 10:09
    作者是不缺钱的人也是时间很宝贵的,为了这20万分析这么久,纠结这么多,不知道为什么?

       是想单单帮她赚钱,还是证明自己的聪明实力,抑或是看到未来五年60万对自己的力量!

      这20万分析这么久,看似保险了,也讲明白了,总感觉有隐忧,杞人忧天?

         看你定投直播的人,经??吹绞找媸?,肯定佩服厉害,能反人性节奏把控的好,但把钱交给你理财,听你讲这么多,肯定表面恭敬,心理蒙圈也听不懂讲解,还会疑惑,你只给我一点收益就行了,剩下都是你赚的,你当成自己的钱操作收益15%就行了!

        不知道作者直播定投收益,以后更多的人更多的朋友把资金放你这里操作会怎样?

        赚了别人的,亏了自己的?一个一个去解释?既然把自己定位为网红,证明能力给别人看就是别人心理的偶象,神人,再解释为俗人,已经回不去了。

    发表评论:

    ?

  • <dd id="5dbgs"></dd>
    <em id="5dbgs"><strike id="5dbgs"></strike></em>
    <em id="5dbgs"></em>
    <th id="5dbgs"><track id="5dbgs"></track></th>
    <dd id="5dbgs"></dd>

  • <nav id="5dbgs"></nav>

    <nav id="5dbgs"></nav>
  • 炸金花炸金花网址 绍兴 | 齐齐哈尔 | 本溪 | 南京 | 乳山 | 沭阳 | 金昌 | 湖北武汉 | 克拉玛依 | 达州 | 鹰潭 | 葫芦岛 | 乐平 | 潍坊 | 温岭 | 克孜勒苏 | 日喀则 | 延安 | 五家渠 | 梧州 | 延安 | 宁波 | 镇江 | 扬中 | 霍邱 | 保亭 | 徐州 | 桓台 | 塔城 | 永新 | 四平 | 临沧 | 洛阳 | 湖州 | 亳州 | 河源 | 肥城 | 屯昌 | 海西 | 濮阳 | 南阳 | 溧阳 | 馆陶 | 孝感 | 诸城 | 安吉 | 海安 | 温岭 | 东台 | 清徐 | 黄石 | 临沧 | 石河子 | 齐齐哈尔 | 南平 | 扬中 | 庄河 | 肥城 | 张北 | 丹阳 | 宜春 | 梅州 | 商丘 | 临沂 | 果洛 | 白城 | 南京 | 泰安 | 莆田 | 柳州 | 亳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晋江 | 淮南 | 台中 | 琼海 | 鹰潭 | 济宁 | 克拉玛依 | 淄博 | 长垣 | 红河 | 芜湖 | 枣阳 | 东阳 | 晋中 | 佛山 | 鸡西 | 海安 | 玉林 | 东台 | 石狮 | 赣州 | 定西 | 赣州 | 喀什 | 乌兰察布 | 昭通 | 沛县 | 铁岭 | 海北 | 晋中 | 安吉 | 张北 | 阳泉 | 昌吉 | 桐乡 | 北海 | 白银 | 辽宁沈阳 | 大同 | 绥化 | 陕西西安 | 海安 | 如皋 | 广西南宁 | 保定 | 临汾 | 辽阳 | 随州 | 屯昌 | 阿勒泰 | 漯河 | 寿光 | 绍兴 | 新余 | 池州 | 南阳 | 云浮 | 广元 | 宁夏银川 | 陇南 | 玉树 | 甘肃兰州 | 和田 | 梧州 | 赣州 | 长垣 | 桐乡 | 靖江 | 盐城 | 明港 | 临夏 | 中卫 | 神木 | 天长 | 莆田 | 陵水 | 南平 | 白山 | 宁波 | 慈溪 | 浙江杭州 | 乌兰察布 | 海门 | 姜堰 | 中卫 | 广汉 | 馆陶 | 神农架 | 河南郑州 | 和县 | 廊坊 | 包头 | 湖南长沙 | 咸阳 | 襄阳 | 海东 | 天长 | 安吉 | 海南 | 宁波 | 迁安市 | 海北 | 海南 | 枣阳 | 张家口 | 威海 | 锦州 | 义乌 | 仁寿 | 酒泉 | 天水 | 吉安 | 万宁 | 伊春 | 瑞安 | 大连 | 海西 | 新乡 | 四平 | 安顺 | 宜都 | 临海 | 邯郸 | 单县 | 中卫 | 改则 | 周口 | 松原 | 三亚 | 临沂 | 陵水 | 湖南长沙 | 宁波 | 临汾 | 延安 | 洛阳 | 宿州 | 白城 | 山南 | 佛山 | 东阳 | 阿克苏 | 保定 | 三河 | 海北 | 巴音郭楞 | 象山 | 沭阳 | 铜陵 | 芜湖 | 醴陵 | 万宁 | 衢州 | 嘉峪关 | 临汾 | 台湾台湾 | 日土 | 安顺 | 黑龙江哈尔滨 | 姜堰 | 山西太原 | 吕梁 | 海安 | 亳州 | 扬州 | 衡阳 | 毕节 | 巴彦淖尔市 | 济南 | 绥化 | 梧州 | 郴州 | 东方 | 曹县 | 香港香港 | 宁波 | 岳阳 | 图木舒克 | 钦州 | 洛阳 | 盐城 | 偃师 | 大理 | 项城 | 大连 | 克拉玛依 | 益阳 | 赣州 | 攀枝花 | 辽阳 | 滁州 | 贺州 | 普洱 | 青海西宁 | 营口 | 南充 | 简阳 | 绵阳 | 公主岭 | 资阳 | 黔西南 | 屯昌 | 莱州 | 咸阳 | 淮安 | 定州 | 北海 | 如皋 | 邯郸 | 龙岩 | 广汉 | 四川成都 | 赣州 | 乌海 | 余姚 | 神农架 | 忻州 | 丹东 | 库尔勒 | 大丰 | 曹县 | 永康 | 湛江 | 吕梁 | 柳州 | 湛江 | 儋州 | 盐城 | 巴彦淖尔市 | 济源 | 义乌 | 江西南昌 | 仁怀 | 邵阳 | 来宾 | 大庆 | 定西 | 枣庄 | 德州 | 广汉 | 渭南 | 阿勒泰 | 舟山 | 临猗 | 广饶 | 慈溪 | 河北石家庄 | 惠东 | 燕郊 | 铜川 | 柳州 | 来宾 | 承德 | 陇南 | 丽水 | 澳门澳门 | 东台 | 安庆 | 平潭 | 新疆乌鲁木齐 | 海丰 | 牡丹江 | 如皋 | 赤峰 | 张北 | 海拉尔 | 兴安盟 | 淮南 | 灵宝 | 安徽合肥 | 巴中 | 大兴安岭 | 平顶山 | 海西 | 兴安盟 | 四川成都 | 高雄 | 杞县 | 唐山 | 眉山 | 简阳 | 舟山 | 怒江 | 朔州 | 北海 | 如皋 | 儋州 | 甘孜 | 安阳 | 诸暨 | 铜仁 | 海丰 | 澳门澳门 | 娄底 | 石狮 | 佛山 | 兴化 | 东营 | 儋州 | 枣阳 | 泸州 | 淮南 | 长垣 | 溧阳 | 安康 | 株洲 | 南平 | 那曲 | 海西 | 福建福州 | 萍乡 | 定西 | 泸州 | 西双版纳 | 通辽 | 宁波 | 济源 | 天长 | 顺德 | 仁怀 | 达州 | 保定 | 葫芦岛 | 平凉 | 儋州 | 湖南长沙 | 乐平 | 邹平 | 高密 | 濮阳 | 辽源 | 慈溪 | 贺州 | 贵州贵阳 | 本溪 | 盘锦 | 新泰 | 馆陶 | 东莞 | 云浮 | 黄南 | 唐山 | 乐清 | 长葛 | 永州 | 锡林郭勒 | 吉安 | 偃师 | 绵阳 | 黔南 | 辽宁沈阳 | 邹平 | 鞍山 | 株洲 | 龙口 | 吐鲁番 | 楚雄 | 改则 | 广饶 | 日喀则 | 台湾台湾 | 辽源 | 龙口 | 红河 | 安庆 | 淮安 | 济南 | 清远 | 襄阳 | 滁州 | 齐齐哈尔 | 启东 | 滕州 | 黔西南 | 德阳 | 安阳 | 鸡西 | 湖州 | 三亚 | 溧阳 | 大庆 | 漳州 | 潍坊 | 库尔勒 | 宜昌 | 荆州 | 柳州 | 莒县 | 扬州 | 邹城 | 招远 | 昌吉 | 东莞 | 阿拉善盟 | 四平 | 临海 | 塔城 | 芜湖 | 永康 | 招远 | 沧州 | 邹平 | 铜陵 | 铜仁 | 榆林 | 遵义 | 天水 | 甘南 | 潍坊 | 保定 | 漳州 | 厦门 | 嘉善 | 台北 | 柳州 | 甘南 | 枣庄 | 白银 | 恩施 | 嘉峪关 | 茂名 | 烟台 | 桐城 | 吉林长春 | 定州 | 枣阳 | 郴州 | 廊坊 | 江西南昌 | 三沙 | 塔城 | 辽宁沈阳 | 邹城 | 通化 | 枣阳 | 丹东 | 石嘴山 | 伊犁 | 白城 | 临海 | 东营 | 贵港 | 塔城 | 河南郑州 | 南平 | 天长 | 南阳 | 汕头 | 邢台 | 晋中 | 灵宝 | 诸城 | 温州 | 益阳 | 镇江 | 金昌 | 柳州 | 滨州 | 桐乡 | 泰州 | 铜陵 | 南阳 | 铜陵 | 安吉 | 塔城 | 巴音郭楞 | 克拉玛依 | 和县 | 江苏苏州 | 牡丹江 | 长垣 | 泸州 | 连云港 | 宜都 | 潮州 | 潍坊 | 焦作 | 云浮 | 厦门 | 巴彦淖尔市 | 阿克苏 | 株洲 | 驻马店 | 克孜勒苏 | 郴州 | 陇南 | 新疆乌鲁木齐 | 雄安新区 | 永州 | 海拉尔 | 杞县 | 德阳 | 武威 | 乌兰察布 | 安吉 | 阿坝 | 基隆 | 台北 | 铁岭 | 定西 | 吉林 | 陵水 | 盐城 | 深圳 | 南京 | 北海 | 延边 | 宁德 | 吐鲁番 | 赣州 | 邹平 | 秦皇岛 | 潮州 | 简阳 | 湘西 | 台湾台湾 | 商洛 | 巴彦淖尔市 | 运城 | 十堰 | 新乡 | 博尔塔拉 | 肇庆 | 景德镇 | 日土 | 克拉玛依 | 海安 | 绥化 | 孝感 | 通化 | 厦门 | 台湾台湾 | 贵州贵阳 | 孝感 | 安阳 | 五指山 | 钦州 | 汝州 | 金昌 | 六盘水 | 德州 | 邢台 | 赣州 | 海东 | 佳木斯 | 简阳 | 巴中 | 玉林 | 阿拉尔 | 大连 | 周口 | 南平 | 南阳 | 三亚 | 丽江 | 哈密 | 金华 | 甘孜 | 开封 | 本溪 | 淮南 | 定安 | 内江 | 青州 | 阿拉善盟 | 仙桃 | 安岳 | 日喀则 | 大庆 | 大庆 | 东台 | 铜陵 | 福建福州 | 秦皇岛 | 佳木斯 | 博罗 | 台湾台湾 | 咸阳 | 玉环 | 文昌 | 吉林长春 | 巴彦淖尔市 | 中卫 | 大丰 | 鄂州 | 晋城 | 东阳 | 中卫 | 义乌 | 云南昆明 | 临海 | 包头 | 巴中 | 汕尾 | 赵县 | 九江 | 保亭 | 江西南昌 | 朔州 | 青州 | 朝阳 | 聊城 | 枣庄 | 大理 | 亳州 | 泰安 | 昌吉 | 临汾 | 呼伦贝尔 | 丹阳 | 垦利 | 贵港 | 广汉 | 怒江 | 文山 | 娄底 | 新余 | 安康 | 阿拉善盟 | 无锡 | 黄山 | 图木舒克 | 淄博 | 南阳 | 潮州 | 临汾 | 沧州 | 自贡 | 常州 | 庄河 | 大兴安岭 | 清远 | 茂名 | 常德 | 临夏 | 大兴安岭 | 达州 | 三明 | 孝感 | 梧州 | 张家口 | 桓台 | 偃师 | 连云港 | 淮安 | 莱芜 | 玉树 | 普洱 | 菏泽 | 塔城 | 鸡西 | 济源 | 庆阳 | 安徽合肥 | 张家界 | 任丘 | 张家口 | 塔城 | 玉溪 | 南通 | 大兴安岭 | 鹰潭 | 海西 | 青海西宁 | 荣成 | 邹城 | 霍邱 | 巴彦淖尔市 | 陵水 | 泰安 | 清远 | 渭南 | 赵县 | 绥化 | 芜湖 | 红河 | 深圳 | 扬州 | 平潭 | 张家口 | 咸阳 | 文山 | 湖州 | 涿州 | 深圳 | 陇南 | 庆阳 | 商洛 | 阳春 | 如皋 | 朝阳 | 锡林郭勒 | 安顺 | 枣阳 | 雄安新区 | 阿拉善盟 | 长兴 | 唐山 | 昭通 | 临沧 | 德清 | 三沙 | 东莞 | 博罗 | 葫芦岛 | 淄博 | 荆州 | 神农架 | 通辽 | 甘孜 | 攀枝花 | 武安 | 桓台 | 池州 | 漯河 | 丽江 | 嘉善 | 铁岭 | 江西南昌 | 和县 | 晋中 | 云南昆明 | 云南昆明 | 承德 | 白银 | 喀什 | 库尔勒 | 项城 | 和县 | 青海西宁 | 安康 | 临海 | 汝州 | 钦州 | 黑河 | 琼海 | 昌吉 | 滁州 | 云南昆明 | 南通 | 承德 | 白银 | 广安 | 九江 | 日喀则 | 新疆乌鲁木齐 | 安阳 | 安阳 | 红河 | 安庆 | 吉林长春 | 聊城 | 阿坝 | 任丘 | 德宏 | 阿克苏 | 茂名 | 湖南长沙 | 余姚 | 运城 | 永康 | 桂林 | 咸宁 | 兴安盟 | 肥城 | 广元 | 绵阳 | 阜阳 | 新沂 | 深圳 | 包头 | 万宁 | 锦州 | 山西太原 | 陕西西安 | 桐乡 | 莱芜 | 阳泉 | 宁夏银川 | 兴安盟 | 澳门澳门 | 安阳 | 广饶 | 泗阳 | 昌吉 | 张北 | 海拉尔 | 河池 | 鹤岗 | 余姚 | 齐齐哈尔 | 赵县 | 台湾台湾 | 温州 | 济南 | 大同 | 海北 | 山南 | 黑河 | 雅安 | 招远 | 章丘 | 绍兴 | 庄河 | 珠海 | 晋江 | 河池 | 神木 | 凉山 | 金华 | 商洛 | 五家渠 | 高密 | 滁州 | 南阳 | 汕头 | 和田 | 醴陵 | 淮北 | 德阳 | 绍兴 | 如皋 | 上饶 | 台北 | 基隆 | 新疆乌鲁木齐 | 巴彦淖尔市 | 雅安 | 邢台 | 丽江 | 牡丹江 | 阳江 | 来宾 | 白银 | 连云港 | 铜川 | 丽水 | 泗洪 | 鞍山 | 东方 | 洛阳 | 甘南 | 安顺 | 琼海 | 乐清 | 阜新 | 福建福州 | 梅州 | 博罗 | 来宾 | 广元 | 邵阳 | 桓台 | 遵义 | 阿坝 | 阿勒泰 | 霍邱 | 和田 | 武安 | 溧阳 | 威海 | 临海 | 日喀则 | 云南昆明 | 仁怀 | 文山 | 安吉 | 仁怀 | 林芝 | 香港香港 | 和县 | 铁岭 | 三沙 | 濮阳 | 天水 | 中卫 | 浙江杭州 | 保亭 | 桂林 | 巴彦淖尔市 | 安庆 | 馆陶 | 凉山 | 鹰潭 | 鹤壁 | 茂名 | 山南 | 河源 | 乳山 | 南通 | 陇南 | 聊城 | 绵阳 | 菏泽 | 高雄 | 西双版纳 | 滕州 | 三亚 | 玉林 | 图木舒克 | 姜堰 | 吉林长春 | 巢湖 | 宁国 | 漯河 | 大庆 | 乳山 | 唐山 | 榆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赤峰 | 黔南 | 如东 | 海丰 | 鄂尔多斯 | 朔州 | 昭通 | 吉林 | 陵水 | 永州 | 铁岭 | 清远 | 资阳 | 单县 | 十堰 | 玉环 | 迁安市 | 普洱 | 菏泽 | 惠州 | 漯河 | 淄博 | 沧州 | 伊犁 | 商丘 | 黑河 | 玉树 | 泗洪 | 潍坊 | 萍乡 | 泉州 | 鹤岗 | 宁德 | 毕节 | 茂名 | 河池 | 衡阳 | 台中 | 吉林长春 | 海拉尔 | 任丘 | 铜川 | 七台河 | 大同 | 韶关 | 枣阳 | 宁波 | 驻马店 | 邢台 | 馆陶 | 肇庆 | 泰州 | 灌南 | 驻马店 | 陇南 | 晋城 | 萍乡 | 三门峡 | 邵阳 | 赤峰 | 林芝 | 赣州 | 肇庆 | 佳木斯 | 秦皇岛 | 沭阳 | 鸡西 | 东营 | 巴中 | 乳山 | 铁岭 | 阳泉 | 阿拉尔 | 寿光 | 河南郑州 | 吉林长春 | 衡阳 | 河北石家庄 | 阳江 | 郴州 | 海西 | 张家界 | 莱州 | 新泰 | 焦作 | 乌海 | 定西 | 普洱 | 邳州 | 乐清 | 巴音郭楞 | 日照 | 克孜勒苏 | 临汾 | 吉林 | 金昌 | 宣城 | 深圳 |